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1472|回复: 0

月球上诡异震惊的未解之谜:UFO与外星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14 13: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月球不明现象探测:天文学家的观测
1871年,英国天文学家比尔特将自己的观测结果写成报告,至今这个报告仍然保存在英国皇家天文协会里。在这份报告当中所列举的许多观测结果,直到今天依然是些尚未解开的谜。譬如,比尔特观测到在月球的柏拉图火山口有一个呈规则几何图形的活动物体,并发出无法译解的发光信号。

整整100年过去了,1968年NASA出版社将类似的月球异常现象观测报告汇集成一本手册,正式出版发行。这本手册囊括了迄今400年的观测记录。其中列举出的579件事例至今尚未找到合乎人类已知知识的解释。这里有:移动的发光物体,规则的几何图形,消失中的火山口,以每小时6千米速度延伸的彩色壕沟,时隐时现的某种“大墙”,不断变换颜色的拱形穹隆,还有1956年11月26日观测到的人称“马耳他十字”的巨型发光物体,如此等等,应有尽有。在观测到“马耳他十字”以后过了整两年,天文学家们又在围绕地球的轨道上发现了一个叫做“黑色王子”的神秘飞行物。

这件事发生在1958年11月26日。就这一事件,人们发表了各式各样的推测和看法,有人甚至提出这样的说法:这没有什么神秘的,是苏联人驾驶着“黑色王子”在进行宇宙航行。这当然是对苏联科学水平的一种恭维,但是“苏联人”自己并没有确认。不过,这或许是也未可知。譬如在莫斯科就有这样颇有来路的谣传,在1961年4月12日尤里·加加林首次进入宇宙之前,就已经进行过载人宇宙航行。可是由于那些宇宙航行都以失败告终,所以就没有公开发表消息。


月球上的移动发光体


1963年美国亚利桑纳州福拉各斯塔弗天文台的研究人员观测到月球上出现许多巨大的移动发光物体,每个物体长5千米、宽300米,这样的巨大发光物一共有31个。它们在移动过程中保持着严格的几何图形结构,在它们之间还有较小的物体在移动,其直径大约150米。关于这一发现的观测报告是参与观测的詹姆斯·格林纳克尔博士做的。值得注意的是,詹姆斯·格林纳克尔博士原本是一位对UFO的真实性持否定态度的学者。神秘的事件并未就此销声匿迹。还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著名的美国天文学家克·萨冈就提出研究报告,通过专门仪器的探测,发现在月球表面的下面有许多巨大的洞穴,那里具备适于生命生存的优良条件。


QQ图片20160314133942.png


根据克·萨冈的估计,这些洞穴中最大的有100立方千米。苏联普尔科沃天文台台长亚历山大·杰依奇当时也提出过与克·萨冈相同的假设。由此可见,月球上的谜团也是层出不穷的。千万不要以为既然人类的足迹已经印在月球的尘埃上,就等于我们对它已经了如指掌。人类在地球上已经奔走和徜徉了几千年,然而至今还不能说我们对地球了解得很透彻了。有成千上万的人在对接近地球和在地球上降落的不明飞行物进行着观察,可是如果说到在绕地空间或月球上的UFO,对它们实施观测的人恐怕就寥寥无几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依靠天文学家和宇航员们所提供的证据。当然,进行宇宙航行并不能保证一定会看到UFO,但毕竟使这种机会显著增加。



苏联宇宙员的发现:宇航员们都看到些什么呢?


对于苏联宇航员们来说,要回答这个问题既简单又复杂。说简单是因为宇航员当中从来没有一个人公开讲过自己看见过UFO。说复杂是由于无法弄清楚,究竟是真的没有见过UFO,还是见过而不能说,因为他们必须处处做到守口如瓶。不管怎么说,“苏联的意识形态”对这些无法解释的现象从来都是持否定态度的。从这一点出发我们可以断定,即使苏联宇航员们遭遇过UFO,他们也不会公开发表消息。既然许许多多美国宇航员在宇宙中都见到过UFO,那苏联宇航员们同样也会有类似的机会。再说有些苏联宇航员相信UFO确实存在,而在公开场合总是对此将信将疑。

譬如,当1976年9月UFO出现在德黑兰上空以后,《德黑兰日报》发表过这样一条消息:“作为‘联盟—阿波罗’联合行动的成员,苏联宇航员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发表意见,赞成对于不明飞行物采取‘期待和观测’的态度。苏联宇航员瓦列里·库巴索夫在地处梅赫拉巴特机场的皇家俱乐部说:‘我们掌握着大量能够证明UFO确实存在的事实,以这些事实为基础,再加上丰富的想象力,我们现在可以推断,确实有来自许多其他太阳系的宇宙飞船,但是它们无法进入地球的大气层。’

”请看,尽管没有举出什么具体事例,然而这个声明确实是相当具体的:“我们掌握着大量能够证明UFO确实存在的事实”。可是,从另一个方面讲,叫人弄不明白,这里的“我们”是指谁,“我们”是笼统指所有的人,还是指宇航员们?

美国人的发现

美国宇航员们的情况也并不容易搞清楚,尽管原因是另外一方面的。在那里与苏联正相反,动辄媒体倾巢出动,瞬息报道铺天盖地,结果让世人真假难辨、无所适从。所以包·舒林诺夫在他的《20世纪的奇谈怪论》一书中这样写道:“……大家经常这样问:‘美国的宇航员们真的看见过UFO吗?’回答这个问题恐怕并不那么简单,能够回答的只有那些与美国宇宙研究开发计划有直接关系的人,或是美国宇航员本人。”

让我们看一看阿波罗计划制订者之一:负责其通讯系统的莫里斯·沙特兰是怎么说的。莫里斯·沙特兰在他的著作《我们来自宇宙的祖先》(1975年巴黎版中写道,现在正在形成这样一种印象,对美国为实施宇宙开发计划而进行的所有宇宙航行,多种不明飞行物都在进行观测,按照逻辑推断,对苏联的宇航计划也应当如此吧。——作者注。书中还提到,驾驶“水星8”号火箭进行绕地轨道飞行的沃特·施拉是第一个使用“圣克劳斯”圣诞老人,这个代号作为观测到UFO的标志的宇航员。

1968年12月21日~27日,“阿波罗6”号宇航员詹姆斯·劳埃尔在围绕月球的轨道上说过:“有人告诉我们,‘圣克劳斯’确实存在。”虽说这是在12月25日,既圣诞节那一天,人们都在呼唤圣克劳斯这个圣诞老人,可许多人把詹姆斯·劳埃尔的话当成观测到某种异常现象的证明,因为他和费·博尔曼及比·安德尔斯刚刚从月球背面飞过。詹姆斯·劳埃尔这句话是语意双关的,他的用意是不言而喻的。

第一个拍摄下不明飞行物照片的是美国宇航员詹姆斯·麦克基威塔,那是1966年6月4日在“双子星座4”号飞船上的事。1966年12月4日,费·博尔曼和詹姆斯·劳埃尔在“双子星座7”号飞船上看见了两个UFO,并拍摄下来,在这些照片上的UFO呈蘑菇形状。费·博尔曼后来说,“飞碟”是不存在的,但是照片却保存下来了。1969年5月22日,“阿波罗9”号的宇航员托·斯塔福德和杰克·扬在返回地球时,拍摄下了处在环绕月球轨道上的UFO。在“阿波罗11”号首次到达月球的前夜,宇航员爱得温·奥尔德林对两个UFO拍摄下几张照片,这些照片发表在1975年6月号的《现代人》杂志上。美国宇航员戈尔顿·库珀的遭遇是十分引人注目的。
他在1963年“水星9”号和1965年“双子星座5”号宇宙航行当中都表现得都非常出色,但是却没有参加阿波罗计划的宇宙航行。莫里斯·沙特兰在他的《我们来自宇宙的祖先》一书中对此有专门的论述。戈尔顿·库珀不仅仅是一名宇航员,而且是一位这样的学者,他对地外文明的存在深信不疑,认为地外文明的使者很早以前就光顾过地球,现在还在不断造访我们星球
1978年11月27日在联合国特别对策委员会上宣读了戈尔顿·库珀的一封公开信。他“作为一名宇航员再一次表示,对地外飞船及其乘员经常出现在我们星球上坚信不疑”。戈尔顿·库珀说,1951年时他是美国空军的一名飞行员,他曾经一连两天在欧洲上空遇到过大小不一的UFO。



专家讲座中的月球UFO


阿扎扎院士在1978年所做的专题讲座中就曾经谈到美国宇航员这方面的一些情况,这里不妨摘引其中的有关内容。应当说明的是,这个讲座是极其富有个人感情色彩的,并不是照本宣科的报告,事后还可以随意修改,这可以说是很随便的谈话。不过,由于UFO始终是个众说纷纭而又深奥莫测的问题,完全可以理解这是报告人一时心血来潮的发挥,要知道这可是破天荒头一回允许他来讲这个话题。在阿扎扎院士的讲座中有些说法与前面讲的略有出入。

360截图20160314134236203.jpg


譬如,前面提到美国“水星8”号火箭的宇航员沃特·施拉首先使用“圣克劳斯”圣诞老人作为观测到UFO的代号;而阿扎扎院士说,使用这个代号是在宇航员詹姆斯·麦克基威塔的“双子星座4”号宇宙航行以后的事。不过说到底,这些都是无关宏旨的细节末端。对阿扎扎院士的看法我并不能完全赞同,对院士所举事例的出处也并非了解得一清二楚,尽管如此还是让我们看一看阿扎扎院士是怎么讲的吧:……美国的“阿波罗”计划多次实验进行得很顺利,我们没有得到什么具有轰动效应的情报。

但是不久前,不知是NASA取消了保密限制,还是退役的NASA官员们故意披露,反正去年和前年披露出一系列鲜为人知的材料。在这方面的两部专著业已公开出版发行。其中有一部是著名的航天设计师莫里斯·沙特兰写的,他还是美苏“阿波罗—联盟”计划通讯系统的设计人之一。

他给他的专著取了这样一个书名:《我们来自宇宙的祖先》。第二部专著的作者是贝尔若院士和瓦勒教授,他们俩为美国的航天事业立下过汗马功劳,他们的专著叫做:《论奥秘》。除此以外,在许许多多报刊上登载出关于美国宇航员观测UFO的专题报道。比如去年(1977年2月号的《宇航世界》几乎成了这一问题的专刊。筹划专刊的编辑不得不花费很大心思搞平衡。先是公布美国宇航员们对UFO进行观测的材料,然后用“地球上类似的现象”去解释这一切,最后以五个“阿波罗”号宇宙飞船指令长的谈话作为结论。

所有这五位指令长都异口同声说:是的,我们遭遇过地外文明的使者。NASA对此从未发表过任何驳斥意见。在那些材料里都写了些什么呢?我们知道,美国人总是对宇宙航行的准备工作进行不厌其烦的宣传,对首次登月的“阿波罗11”号尤其是这样。从宇航员裤子上的背带是什么颜色到早点以后吃些什么面包干,记者们一点一滴什么都报道。

可是,各种媒体都不提及这样一个重要的事实,在进入宇宙航行之前,每一个宇航员都要接受像怀表一样大小的一只锦囊,里面装着一块小银牌,在这块银牌上用电子计算机输入这样一些数据:用74种语言写成的致外星人的信、《人权宣言》的片段、艾森豪威尔任总统时通过的《航空航天法》、美国总统和NASA的呼号和波长。

但是,接受加急订货制造小银牌的公司将这一情况透露给记者,于是报界如获至宝,消息不胫而走,最终搞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这些话会使读者产生误解,因为读者明明在报纸上看到过关于这个锦囊的报道。事情是这样的:报告人讲的是在宇宙航行之前的宣传当中并未提及“锦囊”的事,只是在飞船即将升空的前夕报刊才有所披露。以阿扎扎院士之见,这一消息的透露是违背NASA意愿的。换句话说,NASA的官员们没有排除宇航员与地外文明的使者进行接触的可能性。——作者注。


用这种方法试图与地外文明接触的愿望并没有成功,于是1976年2月美国参议院决定成立一个由12名成员组成的委员会,在约翰·博林德海姆博士领导下,用3年~4年的时间制订出与其他星球文明进行接触的方法体系。第一个在宇宙中遇到UFO的美国宇航员是沃特·施拉,那是在他进行围绕地球轨道飞行时发生的。

第一个在宇宙中拍摄下UFO照片的宇航员是“双子星座4”号的詹姆斯·麦克基威塔,那是发生在夏威夷群岛上空的事。在詹姆斯·麦克基威塔之后,宇航员们与休斯敦宇航中心对话代号表中就增加了一个专有名词“圣尼古拉”即UFO。第一艘将人送到月球上去的宇宙飞船是“阿波罗11”号。三名首次登月的宇航员分别是阿姆斯特朗、奥尔德林和柯林斯。关于这个奥尔德林,前不久我们的《文学报》还有过一番议论,说什么所有美国宇航员后来不是去做生意就是在搞研究,可是奥尔德林却完全堕落了,成天晚上坐在窗前看着黑洞洞的夜空喝着闷酒,谁也无法和他进行沟通。可以这样推测:报告人在这里暗示,奥尔德林在月球上看到的东西使他的精神受到了刺激。——作者注。

当“阿波罗11”号在围绕月球的轨道上确定位置以后,飞船舱内只留下柯林斯一个人,而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乘坐“奥里昂”号登月艇朝月球表面降落。当时有两种波长、两个频道的通讯联系。一个主频道负担电视转播,另一个后备频道只供向NASA发送信号使用。后来这些信号同时被澳大利亚和瑞士的无线电爱好者接收到。可是“奥里昂”号登月艇刚刚降落在月球表面时阿姆斯特朗就对着麦克风大声喊叫起来。他当时无比激动,不能自己,他唯一来得及做的一件事就是打开后备频道,这使主频道的电视转播出现故障。而通过后备频道听到的则是阿姆斯特朗的喊叫声:“真是活见鬼,我想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就在我面前,在火山口的另一面停泊着别的宇宙飞船,体型巨大无比,还在监视着我们。”过了一会儿他用嘶哑的声音喊道:“请给柯林斯下令,让他做好准备。”然后主频道交给奥尔德林播送,看来他是一个比较沉稳的人,性情比较冷静。就是这个奥尔德林,将这一切奇遇拍摄成16毫米的影片,并把这个无价之宝带回了地球。奥尔德林起初使用主频道报告,渐渐地转向后备频道。

通过后备频道他讲了这样一句话:“我看见一个个各自独立的装置,内部都有照明设施。”然后,过了一段时间他又说:“我看见了‘圣尼古拉’,他很少发光。”“圣尼古拉”很少发光——这是UFO没有攻击性行为的暗语。由于这个原因,休斯敦宇航中心让两个宇航员在罐头盒一样的“奥里昂”号登月艇里待了整整5个小时以后,才下令他们走出登月艇,到月球表面上去开始工作。在“阿波罗12”号航行期间宇航员们发现,将他们送入轨道的“土星”号火箭的最后一级紧紧跟随他们朝着月球运动,宇航员们当时就是这样想的。

后来休斯敦对航行方向进行了校正,飞船转向月球,“最后一级火箭”也跟着转了向。于是在“阿波罗”飞船的航行日志上出现了这样的记录:看来有“圣尼古拉”在跟踪我们,可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它是我们的朋友还是我们的敌人。据航行日志记录说,UFO在距离飞船很近的地方掠过,飞船感觉到了它的热和光,接着飞船继续向前飞行了。“阿波罗13”号在完成宇宙航行任务时,美国人计划搞一个“微型核爆炸”,目的是制造一次人为的“月震”,以收集月球内部结构的数据。

在试验已经准备就绪的情况下,飞船与休斯敦之间开始频繁的无线电联系,就在这时候在飞船上发生了爆炸。爆炸是氧气瓶引起的,没有给任何人造成伤害,但是试验却因此而取消了。UFO就在附近,许多书在谈到这件事时都说,看起来如果我们用核装置毁坏月球,对外星人是很不利的。根据在月球背面进行过超低空飞行的美国宇航员绥尔南讲,“外星人正坐在那里,就像蜜蜂坐在蜂房上一样”。似乎外星人不需要这种爆炸,因为从各个方面来看月球已经变成他们的中转基地。


360截图20160314134848015.jpg


最后一艘飞往月球的飞船是“阿波罗16”号。按照试验计划的要求,在月球工作结束以后“奥里昂”登月艇应运载两名宇航员去与飞船主体对接,而最后一名离开登月艇进入飞船的宇航员应当按动分离器按钮和加速按钮。“奥里昂”登月艇届时即将完成其使命,落在月球表面摔个粉碎。试验的步骤就是这样安排的。在地球上这一动作重复演习过几十次、甚至几百次,然而宇航员杰克·扬最后居然忘记按动加速按钮。于是“奥里昂”登月艇并没有落到月球上,而是留在月球轨道上,也就是变成了月球的卫星。正像那些专著的作者们说的那样,对于那些需要它的人们来说,它变成一笔“显而易见的财富”。

我再重复一次,对于上面所叙述的这些情况,NASA从来没有予以驳斥。以上这一片段是从阿扎扎院士讲座的录音带记录下来的。对阿扎扎院士所讲的我还想补充两个事实:进行环绕月球超低空飞行的美国宇航员们发现月球表面上有两道清晰的平行痕迹,它们是怎么形成的却无法了解。另外一个事实是,“阿波罗10”号和“阿波罗11”号飞过月球的亚里斯塔克环形山上空时,在每一个山谷间都观测到反复出现的不明发光现象,而这些发光现象从地球上也能够观测到。



知识链接

空心月球?

苏联科学家亚历山大·柴巴可夫和米凯·瓦辛认为月球是“空心”的,他们认为月球是经过某种智慧生物改造的星体。NASA一份解密档案显示,月球在某种程度上可能真是“空心”的:1970年4月,“阿波罗13”号飞船服务舱里的液氧贮箱突然过热导致爆炸,接着一截15吨重的火箭金属部分坠向了月球表面,设置在月球上的地震仪记录到了长达3小时的震荡余波。如果月球是实心的,这种声音只能持续一分钟左右。


“月球是外星人的基地,这是毋庸置疑的事。”

——阿姆斯特朗(第一个登上月球的地球人)“我在月球上接触过外星人。”——埃德加·米切尔(登上过月球的“阿波罗14”号宇航员)
“月球是外星人的宇宙飞船,它被有意的置放在地球上空。”——柴巴可夫(前苏联权威天文学家)

“月亮在天空中出现是很晚以后的事情了,在人类的早期天空中没有月亮。”——阿纳克·萨格拉斯(古希腊著名数学家、天文学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