UFO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1784|回复: 3

美国公开UFO外星人档案 但虚假资料泛滥成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2 00:2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飞碟探索杂志:自1976 年年末《信息自由法案》实施以来,以前被视为机密文件的 UFO 材料开始被大量公开。
1969年的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研讨会后,科学家一直呼吁公开UFO 相关材料,但他们的呼声直到7年之后才有了回应。这得益于美国《信息自由法案》的实施,在该法案颁布之前,UFO 资料一直在政府档案馆中被束之高阁,直到该法案颁布之后,相关部门才有了对资料予以公开或不公开的丁点选择权。
《信息自由法案》规定,公民可以获取所有关于UFO 的资料,但是公开后会危及国家安全的信息不予公开。长久以来,政府对待UFO 的态度就是,此事并不关乎国家机密(实际情况也不过如此),也无甚敏感信息,所以,当政府试图隐瞒这些材料时,也没什么好争论的。

解密的秘密


fdts20160109-1-l.jpg

解密后的“蓝皮书”资料有好几盘微缩胶卷那么多,人们得以亲见1947年至1969年间收集的15000起UFO 事件,以及对这些事件的分析。很多珍贵的资料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公之于众,表明了早期研究方法的不足之处。如今看来,模糊不清的照片在当时受到众多青睐,那些典型的事件却因时间或资金问题得不到该有的重视。

在UFO 黯淡的研究历史中,鲁佩尔特时代(即爱德华·鲁佩尔特上尉,其在美国“蓝皮书”计划中正式使用“UFO”来取代“飞碟”一词——译者注)如灯塔般明亮而耀眼,而其他时期的研究大都是未受过严格科学培训且心怀不满的官员稀里糊涂进行的,他们认为这只不过是一项普通工作而已,将UFO 案例视为即将被流放至西伯利亚的罪犯一样对待。

不久以后,人们开始寻找其他机密团体的相关文件,纷纷向联邦调查局(FBI)、中情局(CIA)及其他相关机构请愿。有时候,这些机构声称自己手中并无相关资料,但面对不屈不挠的UFO 学家时,他们就不得不妥协了。曾几何时,绞尽脑汁、费尽周折地获取UFO档案就是UFO 学家工作的重点,但很明显的一点是,即使真的存在重要机密文件,政府也不会予以公开,他们公开的都是无关痛痒的资料,而且如果他们确实这样做了,理由也很堂皇,那就是为了国家安全考虑。


与国家安全局过招


最大的困难在于国家最高秘密机构——国家安全局,他们利用卫星窃听手机通信信息,在全国开展最高机密行动,而且军事基地遍布全球。英国哈罗盖特附近的曼维斯山空军基地一直以来都受控于美国国家安全局。他们的工作就是窃听全球敏感信息,这也就意味着两点:首先,他们收集到的关于UFO 的信息一定都非常精彩;其次,想绕过国家安全局公开这些信息几乎不可能。

最初,国家安全局否认自己掌握任何UFO 资料,后来,迫于压力承认自己手中确实有些资料,但不是很多。最终显示国家安全局掌握的UFO 材料有几百份之多,但外界想获取这些信息时都被拒绝了。因为询问的请求太多,国家安全局为了息事宁人,公开了一份名为《UFO 猜想与生存问题》的档案。由于这份文件与国家安全局掌握的UFO 资料的关系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使人们对真实的资料信息产生了更多疑问。这份文件也确实给人们提供了关于UFO 身份的一些选择性假设,而且似乎认为某些物体是天外来物。


《信息自由法案》 颁布之后,关于公开UFO 资料的请求越来越多,美国政府不得不在 获取信息的相关环节上征收高额费用,想以此来震慑民众。


尽管请求公开信息的呼吁不断,但国家安全局的资料还是被保藏得密不透风。《信息自由法案》允许请求者在请求被拒绝时上诉至最高法院,但很多UFO 学家苦于缺乏资金支持而无力上诉。然而,即使是负责管理这些资料的最高保密级别的法官也不能阅读这些文件。事实上,国家安全局发表了一份长达21页的声明,阐述了将UFO 资料秘密保存的原因。

人们认为该声明的内容不符合常规推理,因为它声称UFO资料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国家安全局收集这些资料的方法需要保密。遗憾的是,这是人们从这份声明中获得的仅有的信息,因为法官很快就宣判,公开这些资料会“严重危及国家安全局的工作”。

后来, 一位官方授意的《信息自由法案》斗士要求公开法官看到的那份UFO 档案,经过一段激烈而持久的争吵后,该档案于1982年4月27日被公之于众,或者更确切地说,是该档案的删节版被公之于众。这是迄今公开的最让人震惊的UFO 档案,通篇2 1页文字材料中有11页被完全抹除,另有6页文字大部分也被涂抹殆尽。只有4页文字保留了部分可读信息,而且基本上都是文章的开头段。

从中我们得知,被拒绝公开的一份UFO 档案涉及国家安全局工作人员秘密到访一次UFO 会议的经过,当然了,这份档案对UFO 会议语焉不详,原因是“无甚牵扯”。在满纸黑黢黢的浓墨重彩中,唯一能看清的就是《生存问题》作者提到的一篇参考文档。他主笔的另一篇长达239页的秘密文件题为《UFO……》(题目占据了一行半的长度,但我们只能看到这几个字,因为剩下的部分因为不宜公开而被抹除!)从中我们得知,“在这份文件中,作者讨论了他……”(以下又是大段缺失的文字)。

很明显,从以上例子可以看出,材料不予公开的原因与美国国家安全局收集材料的方法没有多大关系。文章标题及摘要之所以被删减得支离破碎是因为内容太敏感,而不是因为获取内容的手段敏感。


据我们所知,很多情况都不外乎此。

“意外资料”


人们继续努力着,想获得一些次要的信息,比如遭遇UFO的时间和地点,当然,前提是不涉及获取这些信息的手段。不久之后,一些书面证词中的只言片语被公之于众。由此,我们发现,国家安全局给UFO 资料起了个奇怪的名字——“意外资料”,意为他们获取该资料后,从中得到了意想不到的重大发现。遗憾的是,世界上其他人都没有这个眼福一睹国家安全局人员曾经的重大发现。



尽管要求按照《信息自由法案》公开UFO 信息的呼声小了,但相信存在确凿证据能证明外星人真实存在的信念一直都在。尽管人们苦苦追寻,但没发现什么确凿证据,有迹象显示,在UFO 运动边缘徘徊的人觉得有必要捏造一个证据出来。从此,虚假资料在美国泛滥成灾


寻找失去的线索


美国的UFO 研究者开始寻找那些可以证明秘密调查小组存在的证据。他们相信,这些秘密调查小组能够获取更充分的证据。这些“更充分的证据”包括外星飞船残骸以及被捕获的外星人。尽管在其他国家人们不会将UFO 与飞碟自动挂钩,但美国文化中一直存在这样一种信念,即坚信一定存在这类外星人。

1969年的《博朗备忘录》显示,还有其他方式可以获取UFO 资料。那么,这些UFO 事件由谁处理,相关资料在哪?更重要的是,谁能决定哪些会危及国家安全从而必须交由空军来处理?

我们知道,1956年的莱肯希斯雷达事件就是“蓝皮书”计划运行期间发生的一起案例,该案例似乎通过了国家安全渠道的检查。1980年的蓝道申森林事件也是一起非同寻常的事件,本来人们认为可以获得这起事件的相关资料,但结果还是事与愿违。这件事至少说明,即使在“蓝皮书”计划结束后,这类事件仍然需要特殊处理。


由此引出一个不小的问题,即到底还有多少此类材料,它们的材料证据达到了哪个级别?

1992年,杰奎斯·瓦利博士发表了《“五芒星”备忘录》。该备忘录写于1953年1月,当时他们正在巴特尔研究所秘密进行UFO 研究。此备忘录的重要性在于,它牵扯到上千个被调查的事件。这些材料现在都在哪里?然而,这个争论的意义其实并不大,在1953年时,巴特尔研究所拥有的美国空军资料就超过了4000份。

美国研究人员非常迫切地想要寻找这缺失的一环,可以证明存在一个能获得更好资料的秘密调查组,许多UFO 学家坚信这一组织的存在,因为《信息自由法案》公开的资料总体上让他们非常失望。

当然了,感到失望是因为最初抱有期望。他们似乎反映出一个困局:已发生的事情的线索非常模糊,而他们对于如何处理这类事情更是不知所措。这不就是当下正在发生的吗?

继美国之后,澳大利亚也很快颁布了《信息自由法案》,UFO 学家比尔· 查克是第一位运用该法案的人。吸取美国的教训后,澳大利亚政府允许查克获取政府拥有的所有UFO材料,包括文档、摘要以及复印件。澳大利亚政府允许查克将所有UFO 资料公之于众,就省得不厌其烦地回答上百个个人的咨询了。


查克确实做得不错,但出现的问题也很类似——事件非常奇怪,调查很不充分,困惑的专家不着边际地胡思乱想一通并间或写点备忘录,试图将事件搪塞过去但最终以失败告终,堆积的报告越来越多,问题的突破口却遍寻不获。公众对UFO 的态度或UFO 的可信度都在变化,唯一不变的是这一团乱麻。UFO 现象的真实面目在世界各大民间UFO 组织的数据库里熠熠生辉,等待有识之士发掘。

从英国不明飞行物研究协会(BUFORA)和不明飞行物研究中心(CUFOS),到中情局和堪培拉,一切都告诉我们,关于绝大多数UFO 目击事件的解释都非常草率,但还有一些并非如此。对于这些悬而未决的事件,没有人敢说自己握有绝对正确的答案,能经受住外界无休止的怀疑和猜测。因为,这既包含外星飞船理论,也牵扯到意识状态的变化。

当然,肯定会有人说,而且也确实有人这样说过,即查克所公开的,只不过是澳大利亚政府让他看到的材料,真正有价值的材料,根本就没让他看。但查克对自己得到的帮助感到很满足,而且相信澳大利亚政府做到了按章办事。如果说澳大利亚政府拥有的材料中真的有确凿证据而被藏匿了起来,这也不是负责收集UFO 资料的官员所能处理的事情,他们跟大多数负责任的UFO 学家一样,脑海中充满了困惑、疑虑和好奇。


欧洲面临同样的困惑


1976年,西班牙政府邀请记者乔石· 贝尼特斯前往马德里。在那里,他被引荐给一位空军参谋长。贝尼特斯拿到了12盒保存完好的UFO 资料,其中包括西班牙空军飞行员拍摄的视频资料。

正如我们看到的那样,许多国家对UFO 资料的公开都是断断续续。比如,西班牙公开的资料包括军方雷达跟踪信息、空军飞机追击事件以及一些未被处理的目击事件,这些资料都是在15年间零散公布的。法国的境况也差不多,资料的机密程度相当,并没有多少新的伟大洞见。似乎没有证据表明存在一场全球隐瞒外星人到访阴谋。


1993年,欧洲节能委员会通过了一项由意大利代表团提出的为欧洲UFO 委员会提供资金支持的提议。但该提议获得通过时,现场一片抗议声。这个想法很有价值,但大多数人都将其与寻找“小绿人”联系在一起。他们没想到的是,如果UFO 确实是自然界的物理现象(而且有充分证据表明的确如此),那么在研究得当的情况下,我们就有可能利用这些能源与动力了。提供资金支持的提议其实是在经济考量的基础上提出的。

严格说来,政府调查机构与民间调查组织面临同样的困境

,比如资金短缺,以及无法解释UFO 身份等问题。的确,在UFO 问题上存在掩饰行为,但掩饰的是不确定性和对UFO 身份的疑惑。没有迹象表明政府打算阻止全世界人民知晓外星人入侵的惊天秘密,因为这注定会是一场不可能取胜的博弈。



发表于 2016-2-9 22:35: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没有21号机库
来自UFO中文网客户端来自UFO中文网客户端
发表于 2016-2-13 13:37: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开战机打飞碟 发表于 2016-2-9 22:35
为什么没有21号机库

是十八号机库吧
发表于 2016-2-13 15:27: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表示不知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