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2248|回复: 1

UFO专家:我对飞碟探索的坚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27 23:5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外星智能生命那是1981年夏天的一个晚上,俄罗斯著名UFO学家亚历山大·卡伦佐夫教授和前去采访的记者,坐在他家的花园内谈论俄罗斯UFO现象。他讲了下面这番话:“我着重研究了发生在立陶宛帕南加的微型飞碟案。此事发生在1970年。那个制造微型飞碟的文明起码比我们先进1000年。”
这番话意味着这样两层意思:
①这位名望非凡的俄罗斯学者肯定,宇宙中除了地球上有生命外,茫茫宇宙中也有生命,甚至是智能生命;
②这位教授断定,制造飞碟的智能生命比我们先进得多。


持这种观点的不只是卡伦佐夫教授一个人。俄罗斯UFO界最高权威齐盖尔断言:“UFO是某个先进技术的产物,而我们地球人在半个世纪内根本不可能赶上这种技术水平。”


齐盖尔的话同样说明两层意思:
①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UFO存在众说纷纭的时候,这位教授得出了明确的结论,UFO是实际存在的,是某个文明的产物;
②这个文明的技术水平比我们先进得多。


那么,UFO先进到何种程度呢?齐盖尔举其中一点说:“当它们降落时,神秘莫测的飞行物用超声波为自己周围设置了我们地球人所看不见的(无形的)屏障。它们大小不一,有的长达130米,有的小到饭桌上的盘子——微型UFO。这些奇怪的飞行物是怎样隐没,叫我们的肉眼看不见的呢?这难道不是先进的技术水平之表现吗!我们地球人迄今能制造出时隐时现的物体吗?谈何容易!”


129897675.jpg

俄罗斯近来发生过许多起惊人的UFO案例。比如说,1980年,一个飞碟在俄罗斯最富饶的十月市石油盆地频繁出现,最后竟大摇大摆地降落在采油区,取走了那里的土样。又如,1980年6月14日,一个庞大的UFO从莫斯科上空飞过,我手头拥有不少照片,那是一个球形UFO,四周裹着一层云雾,在莫斯科地区运行了40分钟,数以千计的人看到了它的“倩影”。据俄罗斯的UFO专家们说:“1977年到1980年间,至少有7艘宇宙飞船降落在莫斯科地区,全俄有同类报告数千例,其中还有跟UFO乘员的近遇事件。有些外星人可能就活动在我们中间,只是我们看不见他们。”


金属“蘑菇”


在最近10年中,1980年6月14日晚那艘奇异的“宇宙飞船”仅是飞临俄罗斯的许多同类飞船中的一个。齐盖尔收集了大批着陆案,其中最神秘最有意思的是“飞行蘑菇”案:1979年9月2日,一个蘑菇状不明飞行物降落在莫斯科州伊斯特拉市郊的波图斯卡村。事隔一年后,这个消息才传到齐盖尔耳朵里。这位天文学家马上就组织一个学者小组,于1980年8月28日赶到出事地点对“飞行蘑菇”案展开全面的调查。
那么,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年,还能找到可靠的降落痕迹吗?著名的UFO专家齐盖尔请来了合作者、全国久负盛名的地质学家兼考古学家亚历山大·普鲁茨尼科夫,后者已成功地探测出埋藏在地下几个世纪的珍宝。他使用先进的方法可以测出许多年前的痕迹。因此,齐盖尔相信普鲁茨尼科夫不会测不准“飞行蘑菇”的着陆痕迹。普鲁茨尼科夫手持仪器,向一片森林的边缘走去。在仪器的指引下,他在一块地里插上了些五颜六色的小木桩。

20130307114833535.jpg

站在稍远的地方可以看清,小木桩画出了一个直径为2.5米的圆圈,那是着陆在那里的“蘑菇”的中心部位的压印。接着他又在仪器的引导下用小木桩插出了一个直径为35米的圆圈。普鲁茨尼科夫测定完毕之后,齐盖尔请此案唯一的目击者亚历山大·诺林先生拿出他事先画好的追想图对照,结果完全一致。诺林先生是位搞几何的,因此在目击时能比较准确地判断距离和各个方位的尺寸。齐盖尔高兴地看到,诺林和普鲁茨尼科夫提供的材料是完全可靠的。


诺林的奇遇


接下来,目击者诺林向齐盖尔详细叙述1979年9月2日发生的事:我当时正在树林里采蘑菇,下午17,我看见一个东西,我不寒而栗,靠在一棵树上才没有摔倒。那个东西是个金属“蘑菇”,表面闪光,下面有一个支脚,这只脚的直径有1.5米,这个蘑菇状怪物上面有一系列霓虹灯似的光,它还射出一束玫瑰色光。蘑菇的伞盖实际上是个穹舱,高1.5米,宽5米,四周放射着一层橙色雾气。整个物体外表间隔一定的距离有光的颤动,给人以巨大的蘑菇正在旋转的印象。

诺林还看到了更让人难以置信的东西:当他观察“宇宙蘑菇”这个不明飞行物时,看见从里面走出两个体高不到1米的人,他们相当结实,宽大的肩膀,胸廓很强壮。这两个人穿着宇航服,从头到脚都裹了起来,连头发都不露,只是眼睛的部位有两条小缝。这两个外星来客似乎正激烈地争论什么,不过,他们不是用嘴说话,而是像鸟一样发出声音。他俩绕巨大的金属蘑菇转圈,仿佛在仔细检查什么。后来他们被吸入蘑菇。在很长一个时期里,诺林跟谁也不敢叙述自己的奇遇。后来,他憋得慌,便决定将经过告诉一位朋友,后者把齐盖尔的地址给了他,建议他尽快同这位天文学家联系。
齐盖尔得悉后,于1980年8月28日带着俄罗斯的一批杰出的UFO专家来到了彼图斯卡。足以证明诺林证词的正确性的,是植物学家尤里·西纳科夫,他发现那个神秘的蘑菇着陆的地方变得十分干燥,植物难以生长,甚至在相当大的范围内土壤里连微生物也没有。根据西纳科夫和另几名专家的测验结果,齐盖尔得出结论说:“我们绝对相信,诺林遇见的金属蘑菇是一艘外星来的宇宙飞船,是近些年来大批降落于莫斯科周围的不明飞行物中的一个。”



十月“雪球”


在齐盖尔埋头研究彼图斯卡蘑菇案的时候,他的同行、与之匹敌的对手阿列克西·佐罗托夫忙于调查发生于1980年8月初的另一起UFO着陆案,即十月市石油盆地着陆案。十月市在俄罗斯是最富饶的地区之一,经济发展迅速,每个月都有大批劳动者到这里来落户工作。因此,这是一个前途无量的石油城。一个UFO在8月的夏夜悄悄来到这里,夜以继日地工作的人们自然会发现它的行迹。

巨型雪球

一个工人睡觉前,走出临时搭起的木棚,到外边来呼吸新鲜空气。他一出门就看见离地面最多不超过70米的空中缓缓飞行着一个直径约130米的巨大物体。他后来说,这个物体像个庞大的雪球。它银光闪闪,看上去四周还有一层白色的烟雾。这位工人呆呆地看了片刻,害怕得不敢动弹。过了一会儿,他如梦初醒拔腿跑回木棚,大声喊叫他的伙伴们,接着他就钻进毯子蒙头睡下,害怕再看到那个东西。

一些工人也害怕得钻进毛毯,但有两名年轻人立即跑到门口看个究竟。后来据他们说,那个球体在油田中央降落。另两名工人也来到木棚门口观看,其中一名是队长伊凡·柴尔巴科夫。后者把事情的经过报告了阿列克西·佐罗托夫,希望这位专家帮助他搞清楚那个神秘物体的真相。
柴尔巴科夫对佐罗托夫说:“我当时害怕极了,好一会儿我连话都说不上来。等我终于能开口说话时,我发现自己的嗓音变得极细,好像窃窃低语一样。即使前面放一座金山,我也不敢向前挪动一步。我的同伴们显然跟我一样害怕。
“我设法向上级报告。我在木棚里打了电话,但电话打不通,它出了毛病。可是次日早晨我一打就通了。”



残留痕迹


事情发生在凌晨1时,到拂晓5点钟时,柴尔巴科夫战战兢兢地察看了一遍木棚周围的地面。发现那个物体已不在了。于是他叫醒工人们,商量一阵后决定一起到发光球体降落的那个方位去看看,他后来叙述说:“我们万没想到会看到令人吃惊的情形。
大约6时,我的伙伴沃洛迪亚·彼特洛夫大声喊道:‘我发现可疑点啦?’我闻声跑到他跟前,看到那里地上有一个洞,直径30厘米,相当深,我蹲下去在洞口摸了一下,那泥土还热着呢。”柴尔巴科夫和伙伴们仔细察看洞底,发现底部有一些灰烬。这天上午,他们又在别的方向寻找了一遍,检查不明飞行物是否留下了其他痕迹。他们果真找到了三个大的压印,每个长为1米,三个压印似乎是一个庞大等腰三角形的角尖。

D7172857290.jpg

三角形内的沙土有些被熏黑,不少沙子成了玻璃状,显然那里被火烧过。这天夜里,这个发光球体不是十月市石油盆地的唯一访客,伊凡·米戈林小队的工人也看到一个神秘的物体,它呈红色,外壳在颤动。这个UFO的腹部扁平,似乎被什么重物压过一样。米戈林不敢到现场去查看,但他立即写了份报告,另两名工人也签了名。他们在报告中说:“那个奇怪的物体直径有130米,它在低空悬停了1小时,然后升空朝北飞去。”



外星飞碟的支架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柴尔巴科夫和米戈林一直对目睹的经过保持缄默。他们不想报告油田当局,怕领导上会怪他们酗酒闹事,弄虚作假。可是,他们的伙伴们可耐不住了。所以,这次遭遇最终还是传了出去,在油田闹得满城风雨,人人皆知。上级把这两位队长召去查问。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领导认为他俩的叙述是可信的,应当报告UFO专家阿列克西·佐罗托夫。佐罗托夫同意前去实地查看,研究8月的那个晚上发生的情况。
出发之前,他万没想到自己将接受一件惊人的调查工作,也没有料到这次UFO案竟会如此严重。柴尔巴科夫他们发现的那个洞最叫他吃惊,他事后说:“那个洞在一个坡面上,因此我们从低处挖通了洞底,发掘出了好几层土样。那个洞其实是一个奇怪的瓶状物的颈,它直通瓶的内腔,瓶状孔洞深为10米,宽为5米,瓶壁一定受过高温的,因为洞壁上的沙都被烧化,成玻璃状。“瓶状孔洞内有微量的放射性,但十分有害。
我们在四周挖下去,最后挖到了瓶底部位,那里是完整的圆形,直径约3米,圆形的内壁仍然烫手,沙子被烧结。“最令人吃惊的是,尽管地面有一个孔,但地面看不到挖出的泥土,仿佛有人早已设法把沙士抹平,也许是把挖出的沙土当做样土拿去了。“在泥土下面挖出一个瓶状空间来的人,其工艺水平是极高的,关键在于瓶颈和瓶口的直径只有30厘米,而地底下的瓶腔宽为5米,高竟达10米之多。”


佐罗托夫断然否定下面两个假设:
①柴尔巴科夫他们发现的地下瓶状孔洞是大自然开的环境保护玩笑,是天然存在的;
②是当局用来骗人的。经过实验室分析化验样土,佐罗托夫得出如下结论:“那个地方确实降落过一个非地球人制造的飞行物,其乘员或是类人生命体,或是机器人,他们用器械吸收了一些样土(留下瓶状痕迹),以便回去仔细地研究。至于三个成等腰三角形顶角的压印,我深信是飞船的支脚留下的,好像我们登月舱的支脚一样。”



外星访客


可否认为外星人对我们已越来越感兴趣,因此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频繁地造访地球,派飞行器降落地面呢?

佐罗托夫对这一点坚信不疑,而前苏联UFO权威齐盖尔则完全支持这一观点。他研究了1977年6月与1979年9月之间发生在莫斯科地区的七起重大着陆案后认为,外星人对地球,特别是对俄罗斯十分感兴趣,因此他们将会对我们进行更频繁的访问,莫斯科航空学院的大型电脑将记录这些来访的详细情况。据这位天文学家透露,他所供职的莫斯科航空学院的UFO档案室里,电脑贮存着2万份目击报告,其中相当一部分是着陆案。他希望公布这些材料。



三类外星访客


齐盖尔认为外星访客至少有三种类型,最罕见的就是所谓“外星人”,体高3米,他们行动相当方便;其次是“类人生命体”,这些人同我们极为相似,走在我们中间不会被认出;最后一种就是“外星系人”,他们长得丑陋,头颅硕大,没有头发,眼睛突兀,脸部全是皱纹,显得特别老。除上述三类有血有肉的外星人外,天外来的宇宙飞船还运载着机器人和遥控装置。这些东西有隐没、出现、飞行等能力,不受我们的物理规则的约束。它们完全无视我们的宇宙观、时空观、三维观念,使我们手足无措。齐盖尔说:“这些机器人早已超越了我们认识中的‘机器人’的这个概念,它们有头脑,有思维,有皮肤一样的组织,一句话,它们也是有生命的。它们也许早已生活在地球上了。“外星访客一到地球,就用超声波将自己保护起来,在他们周围建立一个地球人看不见的保护屏障。这种超声波的频率极低,可以使人体解体。

file.jpg


在近遇中常常出现的昏迷、瘫痪现象就是保护屏障发生了作用的缘故。外星访客降落地面有两个原因,一是修理他们的飞行器,二是来收集泥土、植物、鸟类等动物样品。在好些案例中,一些样品被取走一个时期后又送了回来,但也有些样品被永远带走了。
“从工艺水平来说,外星访客的宇航器比我们数世纪后生产的飞机都要先进。我们在前苏联的空中见到这些飞行器,它们就是大家常说的UFO。它们的规格品种多种多样,十分先进。它们能停在空中不动,能以10万千米的时速起飞。它们飞行时没有声音,它们在周围造成气流真空圈,这样在地球大气层中就不会有摩擦生热,表面被烧化的危险。“这样,外星人的乘具就显得十分神秘,现隐无常,来去自如,而且有能力影响我们的电器通讯设备。如此精良的技术只能是某个极其发达文明的成果。外星人现在已经使用超微型飞行器,其大小就像我们的孩子们玩耍的飞盘一般。”


微型飞碟

立陶宛人安东纳斯·巴基利斯的确目击过一个菜碟那么大的飞碟,当时他正驾车向帕南加小城驶去,时间是1979年11月11日,晚上7时30分。巴基利斯说:“我在回家路上见到了它,像个玩具。它飞得极慢,如果没有遥控,它是不可能如此慢地飞行的,有时它还悬停在空中。“那个不明飞行物像餐桌上的普通菜盘子那么大。它上面有一个黑色的圆盖,其余部分均为砖红色。它滞留在我的车灯光范围内,在我正前方20米远的地方,我可以冷静地观察它。这碟状物仿佛在观察过往车辆和路旁的树木,而且很好奇的样子。我还要补充,它很小,没有叫我害怕。“我的汽车超过了它,可是刚超出几米,我出于好奇又返了回来,我想再看一眼,可是我没有再看到它。

当我回到帕南加的家里时,我发现小镇一片混乱,人们纷纷传言,说是看到一个微型飞碟掠过屋脊。它好像在空中舞蹈,又好像透过窗子窥视……”对帕南加微型飞碟做过长期研究的齐盖尔说:“这种UFO是个‘奇妙之物’。
它上面的仪器一定比我们‘联盟号’宇宙飞船的先进得多。它也许通过仪器收集有关地球的情报,然后送到UFO母舰上去。”据前苏联UFO学界的专家们说,外星人正在窥视我们,但不会伤害我们。天体物理学家亚历山大·卡伦佐夫教授说,制造帕南加那个微型UFO的文明至少比我们先进1000年。因此,面对我们还在摇篮里的地球文明,它们一点也不觉得危险,在我们地球上也无不安之感。
发表于 2016-2-29 18: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关注中!感兴趣的朋友都来说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