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1540|回复: 0

UFO藏在水底 来自前苏联的档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4 00:24: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事情最初的起因是,苏联海军少将米·鲁德尼茨基对发表在《青年技术》杂志上的阿·桑捷尔松教授的文章《海洋深处的土著居民》进行了质询。这位少将对每个中学生都晓得的物理学基本道理一个个讲解一遍,而如果有背离这些道理的,少将统统斥之为“撒谎”。依照这位米·鲁德尼茨基少将的说法,桑捷尔松教授和维列拉博士以及所有参加军事演习的人都是不学无术的人和热衷于撒弥天大谎的人。然而,与这位少将的论断相反,仍然不断有UFO继续潜入水中和从水下飞出来。


藏在水下的UFO【USO】?

1975年11月15日巴黎时间16时,在距离马赛不远的海面上,一个直径大约10米的银色圆盘从海里飞出来。当时亲眼目睹这一奇观的有一名灯塔及航标灯工程师和16名工人。这个圆盘在空中旋转了几圈后就上升到大约120米的高度,在这个高度停留约90秒光景,然后蓦地离开原来的位置,以极高的速度消失在天边。工程师将这一飞行物画了下来。
在苏联科拉半岛上的北极圈内,一个雪茄状的不明飞行物刚刚从大海深处飞出来,立刻被人拍摄下来。这幅照片后来刊登在1982年3月7日出版的意大利《绅士》杂志第19期上。阿扎扎院士所领导的UFO研究小组所收集的资料表明,仅仅在1980~1981年,这一地区的居民们观察到从海里飞出来的UFO就有36个。

《青年技术》杂志上还报道过其他许多与不明航行物和不明飞行物有关的事件。譬如,1967年7月20日当地时间18时15分,在距巴西海岸大约120海里的大西洋洋面上,阿根廷军舰“纳威罗号”上的军官和水兵们正在吃晚餐,值班军官霍尔赫·蒙托雅急急忙忙把舰长胡利安·卢卡斯·阿尔丹查叫到甲板上来。值班军官向舰长报告,有个奇怪的东西在军舰周围游动。

舰长登上甲板以后,就看见右舷15米之外一个雪茄形状的不明航行物在游动,其长度在30米左右。这个不明航行物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也没有在水面上留下任何痕迹。它通体发出强烈的、带蓝色的白光,在它身上没有发现任何有如潜水艇瞭望台、潜望镜、指挥台之类的突出部分,整个躯体显得很光滑。由于不明航行物与“纳威罗号”平行航行,所以很容易确定它的航行速度。过了一会儿,这个不明航行物猛地拐个90°弯垂直钻入水下,从军舰下方驶过去,消失在海洋深处。

它发出的强光透过海水看得清清楚楚,随着下潜,它的光逐渐减弱,直至最后彻底消失。1978年10月18日在意大利发生了一起海上惨案,看起来很可能与某种会潜水的不明航行物有关系。那一天,一个名叫温切提的渔民出海打鱼而一去不复返,第二天人们在20米深的海底找到了他的尸体。
伴随这一惨案的有两个奇异的现象:一是没有发生任何撞船事故,因为温切提的小船看不到一点碰撞的痕迹;二是事后对温切提进行尸体解剖,在他的肺里竟然没找到一滴水。就在同一天,也是在那个水域,另外两个渔民看见过一个从未见过的“发光柱子”,在离他们小船150米的地方潜入大海深处。这不由使人想起战前发生的另外一件雷同的奇异事件。

那是1937年2月11日在挪威的克瓦尔西克湾。“弗拉穆号”渔轮上的人们发现海面上飘着一只“大飞机”。渔民们以为是发生了空难,船长命令把船朝“飞机”开过去,它还闪着红色和绿色的灯光。但是,他们没能够接近这架“飞机”。只见它突如其来地钻进“又像水汽又像云层”里,霎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有暇翻翻历史典籍,就会发现,过去几百年间航行在海上的人们观察过许许多多类似的既能航行又会飞行的UFO。1845年6月18日,出事地点的方位:北纬36°40′、东经13°44′。观测报告是从“维多利亚号”军舰上发出的。水兵们看到三个闪光刺眼的圆盘浮出海面。用肉眼判断,每个圆盘比月亮要大五倍,它们之间用很细的、发光的轴联结在一起。

它们从深海里钻出海面,又慢慢飞上天空。1825年,在《恩德留·伯劳克撒姆日记》当中有这样一段记载:“今天,1825年8月12日,大约在凌晨3时30分,值夜班的人们突然惊呆了,他们周围一下子变得亮如白昼。大家朝东看去,就见一个硕大无比的圆球,以约莫7°的倾角从海里升起来,直冲云端,然后就从人们视线中消失了。这样的场景又重复出现过一次。这个圆球的颜色像烧红的炮弹,大小如太阳一般。它发射的光是那样强烈,以至在甲板上掉一根针也能看得见。”


如此看来,水下的不明航行物跟天上的不明飞行物一样,很早以前在地球上就出现了,二者很可能就是一个东西。在俄罗斯境内,就是在观测到彼得罗扎沃茨克奇异现象的同一个地区,曾经发生过一个十分奇特的事件。这恐怕是现代不明飞行物研究当中所遇到的最具神秘色彩、同时其真实性又是无可辩驳的事件。事件发生之后所留下的痕迹一直保留到今天;对它进行勘测研究的,除了正式的科学界人士,还有军队。虽然事情已经过去20年了,但是对那一地区的科学考察一直在继续进行,并没有定论。

作家弗·杰米多夫在他的《我们最后离开》(莫斯科:青年近卫军出版社)一书里对这一事件进行了详细的描写。关于这一事件的文件资料都保藏在莫斯科不明飞行物专家尤·福明的档案库里。根据尤·福明掌握的材料,赫·格瑞斯和沃·狄斯克所写的《苏联准精神病学的新发现》(伦敦:斯菲尔出版公司,一书里也提及这一事件。


应当指出,尤·福明的材料与弗·杰米多夫的叙述有某些差别,譬如,有的地方在当事人姓名的拼写上相差几个字母。但是也存在实质上的差别,譬如,在尤·福明的材料里有若干目击者的证明,而在弗·杰米多夫的书中根本未提到目击者。这是什么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这样推断,弗·杰米多夫身为一名作家,深知从整体上讲,俄罗斯意识形态对于诸如此类“神秘主义”的现象,一向是持否定态度的,于是他做了些“文学加工”,以便自己的书稿顺利通过“审查”,及早得以出版,否则这些材料根本不能公之于世。去掉目击者的证明,这个事件便可以归到“尚未揭开的自然之谜”当中去,对于俄罗斯出版物就或多或少可以接受。而加上目击者的证明,则有“神秘主义”的倾向,那是绝对通不过的。


file (1).jpg

但是我们既使用尤·福明的材料,也重视弗·杰米多夫的书,因为弗·杰米多夫是对这一事件进行首次科学考察的参加者。我们还使用彼得格勒科学家尤·莱托罗夫斯基的材料,他到现场进行过若干次勘察,并在1978年就此题目向苏联科学院彼得格勒分院做过报告。爱·戈兰诺夫领导过最近一次(1979)现场科学考察。有些研究人员认为,在这次事件当中UFO钻进了水下,另一些研究人员则认为并非如此。但是,有一点他们的认识是一致的:这的确是个不明飞行物。在科学家当中把这次事件习惯地称作“奥涅格事件”或者“考尔勃湖事件”。

事件发生在一个湖上,当地老百姓管它叫考尔勃湖,但这不是正式的名称。事实上这是个无名湖,只不过是本书第一章提到的奥涅格湖的一个支系。它四周森林环抱,位于极其闭塞、人迹罕至的区域。正如杰米多夫所说,当第一支科学考察队开赴现场时,最后30千米路程队员们不得不徒步行走,因为无论什么样万能的越野汽车都不可能在那里行驶。很早以前湖边曾经有过一个名叫“恩季诺”的小村庄,可是后来村民们都搬走了,现在那里只剩下几座已经坍塌的农舍。离这里最近的另外一个小村庄距这里有3千米,那儿还有人住。应当特别强调说明,这个小村庄的村民们都是猎户和伐木工人,他们是十分纯朴和直来直去的人们,绝对不会胡编乱造、撒谎骗人和搞“神秘主义”。

更无须说在1961年4月以前他们根本不知UFO为何物,对其他类似的奇异现象也闻所未闻。杰米多夫说,1961年4月27日晚上21时,护林人瓦·勃罗茨基福明材料里这位护林人的姓为瓦·波尔斯基。他从湖边走过,在离湖7千米的地方过夜。4月28日他返回去了。勃罗茨基在走过昨天晚上经过的湖边时,忽然看见一个大坑,昨天还没有,想必是刚刚挖成的。这坑的长度27米左右,宽大约15米,深将近3米。一夜之间要挖成这样的大坑,非得动用六七台挖掘机不可。大坑的一端几乎要挨着湖水,接下去在湖的冰层上凿出一个大洞按照福明的材料叙述,事件的开头是另外一个样子:大坑的事是当天早上村民们告诉护林人的。勃罗茨基迅速查看过四周,急忙赶路去报告,他徒步走了整整一天才找到能往该地区中心拍发电报的地方。




来自官方的调查和假说



一个星期以后从彼得格勒派来一支专家队伍,他们有穿军装的、有穿便装的,还有好几个潜水员。在这支队伍当中还有一名作家,他就是杰米多夫福明材料里这位作家叫杰尼索夫,看来杰米多夫和杰尼索夫是同一个人。也可能杰米多夫是《我们最后离开》一书作者的笔名。——作者注。这里有个背景材料,杰米多夫曾经当过工兵,从事过排雷工作,所以让他参加这支考察队并非出于偶然。原来在收到护林人电报的最初时刻,专家们以为在大森林里发生了原因不明的爆炸,因此给考察队规定的任务是弄清爆炸的性质和原因。

正像杰米多夫描述的那样,这个大坑的轮廓就好比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挥舞起撅头一下子刨掉这一大块泥土。大坑底部的水已经干涸,整个坑底有被轧过的印痕,仿佛有什么很重的东西曾经在上面滚过一遍。根据福明保藏的材料,考察队军事专家小组的负责人亚·科别依金少校,在他所做的勘测报告当中写道,“一种类似犁铧的东西”碾压过这块土地,在其后留下“一道宽15米的壕沟”。杰米多夫接着说,在湖的冰层上凿出来的那个大洞,看上去像是大坑的继续。

file (2).jpg

通常在这种情况下断裂的冰层会漂浮在水上,可在湖面上仅仅浮着不多几块冰块。其余的冰块到哪里去了?而且稍远一些的地方,漂着从未触摸过的、干净的冰块。但是,这还不算完,还有更让人琢磨不透的事。在大坑四周没有看见一块被挖出来的土,尽管按照常规起码得堆上几千立方米新土。在几名潜水员潜入冰层下面以后,杰米多夫开始对大坑的底部进行勘测。他在认定是发生爆炸的前提下进行勘测,所以尽量想找到一些爆炸可能留下的痕迹:
坑边枯草烧焦的痕迹,或者爆炸抛起来的天然土壤土块。但是什么都没有,一点也没有,找不到一点天然土壤的土块,看不见一根烧焦的枯草。走到水边以后,杰米多夫看见水上漂浮着零零散散的灰色泡沫,在泡沫当中有一些黑色的小颗粒,好像是烧毁的粮食。这些小颗粒很薄很轻,用手去捞,顺着手指缝就溜掉了,看来它们是空心的。

亚·科别依金少校报告说,从许多漂浮的冰块上发现某种不明来路的纤维类型的物质。后来在彼得格勒工业学院对这种纤维物质进行化学分析,证明其中含有镁、铝、钙、钡和钛等多种元素。这个学院对黑色的小颗粒也进行了化验和分析。杰米多夫说,这些黑色的小颗粒在显微镜下显现出金属光泽,具有类似晶体的结构,在任何酸性溶液里都不溶解。专家们在化验结果上写道:“这些小颗粒的属性系无机物,从各方面看不属于自然形成物质。”杰米多夫写道:“后来我问清楚了,这种小颗粒只能在高温高压条件下产生出来。”

就在杰米多夫发现黑色小颗粒的时候,潜水员亚·吉洪诺夫浮出了水面。他报告说,在冰窟窿下面的湖底上铺着一层刨出来的新土和冻土块,在新土和冻土块底下是被击碎的冰块。看起来整个过程都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行的,以致破碎的冰块还没有来得及浮上来就已经被刨出来的新土压下去,所以湖面上才看不到浮冰。除此以外,在湖底还发现一条长达20米的痕迹,不知是什么东西留下来的。在这条痕迹的尽头竖起一个1.5米高的新土圆柱子。仿佛有个圆筒形状的物体曾经在湖底一边运动一边将新土向前推?然后停下来就此消失掉。而在冰窟窿以外的湖底都处于正常状态。


在阿扎扎院士作报告时?曾经将这一痕迹与坦克履带印痕进行过对比。亚·科别依金少校的报告里说,潜水员们在抛到湖底的新土里找到一片厚度仅为1毫米的金属薄片?长2厘米,宽0.5厘米。在对其进一步进行光谱和化学分析后?证明它的主要成分是铁和硅?同时含有铂、钛和铝。

在一系列测试中都未发现过高的放射性辐射。一名潜水员在浮出水面之前随便将一块浮冰翻转过来,结果使所有在场的人们万分惊诧,他们看见翻转过来的这块30厘米厚的浮冰下半部分被染成像绿宝石一样光闪闪的绿色。人们又把另外几块浮冰翻转过来,情况完全相同,都绿得闪光。再把地上没有触动过的冰块砸开来看,那冰跟平常所见的冰一模一样,颜色也没什么差异。后来将这些“绿色的冰块”运到彼得格勒进行化验(当然都已经化成水了),参加分析的专家们做出这样的结论:“在融化的冰水中所确定的各种元素,并不能解释考察队参加者所说的绿颜色的来由。”可考察队全体队员亲眼目睹这些冰块染成像绿宝石一样光闪闪的绿色,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但是,这还不是谜团的全部。潜水员们报告,从数量上看,湖底堆积的抛下去的新土要比从大坑里应当刨出来的土少。而在冰窟窿四周围只有普通的冰块,冰块上没有土,在大坑周围也是这样。


那些多余的新土究竟到哪里去了?让我们还是回到这个话题的开头。前面已经说过,杰米多夫在他的书里没有提及目击者们的证言。不仅如此,他甚至还说,周围的居民们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听见。但是,尤·福明的材料却掌握了目击者们的证言。在看林人的报告里也写进目击者们的证言,看林人把这篇报告递交给有关领导部门。除此以外,还有几个研究小组对目击者们进行过采访,所有目击者的证言都是一致的。看林人在他的报告里是这样说的,那天早上当他第一次发现这个大坑时,就对它进行了勘测,帮助他做勘测的还有距现场3千米的一个小村子的居民们。他们对看林人说,大约早上8时,一个圆形的东西在离地面很近距离的空中掠过,然后倾斜着蓦地朝下俯冲。霎时间就听见它撞击地面的响声。



可是,这个神秘的东西并没有撞得粉碎,而是继续做超低空飞行,既不改变方向也不改变速度,然后就消失不见了。看见它的人们这时正待在村子里,也就是说在距离出事地点3千米的地方。目击者们肯定地说,这个飞行物像一架大飞机那样大。这样大的物体在飞行当中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但是它撞击地面的声音却听得十分清楚。事后在对25名目击者的采访当中,他们对看林人报告的情况没有做出任何实质性的补充。目击者们的陈述与看林人的报告完全吻合,只是确认这个飞行物呈绿中带蓝的颜色。

还有几个目击者说,它在飞行当中稍带左右摇摆的动作。需要再一次强调的是,当地的老百姓淳厚朴实,怀疑他们集体弄虚作假、搞“神秘主义”是毫无道理的。以“唯物主义为基础”的官方科学是不可能接受(起码不可能公开接受)这种“神秘主义”的奇谈怪论?

这是不言而喻的。因此就开始提出种种“符合常规”的假说。是不是小行星?是不是球形闪电?是不是喀斯特现象?如此云云,不一而足。这些假说当中没有哪一个能够站得住脚。彼得格勒大学的专家们从大坑、原土、地形和其他因素的特征研究出发,彻底驳倒了所有这些假设和假说。纵使对目击者们的证言置之不理,纵使忘记“丢失”的新土,认为潜水员们做了错误的估计,也仍然无法用任何滑坡或是闪电来解释湖底留下的那奇异的痕迹。

至于有关小行星的假设,也被彼得格勒的天文学家们完全否定了。瓦·沙隆诺夫教授也亲自到事件发生现场去过,他在那里进行了一系列考察研究以后做出不容辩驳的结论:这个不明飞行物绝对不可能是小行星。正如沙隆诺夫教授所说,首先,如果是陨落的小行星的话,应当在陨落之后留下环形陨坑。而这个类似战壕一样的大坑无论如何不能算做陨坑。它形成的角度说明,这个不明飞行物与小行星毫无共同之处。其次,陨落的小行星在陨落以后会留下比自身大1倍~4倍的陨坑。


file.jpg



哪怕是1千克重的小行星的陨落对于天文学家们来说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件。所以,就算这个战壕一样的大坑是小行星造成的,那凭着现代天文观测技术发展水平,这样大的小行星不被发现是根本不可能的。最后,没有小行星通常应当留下的哪怕一星半点化学物理痕迹。还有一点,小行星具有很明显、很容易识别的听觉和视觉效应,而这次事件当中连这种效应也没有。沙隆诺夫教授的结论是斩钉截铁的——这不是小行星。还有人提出这样一种假设,说这是美国间谍飞机,它是专门进行超低空飞行的,目的在于避开雷达作用区。

这一假设只能令人啼笑皆非,因为所有的工程技术人员都知道,在当今的地球上,尚且没有这样一种能够以如此强大力量撞击冻土层而丝毫不受损伤、不丢失任何部件然后又继续飞行的机械。可这到底是什么呢?副教授费·季格尔认为,这是来自地球以外空间的一台钻探机械设备,它光顾地球的目的只不过是进行正常的工作而已——采取土样,完成任务后就飞走了。

不管这个不明飞行物是什么,看来这恐怕是唯一叫科学界权威们也不得不哑口无言地接受“地外论点”假说的事件,因为什么“地上论点”他们都提不出来。稍后又有几支科学考察队到过事件现场。最后一支科学考察队的工作是由技术科学候补院士埃·戈兰诺夫率领,于1979年进行的。他们做了磁力测定摄影及其他研究项目,但是没有获得什么新的进展。只有一个现象让考察队成员们意外地感到吃惊——在过去的几年当中,大坑里的植物长得异常茂盛,尽管大坑四周几乎没有什么植物。

离大坑100米远,很早以前人们不知为什么挖了一个长方形的坑,坑里也是没长任何植物,而在不明飞行物留下的大坑里密密麻麻的树木长得很高。考尔勃湖之谜时至今日仍然未揭开。那么,在地球其他地区是不是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件呢?回答是肯定的。1968年4月1日在瑞典的乌普莱蒙湖上,两位渔民发现一个形状怪异的巨大冰窟窿。有人在90厘米厚的冰层打开了一个三角形的大洞,凿下来的冰块撒满整个湖上。跟考尔勃湖事件一样,专家们和潜水员们都赶赴现场,在潜水当中发现湖底有一种非常奇怪的鳞片状物质,其来源无法确定。经过调查,在附近的许多湖上也发现冰面上有同样的三角形冰窟窿,其中有一个冰窟窿大小与乌普莱蒙湖上的一模一样。现在就请读者揣摩揣摩,留下这样的痕迹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东西究竟是什么?现代科学眼下还不能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只能说它是UFO——不明飞行物。



小知识:


水底飞碟瑞典研究员林德贝格(Peter Lindberg)的探险团,原本利用声呐探测仪,在海床上寻找百年前载有珍贵香槟的沉没船只。2011年6月时,却意外发现外形圆弧疑似飞碟的神祕物体。探险团队是在芬兰和瑞典间的波的尼亚海湾、约91米深海床上发现直径18米的圆形物,还发现旁边有长约300米的轨迹,疑似神祕物体坠落时滑行留下的痕迹。林德贝格说,从事海底探勘18年来,从没看过这样的东西。

“水底飞碟”消息成为瑞典热门话题,飞碟迷说它外形像电影《星际大战》(Star Wars)当中的“千年鹰号”太空船。有人大胆认为,这将成为外星人造访地球的有力证据。也有人认为它可能只是海底自然形成的地形,也许是圆形人造物体沉入海底时,撞击出来的痕迹,但无法证实。因为声呐照片模糊不清,但如果劳师动众下海挖掘而没有特别发现,可能血本无归。林德贝格坦言探索队没有兴趣、没有金钱也没有资源进一步探究真相,他觉得它如英国“巨石阵”一般,难以解释其原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