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1357|回复: 0
收起左侧

科学与传说之间:海怪,雪人!怪物真的存在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1 23:4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怪物——既真实又传奇,似乎时常在我们的想象中萦绕。我们周围的世界的确已经有过很多可怕的动物了——恐龙、獠牙猛虎、巨鲨……而且人们又发现了巨型乌贼和大猩猩,这引起了科学界的极大兴趣,因此,诸如“尼斯湖怪兽”和“大脚雪人”一类怪物的存在,不能轻率地不予考虑。关于这些怪物的各种假说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浓厚兴趣。

著名研究者丹尼尔·科恩曾说,科学界对这些怪物的存在持一种既开放又稳健的态度是适宜的。问题的关键是:相信怪物的存在,究竟在多大程度上以旁证为基础?从转瞬即逝的一瞥、传说和神话,从难以辨认的照片出发,能够形成有说服力的实例吗?尽管这样的一些“证据”可能激发我们的兴趣,但我们要记住,同一类的证据也曾被用来说明仙女、龙、巨人和独角野牛(《圣经》中提到的怪兽)的存在。更有甚者,当我们调查怪物的存在时,经常发现所谓“目击者”设计的骗局。




正如丹尼尔·科恩所说的那样,有关近代怪物的科学调查,迄今为止,结果是否定性的或者说明确的。最适宜的立场看来似乎是站在不确定的立场或者略偏怀疑论一边,然而不确定是一种令人不舒服和令人感到灰心的感觉,而且像尼斯湖怪兽和大脚雪人这类怪物是这样的有趣和富有吸引力,以至于我们大多数人都希望它们是真实的。但希望并不能造出怪物,而且科学也不会让希望干预现实的鉴定。科学界向我们解释了为什么现有的证据没有说服力的原因,并且告诉我们科学家需要什么样的证据去说服他们自己。



尼斯湖水怪传说


尼斯湖怪兽,是地球上最神秘也最吸引人的谜之一。早在1500多年前,当地就开始流传尼斯湖中有巨大怪兽常常出来吞食人畜的故事。古代一些人甚至宣称曾经目击过这种怪兽,有人说它长着大象的长鼻,浑身柔软光滑;有人说它是长颈圆头;有人说它出现时泡沫层层,四处飞溅;有人说它口吐烟雾,使湖面有时雾气腾腾……各种传说颇不一致,越传越广,越说越神奇,听起来令人生畏。


英伦怪兽


尼斯湖坐落在苏格兰高地。这一地区直到现在还是个偏僻、交通不便、难以到达的地区。尼斯湖长约35千米,宽只有1.6千米。它是英伦岛上最大的淡水湖,也是欧洲第三大淡水湖。对于那些熟悉美国北部湖泊的人来说,尼斯湖是一个奇怪的、带有不祥之兆的水域。它很深,大部分湖水深210米,据说有些地方甚至达270米深。沿湖岸,大部分地段陡直插入水中,湖水极其晦暗,这是因为水中悬浮着大量的泥炭颗粒。即使在强烈的光线下,水下的能见度也只有几米。


guaiwu (2).jpg

湖水甚冷,终年保持在6℃。高地上到处是各种各样关于栖息在湖水中的怪物的传说。尚存的有关尼斯湖怪兽的书面记载,最早的要属圣·哥伦比亚的传说。他是派到苏格兰的基督教传教士,生活在6世纪。书中记载了一个传统的神奇故事,说这位圣徒拯救了一个人,使之免遭怪兽吞噬。

几个世纪以来,人们又增加了一些有关尼斯湖怪兽的简短记载,但关于近代尼斯湖怪兽的报道则始于1933年。那时,沿着湖的西岸建成了一条公路。虽然在维多利亚时代尼斯湖就是富人们的旅游胜地(女皇本人在1873年就曾乘坐蒸汽动力的桨轮在湖上游憩)。但是公路修通之后,这一地区才真正向广大游客开放。

现代人对尼斯湖怪兽的兴趣,一般认为始于1933年5月2日的《信使》月刊登载的关于尼斯湖怪兽的文章。文章描述了一位名字不详的商人和他的妻子看见一只怪物在湖中“嬉闹、翻滚,之后又钻入水中,长达一分钟之久”。后来,持怀疑论者找到了这位商人,他叫约翰·马奇,是尼斯湖附近一家旅馆的老板。文章是一位年轻的守湖人亚历克斯·坎贝尔写的。在1966年退休之前,他一直做守湖工作,他是尼斯湖怪兽论的积极支持者,他说亲眼见过“它”好几次。他还说,“怪兽”这称号就是他授予“它”的,并不是由于“它”有什么使人畏惧之处,而是由于舍此称号就找不到更合适的词来称呼“它”了。


给怪兽拍照


第一批尼斯湖怪兽的照片摄于1933年11月。它们都很不清晰,因而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翌年4月,一张最值得称道的照片出现了。拍摄者是伦敦的一位叫罗伯特·威尔逊的外科医生,此人在公众面前极其腼腆,多年来,照片摄制者的名字竟不为世人所知,照片的标题是《著名的伦敦外科医生的照片》。事实上,威尔逊拍摄了两张照片,第二张是其中著名的一张。它看上去像是一只长颈、小头的“东西”的侧影,从水中浮现出来。不幸的是,照片没有提供任何东西可以用来判断目标物的大小。持怀疑态度的人争辩说,目标物可能是很小的东西——它的头像鸟头,它的尾像是潜入水中的水獭露出水面的尾巴,而不像是一只大型生物的头和颈。在所有场合中,“外科医生的照片”都与目击者的描述吻合,他们说,那只怪物就是有长颈和小头。此后,尼斯湖怪兽的传闻时起时伏。


guaiwu (6).jpg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没有出现过多少“目击报告”。但战后,人们对它的兴趣又高涨起来了。1960年4月,一位尼斯湖怪兽迷,名叫蒂姆·丁斯代尔的英国航空工程师拍摄了一部简短的影片。据他说,这部影片记录了怪兽在水面上浮动的情景。丁斯代尔站在湖的一岸,而“这东西”则靠近湖的另一岸。影片中的活动目标很小,而且不清晰,但皇家空军的照片侦察专家们检查了影片,声称它可能表示了一只有生命的物体,全长约27米。但并非所有的人都同意这一判断,有人说影片显示的是一艘快艇。丁斯代尔的影片揭开了新一轮调查的序幕。在较暖和的季节里,定期的、设备齐全的探险队和大量的业余怪兽探索者群集尼斯湖,希望揭开怪兽之谜。

1972年,对怪兽的调研又有了新的进展。由应用科学学会资助的一支探险队利用水下摄影机拍摄了两张照片,显示出一只有菱形鳍的巨大动物的部分身躯。随后,一支研究院的探险队于1975年又拍摄了一批引人注目的水下照片。其中的一张显示出一个长颈、小头的生物,另一张则显示出一个粗糙的、多疙瘩的物体,人们认为它是怪兽头部的近照。在这些鼓舞人心的研究推动之下,《纽约时报》于1976年以发起组织一支最庞大、设备最先进的怪兽探险队的方式,援助了这个研究院。然而,这支探险队没有获得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自此,人们对怪兽的兴趣又淡漠了下来。但从以往寻找尼斯湖怪兽过程来看,我们可以把握十足地预测:人们的兴趣不定期会再度兴起的。



寻找怪兽的乐趣


除了照片和电影,还有一些引人入胜的、但对怪兽的存在尚得不出确切结果的声呐记录。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把怪兽可能是什么的推测作为一种娱乐和消遣的方式。人们对它推测的范围从一种长颈的海豹到某种罕见的巨型无脊椎动物,无所不有。但经过多年的调研,大部分人认为它是从恐龙时代遗留下来的一种海生动物。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的动物学家彼得·斯科特甚至给它取了一个学名:Nessiterasrhomboptery,简略地可译为“有菱形鳍的尼斯怪兽”。总的来说,说明尼斯湖怪兽存在的证据是有一定说服力的,而且在怪兽界里,它的确算得上完美无缺了。然而,它不可能逃出这个结论:它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完美无缺。


guaiwu.jpg

近半个世纪以来,尼斯湖怪兽成为精细研究的对象。对怪兽进行调研的人多数是富有献身精神的、能力非凡的科学家。而且近年来,他们经常使用高级、复杂的仪器和设备。然而,他们所能提供的只是一些显示出一个巨型动物或其他“什么东西”的照片。此外,还有一些有趣的但模棱两可的声呐记录。有关怪兽存在的确凿证据目前还没有得到。这些怪兽并不是长生不死的,为什么没有尸体被冲上岸来?偶尔有人说见到它跑上岸边,但却没有发现它的足迹和鳍印。

诚然,尼斯湖长而深,暗且冷,这的确给探险者带来了无穷的困难。但是,为什么在这么一个有限的区域内生存的一群怪兽竟能在这么长的时间内不被人们发现呢?如果尼斯湖怪兽为了“抢”一个绝好的近镜头在摄影机前跳跃,如果怪兽的尸体被冲到湖岸边,那么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这个使人心神不安的问题依然存在,而且人们仍会对它继续进行调研,无论它多么令人失望。




寻找海怪


最新报道英国广播公司2010年2月8日报道,科学家在墨西哥湾拍到深海巨型怪鱼的罕见画面。当时,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教授马克·本菲尔德借助遥控潜水器捕捉到了身长1米的皇带鱼和长有鬃毛的鱼的画面。人们以前见过皇带鱼的次数寥寥无几,不是垂死在海面上就是暴尸于海滩上。皇带鱼奇特的外形或许能证明有关海蛇的传说,它修长的身体和突出的背鳍让它与海蛇有些相似。“皇带鱼游弋的方式很有趣”,本菲尔德教授称:“当镜头靠近它时,它就顺着镜头尾部垂直向下游去。”


并非海怪


有关巨型海蛇(或海怪)的证据并不比尼斯湖怪物的证据完善,然而,发现一两个无人知晓的海怪的机会比发现苏格兰高地难以捉摸的怪兽的机会多得多,因为海洋广阔无际,而且与尼斯湖相比,人们还没有对海洋进行详尽的考察。几个世纪以来,航海家们曾报告过一两种鲜为人知的大海怪。的确,它们是人们远航中常见的危险之一。这些怪物有些是众所周知的鲸鱼、鲨鱼、巨型乌贼等等,有些则可能是误解或纯粹的想象,但有些的确是尚未被科学界知晓的海怪。

近代人见到海怪的机会少得多了,怪物迷们对此做出了合理的判断:在现代巨型的动力驱动轮船附近,海怪怎可能像在旧式的木制帆船旁边那样此起彼伏?尽管如此,现代大船上也出现了有关发现海怪的报告,但还没有清晰的海怪照片。现有的几张海怪照片,普遍被人们认为是虚构或伪造的。


guaiwu (3).jpg

另一方面,的确有大量“海怪尸体”被海水冲到世界各地的海岸或是被渔民们打捞上来。但不幸的是,它们不是被海浪重新卷入大海,就是在专家们进行仔细研究之前丢失了或是经过专家们的研究之后,发现它们并非海怪,而是人们已知的海洋生物。它是什么唯一的例外是1896年在佛罗里达州的圣奥古斯丁被海浪冲到岸上来的一团粉红色的东西,在场的人们对它进行拍照、测量并将它画了下来,有人认为它是比我们所知道的章鱼大许多倍的巨章的残存物,还有人认为它是鲸鱼的死尸。

在生物学家对它进行检验之前,它又被冲回了大海。但它身体组织的一些标本被送到史密森尼安研究院进行研究。到20世纪50年代末期,这些装有标本的瓶子都落上了灰尘,而科学家们此时又对它产生了新的兴趣。显微镜检验表明,那的确是章鱼的尸体。所以,科学家们认为,在未经探测的海洋深处,很可能生存着一种有30多米长触角的章鱼。而且,新西兰海边也发生过一起更为典型的“怪物事件”。1977年4月,一条日本渔船在新西兰海岸附近撒网捕鱼,在270米深处,他们捕捞到一具已腐烂的怪物尸体。

这怪物长10米,重量1800千克左右,气味极其难闻,它还渗出一种黏糊糊的白色物质,弄得甲板上满处都是。一个船员给它拍了几张照片,对它进行了测量,剪下它身上的一些组织标本之后又把它抛入海中。照片放大之后,此事便成了日本轰动一时的新闻。很多权威科学家都来猜测它到底是什么生物:鲸鱼?鲨鱼?还是海象?

到目前为止,人们普遍认为它是恐龙时代的海底生物。从照片和草图来看,这东西显然是蛇颈龙的样子:小头、长颈、肥厚的身体上有四个鳍状肢和一条长长的尾巴。生活在现代的巨型海洋生物中,还没有见过它这种形状的。没有几位科学家愿为“水下恐龙”的存在做什么暂时的说明,然而全世界的报纸都热情地接受了这一观点。




除了照片和草图,还有它身体组织的标本。人们对这些组织标本进行了种种检验,结果表明,它身体组织的化学成分与鲨鱼的完全一样。巨鲨,还是巨怪对于任何一个熟悉海怪历史的人来说,鲨鱼鉴定是司空见惯的。鲨鱼腐烂的尸体,特别是那些身长12米的巨鲨,往往会被误认为是蛇颈龙的尸体,这是由于鲨鱼解剖结构的特殊性。
鲨鱼最引人注目的特点是它巨大的颚,它的颚部与脊骨只是松松地衔接在一起,当它的尸体开始腐烂时,它的颚容易脱落下来,就像它背部的鳍一样,这是它的另一特点。此外,由于鲨鱼的脊骨中间与它尾部的两层鱼鳍的上层相连,下面的鳍在尸体开始腐烂时也会很快消失。剩下的只是与长长的脊骨相连接的小头、巨大而无背鳍的躯体和一条长而尖的尾巴——一个十足的恐龙形象。

1970年12月,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的赛特埃特,一个与此完全相同的死鱼被冲上了岸边,人们对它的结论是:一条巨鲨的死尸。尽管如此,我们也不能匆忙下结论说海洋里没什么怪物。而且,我们可能已经发现了一种甚至几种不同类型的、尚未为科学界知晓的海怪。



雪人传奇



对于这类“人”,在地球各个不同地方人们的叫法也不同——“雪人”、“大脚怪”、“野人”等等。关于它们的信息很早以前,甚至几百年前就有过记载。见到过它们的人断定,它们的身高在1.5~2.7米,脚掌非常长、非常宽,力气很大,全身毛茸茸的,双臂下垂时两手过膝。

总之,它们看样子属于猿与人之间的某种过渡生灵,以至于有些人种学家认为,它们是“人类发展史遗留下来的一部分”。


大脚印


曾经有多少探险队都试图捕获这类“人”,可是没有一次获得成功。能够做到的只是找到它们的脚印、粪便,拍下几幅模糊不清的远景照片。有一次,这类“人”甚至被电影摄影机拍摄下来,但是,很可惜胶片的质量太差。在喜马拉雅山某个地方人们发现了雪人的皮,可是这究竟是真是假,始终未经过科学的验证和鉴定。关于大脚怪的报道也是无奇不有。不久前在欧洲出版的《美洲人日报》1982年4月15日还公布了来自加拿大温哥华的这样一则消息:一位86岁高龄的老人兰特·马伦斯承认,1924年,他与他的舅舅乔治·罗斯为了开玩笑,用木头制作了两只巨大的脚掌,并在距离圣爱伦娜山不远的地方压下许多大脚印

据马伦斯先生说,从此以后人们才开始谈起“大脚怪”的话题。对于这一消息,华盛顿国立大学的格劳威尔·克兰茨博士指出,马伦斯先生开的这个玩笑仅仅是许许多多诸如此类玩笑当中的一个,这些玩笑往往要引起世人对类似的神秘现象的关注。但是,这个玩笑绝非大脚怪传说的起源,大脚怪的问题是几个世纪以前印第安人发现而留传到今天的。而且还有相当可靠的证据表明人类确实与它们接触过。



捕获雪人



除此以外,还有许多与这类“人”接触的记载。譬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于高加索山区就曾经捕捉到与之类似的“人”。这是确凿的事实,没有任何杜撰的成分。现在已经退役的中校军医瓦尔根·卡拉别基扬就是这一捕捉行动的主要组织者之一。1941年12月底,战士们在达格斯坦山区捉到一个十分奇怪的人,于是请卡拉别基扬军医前去为他进行检查。战士们以为这是个伪装得特别巧妙的德国特务。战士们把卡拉别基扬军医请进关着这个人的草棚子里,军医给这个人做了全面体检。

这个人既不回答他们的问话,也不吃任何食物,浑身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全身长着密密麻麻的毛,总之是一副野蛮人的样子。卡拉别基扬说,刚一进那座昏暗的草棚子,他还以为在他面前的是一只竖起前腿的熊。但是马上就清楚了,这是一个与人相似的生灵,尽管它的样子非常奇怪。这个生灵一声不吭地站着,任凭人们去摸它,毫不反抗,一点也没有攻击性的表现。

卡拉别基扬军医做出结论:这不是间谍,也不是潜伏特务,而是一个一直生活在野兽当中的野人。由于在高加索地带荒凉的山区过去就曾经有过类似的事情,卡拉别基扬的解释也就令人信服了。卡拉别基扬作为一名医生至此也就算做到尽职尽责了。当时战争还在进行当中,卡拉别基扬军医无暇再顾及这件事情。20年以后卡拉别基扬医生偶尔读到一篇关于“雪人”的文章,文章作者特别说道:

guaiwu (5).png

如果有谁、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与文中相类似的“野人”,请与作者联系。于是中校军医瓦·卡拉别基扬便受到莫斯科的包·波尔什涅夫教授的接待,中校才将自己亲身经历过的这件事情和盘托出。单凭卡拉别基扬的陈述很难确认这一切。后来在莫斯科人种学博物馆领导的鼎力协助下,做了大量烦琐而又仔细的调查研究工作,终于从达格斯坦共和国地方克格勃的档案中找到一份正式文件,证明当时在这个地区曾经枪毙过一个神秘的潜伏特务,但是其姓名已无法考查。于是这个故事就落得这样一个悲惨的结尾。

顺便说一下,在高加索地区当地人管这种生灵叫做“阿尔马斯梯”。研究人员将关于高加索野人的资料收集起来刊登在莫斯科出版的《科学与宗教》杂志1964年第11期上。

guaiwu (7).jpg


1966年本书的作者带队奔赴帕米尔高原进行考察拍摄,这次考察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寻找帕米尔“雪人”。虽然我们听当地老百姓讲了不少关于雪人事件的陈述,可在那里苦苦搜索了整整三个月,结果是一无所获。但是,这些陈述并没有给人任何虚构、编造或者援引神话故事的印象,况且当地的山民十分淳厚朴实,根本不会搞什么危言耸听的把戏。再说他们往往很不情愿把这些事情讲出来。不管是在高加索还是在帕米尔高原,当地的老百姓不知为什么总是忌讳对外人谈论这些生灵。



西藏雪人



前不久,美国公布了斯滕·戈尔顿的论文《UFO与宾夕法尼亚州对活着的生灵所进行的观测》。从这篇文章中我们了解到,在很短的时间内宾夕法尼亚州就收到245篇关于这种生灵的报告,其中的描写与大脚怪非常相像。三个妇女看见有三个这样的生灵从一个巨大的方形金属物体里走出来。斯滕·戈尔顿强调指出,从1972年宾夕法尼亚州才开始出现这种生灵,在之前从未观察到过它们,而那一年恰好在这一地区掀起观察UFO的高潮。1980年10月31日《消息报》又出现一篇关于“雪人”的报道:“……五名从西藏西部探险归来的日本女登山运动员发表声明说,她们发现了“雪人”的足迹。”


guaiwu (4).jpg

“这些女登山运动员在东京向出席记者招待会的人们出示在海拔5800米高度拍摄下来的十分清晰的照片,上面是雪地上的足迹。足迹的长度30多厘米,宽20厘米。这些脚印在地上连成一长串,上面覆盖着新鲜的雪。每步长度有1.5米。东京动物园的专家们经过对神秘足迹的照片进行认真仔细的研究以后发表了他们的意见:这些足迹是大型的活着的生物留下来的。”对上面的报道可以做一个小小的补充。有些学者认为,机器人也完全可能以生物手段取代。

雪人是猿与人之间的某种过渡阶段的生物,一方面它具有野兽的反应、力量和握力,而另一方面,根据一些资料看他在智力发育上与人类很接近。这样的生灵同样也可以派遣去完成最危险的甚至是必死无疑的任务,因为它们不知道害怕、怜悯为何物。如果现在将所有的事实、假说和推断都联系在一起,那么对于“雪人”可能被UFO利用的问题就很值得我们去思考。


guaiwu (1).jpg

有可能成为地球上生命进化到最高形式的生灵模型,加拿大国家自然博物馆收藏当然,在我们看来雪人那野性未退的外貌,无论如何也无法与“智慧生灵”的概念联系在一起,更不要说进行宇宙航行了。但是,请读者看一看下面这张图。这是什么人?或者说,这是什么东西?是幻想小说家编造的东西还是什么人搞的骗人把戏?全然不是。

科学家们认为,假使几百万年以前没有发生有可能成为地球上生命进化到最高形式的生灵模型,加拿大国家自然博物馆收藏那场我们尚未了解清楚的恐龙灭绝浩劫,那么这种生物就会成为地球上占绝对优势的生命存在形式。换言之,那样一来你我今天就会成为这副模样。

我个人感觉,“大脚怪”的容貌反倒比这个“恐龙人”即未来的你我要合理一些,顺眼一点。那么现在再让我们想象一下,如果当初恐龙没有灭绝,我们大家就会继承它的这副容貌,不也照样以这样的外表飞往某个有生命的星球?!总而言之,关于外星人的容貌没有什么可认真追究的——哪怕他们是“侏儒”、“巨人”、“大脚怪”或者“恐龙人”。
关注微信公众号 ufojia 回复外星人 三个字,可以看50外星人种图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