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902|回复: 1

越来越多的UFO目击报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2 00: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52 年1月23日凌晨0 时20分,在阿拉斯加又发生了一起飞机与不明物体遭遇的事件。这起事件的发生时间距离海军少校在米切尔空军基地附近追击UFO 事件19.5小时。 与纽约异常温和的天气不同,当晚阿拉斯加的气温低到- 47℃,这在美国航空航天技术情报中心(ATIC)关于此事的报告中有详细记载。事件发生地位于阿拉斯加的雷达哨所附近。这是我们位置最北的一处哨所。与你从图片上看到的哨所类似,这个哨所是分散在天文台式圆顶室周围的一片低矮建筑,这些建筑配有世界上最先进的雷达设施。建筑群与圆顶室都是纯白色的,与周围的冰雪浑然一体。照片上,哨所类似于迪士尼动画片中的建筑,散发着迷人的光彩,但是,跟哨所驻军交谈后你会发现,那里的环境实在是苦不堪言。


fdts20160123-1-l.jpg

0时20分,一位空军士兵在雷达显示器上看到一个明亮而清晰的圆点,看起来像一架飞机。但该物体的不同寻常之处在于,它位于雷达站东北方向,很少有飞机经过这个区域,因为这里除了冰雪什么都没有,再往前到达俄罗斯后可能会碰见几个因纽特人。间或会有B- 50气象侦察机冒险飞抵处,但查询记录后得知,当晚并没有气象侦察机来过。

雷达站工作人员捕捉到三个比较清楚的目标,他们意识到此物非同寻常——它的高度在7000余米,时速为2400千米。很快,他们叫来了值班队长,是一位空军上尉,他快速看了几眼描绘板上的目标物圆点后,马上告知战斗拦截机基地,请求战斗机紧急升空。

战斗机基地位于雷达站以南160千米处。接到上尉的电话几分钟后,一架F-94喷气机就起飞朝北部飞去。


就在F-94向北飞去之时,哨所的雷达站工作人员也在密切注视着不明目标物的动向。屏幕上明亮的圆点显示,该物体已经径直越过了雷达站,到达距离雷达站不到80千米处,飞行速度仍然是2400千米/ 时。与此同时,雷达也捕捉到了F-94,工作人员指引其向目标物接近。突然,不明飞行物开始减速,停止,然后掉头朝雷达站径直飞来。当不明飞行物距离 雷达站大约50千米时,操作员缩短了雷达作用距离,就在切换过程中,F-94和目标物同时从屏幕上消失。

就在雷达操作员试图重新锁定目标物时,F-94出现在了屏幕上,地面控制人员告诉F- 94的飞行员说他们跟丢了目标物,并让他在附近多绕几圈,看看F-94的雷达能否捕捉到些什么。但是飞行员说F-94的油量不多了,很快就得返回基地。地面控制人员随后又联系了战斗机基地,请求另一架F-94紧急升空。

第一架F-94继续在周围搜寻,地面雷达也试图找到目标物,但都没有任何发现。


fdts20160123-2-l.jpg

这时,第二架F-94也加入进来,地面雷达重又切换到远程探测。几分钟后,雷达显示器上就出现了两架F-94和不明目标物,地面控制人员将此事告知第二架F-94,并通过无线电引导其靠近目标物。


第一架F-94返回基地。


当第二架F-94和目标物靠近雷达站时,地面控制人员将雷达切换到了近程探测,此时,第二架F-94和目标物同时从雷达显示器上消失。于是,他又切换回远程探测,但由于F-94和目标物距离雷达站太近了,雷达无法捕捉到它们的踪影。

F-94继续朝不明目标物可能出现的位置飞行,突然,F-94的雷达操作员报告说在他们右侧8000余米处有个微弱的信号。他们朝目标物飞去,但当他们到达时,目标物已经消失了。

F-94的飞行员改变航线,朝另一个方向飞去,此时,目标物又出现在雷达显示器上。当他们朝目标物飞去时,F-94的雷达显示目标物几乎是静止的。F-94继续逼近, 而目标物却突然下潜,消失不见了。F-94在周围继续搜索了一会儿, 但什么也没有发现。 当F-94飞离雷达站时,地面雷达重新捕捉到了它的身影,不明飞行物却没有出现。


又有一架F-94紧急升空,负责不明目标物搜索任务。飞机在周围搜索了大约10分钟,机载雷达还是没有任何动静。然后,他们决定在雷达站周围做最后一次搜索,这次是径直从雷达站上空飞过。突然,后座上的雷达操作员通过对讲机兴奋地说雷达上出现了一个目标物。机长通知了地面雷达,但由于此时F-94与不明目标物距离雷达站都太近了,地面雷达无法捕捉到二者的信息。F-94继续靠近,直到距离目标物约200米时,飞机开始爬升,以防与前方的不明物体发生碰撞。F-94多次试图超过不明物体,每当它靠近时,雷达显示器上的那个明亮的圆点都静止不动,就好像故意停在那儿,以挑衅的姿势等待F-94靠近。F-94的机长并没有接受它的挑战,每次都在距离不明目标物200米的地方停下。

F-94第四次靠近不明目标物,这次总算小有回报,但很快,目标物就开始加速,消失不见了。地面雷达也短暂捕捉到过目标物,但几秒后就发现目标物朝西飞去,然后从雷达显示器上彻底消失。

跟往常一样,读完这篇报告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核查当时的天气状况。但关于这一地区的气象报告都不够详细,否则我们就能判断雷达捕捉到的目标物是否是由逆温现象导致的。

我将报告拿给罗伊·詹姆斯上尉,想着他或许能找到关于该不明飞行物的蛛丝马迹。


詹姆斯上尉是ATIC 雷达部主任,该部门负责分析我们收到的所有关于雷达捕捉到UFO的报告。多年来,罗伊一直跟雷达打交道,“二战”期间曾在佛罗里达建立雷达站,那是美国建立的第一批雷达站,此后,负责执飞塞班的预警中队。“二战”时除了保持雷达运转外,他还得时刻担心日本人扫射雷达天线。

看完我给他的阿拉斯加UFO 目击事件报告后,他推断说这起事件是由反常天气引起的。他的理由是,地面雷达每次切换到近程探测后不明目标物都会消失不见,这是雷达捕捉到由天气现象造成的特殊信号时的典型表现。同样,这种导致地面雷达运作异常的天气现象也使F-94的雷达上出现了错误的目标物。更重要的是,F-94距离目标物本该出现的地方只有不到200米,当晚又是皓月当空,F-94的机组人员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詹姆斯上尉又举了一个相似的例子。大约一年前,在田纳西州的橡树岭,一架F-82拦截机在追踪雷达目标物的过程中有三次差点撞到地面。那天晚上的逆温现象非常明显,看起来在空中飞行的目标物实际上是地面物体。

因为詹姆斯上尉是雷达部负责人,既然他说此次事件是天气所致,那么这就成了关于此次报告的官方正式结论。但一直以来,人们对雷达捕捉到UFO 的报告持有争议,因此,有些人对詹姆斯的结论不予认同。

接到该报告一两个月后,我来到位于科罗拉多斯普林斯的防空司令总部(ADC)。在军官俱乐部吃午饭时,我碰到防空司令部雷达部的一位军官,他让我有空时到他办公室小坐一下,有重要事情要告诉我,我答应了。


15时左右,我再次见到这位军官。当哨所雷达捕捉到UFO之时,他正好在阿拉斯加执行临时任务。事实上,目击事件两天后,他曾去过雷达站和战斗机基地,并与当时的目击证人进行了交谈。他想知道我们对此事的看法。

当我告诉他此次目击事件的结论是“天气现象”时,他的表情非常滑稽, 说:“天气现象!你们这些人整天都在干吗?!”

很明显,他不同意我们的结论。我很想听听此人的看法,因为我知道他是防空司令部雷达修理专家之一,世界各地都请他去维修雷达。

他告诉我说:“我觉得雷达显示器上那些清晰、明亮的图像不可能是由天气现象引起的。”


接下来,他提出以下两点来支持自己的观点:首先,当切换至短程雷达后,与不明目标物一起从雷达上消失的还有F-94,如果仅仅是目标物消失不见的话,可以推断此目标物为天气现象,但因为二者都消失了,就有可能是短程雷达由于某种原因出现故障导致的;其次,阿拉斯加北部出现逆温现象的可能性极小,即便真的出现逆温现象,这种可以影响地面雷达设施的逆温现象也不会在7600米及以上海拔出现。

我将詹姆斯上尉曾拿来做对比的橡树岭事件告诉了他,但他觉得这种比较没有意义。他认为,橡树岭事件中F-82的海拔毕竟只有1200多米。他不明白为何F-94明明距离目标物只有2 0 0米却看不到它,除非它被涂成漆黑一团,否则不可能看不见。


“不,”他说,“我不认为那些雷达目标物是由天气现象引起的,我更倾向于相信它们是某些我们无法理解的真实存在。

1952年春天伊始,雷达探测到不明飞行物的报告迅速增多,这些报告大多数来自防空司令部,但也有少数来自其他机构和组织。阿拉斯加事件不久后的一天,我接到来自纽约州民用雷达实验室一个部门主任打来的电话,该实验室正在进行最新型雷达的实验。但最近以来,在测验雷达的过程中,他们多次探测到了一些不明目标物。来电者声称,“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这让我开始感到担心”。他还说,实验室人员核查了雷达、天气以及他们能想到的其他一切,但都不能对目标物做出合理的解释,他们唯一能得出的结论是,这些目标物是真实的。我向他承诺说,如果他能将此形成书面报告,并提交给ATIC 的话,我们一定会认真对待的。一周以后,报告就来了,这份报告不是寄来的,而是让人亲自送来的,送信者还是一位将军。这位将军来自空军装备司令部总部,曾在纽约的雷达实验室待过,听说过不明飞行物报告。因为知道这些实验室人员都是世界一流的雷达工程师,所以他曾亲自核查过这份报告,得知实验人员已经与我们取得联系并完成书面报告后,就亲自把报告送到了赖特·帕特森基地。


由于透露目标物的飞行高度和飞行速度会泄漏我们最新雷达的运作状况,而后者属于保密信息,所以我只能说,这些目标物飞得极高、极快。

我将报告转交给了ATIC 的电子分部,而且得到了他们会立即行动的保证。他们确实立即行动了,但把事情搞砸了。电子分部接收报告的那个人曾参与过“信号”计划和“怨恨”计划,他知道关于UFO 的一切。于是,他拿起电话,拨通雷达实验室,告诉实验室主任(大学期间极有可能是个读死书的书呆子)天气现象如何导致雷达误测,最后还不忘慷慨地告诉实验室主任,以后如再遇到“麻烦”随时给他打电话。


我们再也没收到过实验室的来信,或许他们找到了问题的答案,又或许他们选择跟那个民航飞行员一个态度——这名飞行员曾对我说,如果有一架飞碟跟他并肩飞行,他是绝不会告诉空军的。

2月初,我又去了趟位于科罗拉多斯普林斯的防空司令总部,这次去的目的主要是向防空司令部介绍如何协助ATIC 获得更好的UFO 数据的详细计划。我向时任防空司令部司令官本杰明·W.奇德劳(Benjamin W. Chidlaw)将军及他的部员简要汇报了我们的计划。他们 大致同意我们的计划,并建议我与防空司令部情报总监W.M.伯吉斯(W.M.Burgess)准将共同制订出详细计划。伯吉斯指任其部员凡尔纳·萨多斯基(VerneSadowski)少校为“怨恨”计划防空司令部联络员。

这次简会开启了“怨恨”计划与防空司令部一段长期而愉快的合作。我曾经历过不同的政府部门,跟十几个机构和团体打过交道,防空司令部是我见过的运转最流畅、组织最高效的部门,与他们共事给我带来无尽乐趣。奇德劳将军和伯吉斯将军,以及防空司令部的其他工作人员,都是了不起的军官。他们都不是飞碟拥趸,但他们认为UFO 报告作为一个问题必须得到重视。在当前的科技进程中,天空中的任何事物都可以被解读,无论是气球、陨星、飞行器,还是飞碟。


与防空司令部达成的计划非常简单。防空司令部向其各部门下达指令解释当前UFO 研究的状况,并告诉各部门人员如果遇到此类事件该采取何种措施。配备雷达显示器照相机的雷达部门负责对认定为UFO的目标物——即那些既不是常规飞行器也不是已知天气现象的目标物——进行拍照,届时,这些照片将与罗伊· 詹姆斯上尉在ATIC 制作的完整的技术调查问卷一起被送到“怨恨”计划。

防空司令部的指令还明确说明允许战斗机紧急升空对UFO 进行拦截。因为这是防空司令部鉴别不明目标物的一贯做法,所以,对于紧急升空的战斗拦截机并无其他特殊命令。

出现不明飞行物时,紧急升空任务将自动启动,但雷达捕捉到明显不是飞机的目标物时,飞机调度员需要一定时间来调度飞机起飞。这次,防空司令部指令指出,当雷达捕捉到飞行速度明显快于常规飞行器或飞行海拔过高的目标物时,调度员可以随即启动紧急升空任务,这在现行规定允许的范围内。但是,战斗机紧急起飞的决定还是取决于调度员个人,起飞具有第一优先权,其次或者再次才是针对UFO 的紧急起飞。


防空司令部的指令并未提及向UFO 射击一事,这个问题是我们在科罗拉多斯普林斯开筹备会期间提出的。但是,跟紧急起飞权一样,向空中物体射击的规则条款很早就颁布了,防空司令部的每个飞行员都了解战事法规的内容,该战事法规允许飞行员可以发射随机搭载的装满弹药的武器,即如果在美国上空出现战事法规涉及的任何事物,飞行员有权向其开火。

防空司令部要做的第三件事就是将地面监测部队纳入UFO 报告体系。地面监测部队的第一任务仍然是监测已知飞行物,如战斗机,其次才是UFO。

“怨恨”计划重组以来,我们从未劳神于针对UFO 的大规模宣传,偶尔会有人带来某个地方报纸关于UFO 目击事件的一则新闻,但这些新闻只占很小的版面,或者只有寥寥几行而已。1952年2月19日发生在朝鲜的一起事件打破了这一局面,一个巨大火球与两架B-29同步飞行的新闻彻底搅乱了舆论以往的平静。虽然这起事件并不像194 年6月的UFO 目击事件一样引发一连串的报道,但它的重要性在于,它开启了一场缓慢却日益强烈的宣传运动,这种宣传远远超出了对以往任何事件的报道。


这次朝鲜目击事件也加大了华盛顿官方对UFO 日益增长的兴趣。我几乎每天都会接到某些政府部门打来的一两个电话,而且我至少每两周就得跑一趟华盛顿。我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来向人们解释正在开展的工作,花在解释上的时间跟我对事件进行调查的时间几乎相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建立了一种新的工作模式,即由五角大楼情报局的一位官员充当联络官,我将答案告知此人,并随时与他保持联络,他则负责答复华盛顿各部门的询问。邓恩上校非常认可这一想法,任命杜威·福奈特(Dewey J.Fournet)少校负责五角大楼各机构答疑事宜,今后,来自五角大楼的所有问询都会送到福奈特少校那里,遇到他回答不上来的问题,他就会给我打电话。这种安排非常好,因为福奈特少校本人对UFO 非常感兴趣工作也很出色。


1952年2月的一天,加拿大皇家空军的两名军官来找我。通过交谈得知,一段时期以来,加拿大也在关注UFO 目击报告。最近一起事件,也就是促使这两位皇家空军军官前来找我的事件,发生在安大略省的北部湾,距离纽约州布法罗市400千米。人们在该区域新建的喷气式战斗机基地附近看到过两次橘红色的碟状飞行物。

加拿大人想了解我们的运作情况,我将计划的运作详情告诉了他们,而且将目前尚处于计划阶段的程序在实施后我们期望达到的目标也一并告诉了他们。我们同意尝试建立信息交流渠道,并配合他们建立起与“怨恨”计划的联系。与加拿大人继续联系的计划破灭了。我通过加拿大皇家空军其他情报官员了解到,加拿大皇家空军资助的一项计划失败了,但不久之后,一项半官方计划启动,目的是通过仪器探测进入地球大气层的物体。但这项计划在1954年也被终止了,原因是在为期两年的运行过程中,探测人员并未正式发现任何UFO。我将信息来源的重点放在“正式”一词上。


发表于 2016-2-2 16: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越来越多了
来自UFO中文网客户端来自UFO中文网客户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