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519|回复: 0

[宗教哲学] 第一章 进化还创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7 12:3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讲 进化还在创造

创世纪第一章第1

    晚安。上个礼拜我们没有聚会,你们到哪里啊?在家里。我们从这个礼拜开始我们一个新的系列开始了,就是圣经中困难的章节。圣经是三千多年前开始写的,直到今天是全世界消路最广最多的一本书。圣经被翻译成超过1400种的语言跟不同的民间的话语,已经通行在全世界成为最畅销最被尊重的一本书。但是圣经里面有一些的话是很难明白的。

是因为词句的困难呢?是因为文法的不同呢?是因为风俗习惯跟我们相差太远呢?或者因为所记述的事情不是事实呢?很多人认为有很多圣经里面难懂的话跟科学的记载是有一段的距离的。所以有一些人以为自己有了学问就很难接受圣经,所以把圣经的一些的地方当作是很难解的、不合理的、或者不合科学的、或者过时的、或者违背我们人性里面理智需要的话语。所以我们就要把这些重要的经文,被认为有困难的经文,我们拿来解释。

我不知道我们这个系列要多少的时间,我们试试看最少要半年以上的时间来好好讨论这些问题。所以如果你们有一些的青年人,你们的朋友,他们在信仰上面有困难,是因为这一类圣经的章节的,你们可以把他们带到主的面前来。

我们这个查经会今天是第七年了,有谁是这一年才知道才来参加的请举手我看看。今年才知道才参加的请举手。谢谢你。有哪一个人是今天这一个系列开始才来的请举手,有一些的人。有哪一个人是两个礼拜前我讲达芬奇密码的讲座才第一次来的请举手。这三群人差不多是同一群人。所以其他的都是老朋友。现在我们有一点点的新朋友。

今天我开始也在印尼教会讲这个题目,不但整个楼满了,在第二楼用电视就坐了六、七十个人。所以我盼望能够在整个时代重新建立一些青年人纯正的信仰。

我们低头祷告:“主啊,感谢你,用你的爱吸引我们到你的面前。我们愿意把被造的理性放在启示真理的圣灵面前,让主你自己所启示的真理可以引导你所创造的理性,使我们因此得着信仰,因此回到你的面前。愿主你自己用你至圣的真道建造我们的灵性,用主你至圣的活泼的圣言来建立我们的信仰,好叫我们在你的面前不是盲从,不是随意的信仰,乃是真有负责任的心在你面前以敬畏的态度,顺从真理,建立起纯正的信仰。请你赐福给你的仆人给他有当讲的话语,你的恩爱膏抹他,充满他,你的灵与他同在,给讲的翻译的同感一灵,把你的真理传讲清楚。是奉主耶酥基督得胜的名求得。阿门!”

创世纪第一章第1节:“起初上帝创造天地。”这一句话在中文的翻译里面一共只有八个字,而这八个字就包含了四个大的范围。第一就是关于时间的开始;第二就是关于一切存在的原本;第三就是这个宇宙存在的方法;第四就是在这一位原始的创造者,他原本的一切的存在的根源,产生出来的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所以起初上帝创造天地。我们第一个题目就是是创造呢或者是进化呢?在整个人类历史中间,我们几乎没有看见一个文化是不相信创造的,虽然对创造是怎样的,而创造者是谁没有很清楚的记述或者解释,但是我们心灵的深处有一个最基本的要求,这个世界乃是被造而成的。在所有的宗教里面,隐约隐藏着这个世界不是自己本身就是这样的。在人良心深处的要求,有一个创造者产生的这个万有。所以这个不单是宗教的问题也是文化的问题。相反地,无论在宗教在文化的历史中间,你几乎都没有发现有什么叫做进化的观念在远古的时间中间产生出来的。虽然有一些有关于好像是进化的思想记述过,但是这些几乎没有牵涉到对神的信仰好像变成绝对敌对的相反相对的两种理论。
但是到了十九世纪的时候,产生一个新的理论叫做进化论,而进化论成为一个理论的系统是在十九世纪才集大成的,但是进化论的基本观念是从变化的哲学观产生出来的。这种变化的哲学观是两千四五百年以前在希腊已经有的。等一下我们会进一步来思考这个问题。

那么圣经开宗明义第一句话,起初上帝创造天地。这是所有的宗教的经书里面没有一本可以与这句话相比的。因为作为一个经典一开始就把这个世界怎么来的交代清楚,这一句话是最简短也是最直接的。起初上帝创造天地。这不是一个探讨的词句,这不是一个想像的结果,这个不是一个讨论的题目,也不是一个探索的过程,所以这句话就是一个宣布,一个非常有把握的宣布,绝对没有妥协,也绝对没有犹豫不决的成份在里面。是绝对、完全、肯定的一个宣布。起初上帝创造天地。这个精神跟这种技术的宣布的办法是圣经特有的权威所展现出来的。

这里所讲的起初到底什么意思呢?是有一个开头的意思。而这个开头是谁的开头呢?是不是被造之物的开头呢?或者创造者本身的开头呢?或者无论被造之物、无论创造者本身、更高一层的需要一个开头呢?而中文翻译的时候用起初这个字。这个起初这个字竟然跟约翰福音第一章第1节讲的是不一样的一个词。所以我相信翻译中文圣经旧约、新约的学者,他们都知道这里面一定有本质的差异。

所以在旧约里面说,起初上帝创造天地。约翰福音第一章第1节说,太初有道。所以我们要看到底这里的起初跟约翰福音第一章第1节的太初是不是同样一件事情。这个太初好像比起初更太一点点,中文讲太的时候,这是指最最最最最,最高,最先,最基本,最上面,最大的才有太。所以你不要得罪太太,因为她是太的太。我们讲太上皇帝,太极,就是指最初、最大、最高的那个叫做太。
那么当你提到太初的时候,表示一切的原先的原先的原先的最原先的原先。这样我就认为新约翻的太初跟旧约创世纪的起初是不一样的。而创世纪第一章的起初应当是指被造界的开始,而约翰福音第一章的太初是指超过一切被造界开始以先道本身的状态。这样这是指时间的源头跟超时间成为一切时间源头的源头不同的地方。

起初上帝创造天地。这就告诉我们这个天地有一个开头的地方,天地有一个根本的开始,而这个开始因为上帝的创造所以才有开始的。而这个开始就成为一切存在最先本来就有的那个时间,被造以后才存在的那个容具。所以上帝先让时间成为一切存在的容具,然后再把被造之物在这个存在的容具里面成为一个存在中间的存在。换一句话说,因为神创造所以才有存在。

神一创造存在就有一个开始了,存在在这个时间里面也就是上帝把存在放在被造的时间中间,上帝又把存在放在存在的方位四周的空间里面。所以这样时间与空间就成为一切被造界存在的基本容具。而空间是比较用存在的物质延伸出去的四周上下,我们可以用有形的尺把它量出它的距离出来。空间是这样,时间不是这样。这样空间就是一个比较有形体有形式的一个存在,而时间就变成一个比较超越形式的一个存在。时间的算法跟空间的算法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空间跟时间的存在就成为所谓的宇宙成为一切其他存在物的一个容具。
上帝先造时间造了空间,然后上帝才创造了其他的东西放在时间跟空间的中间。所以摩西所要讲的天地到底是什么呢?就是我们所居住的我们所看到的我们所能量出来的这个有形之体,这个叫做天地。我们向下看我们的脚踏着地,我们向上看我们眼望着天。我们就在这个天与地的中间我们生活我们存有。所以时间跟空间就四周各方绕着我们。
这样天地的意思就是宇宙也就是大自然的意思,所谓大自然就是那些不信上帝的人所用的名字。就是本来就是如此的这个叫做自然。本来就是这样,所以根本不需要交待它从哪里来,它怎么形成,它是不是有开始的。

中国字里面然这个字,一个如这个字,都是有很深的意义在那里的。自然,就是本来自己就是这样叫做自然,自如,本来自己就是这样存在叫做自如。所以这个自如,自然,自由,都是表示自我的这个存有不需要任何开始才这么讲话。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结果道法自然。人是根据这个大地的规律而活着的,而地就遵循这个宇宙之间的天理而存在的,这个天地的道理是沿着一个道的规律而运行的,而道的原理是本来就是这样不需要开始,叫做道法自然。所以好像从道产生万有,老子相信有创造的可能性。但是道法自然又好像老子相信一切本来就是如此,无神的一个开始。所以这个是哲学跟宗教讨论到很深的一个地步,讨论的源头的地步,一种交待的方式。只有这本书开宗明义说起初上帝创造天地。

这个宇宙的存在,大自然的存在,中国人就用宇跟宙两个字来表达出来了。所以英文的Universe,就是统一性的一个verse,但是中文讲宇跟宙,原来中国人要表达的就是两个境界。宇是什么呢?就是上下左右前后这六个方向产生的三度空间叫做宇。所以每一个建筑物都包含了宇,每一个建筑都把空间包含在里面,所以architecture includes the space。但是时间就不是一样,上下左右前后,上下四方谓之宇。宙是什么呢?古今往来继续下去的未来整个的连续的中心叫做宙。所以中国人所讲的宇宙,或者西方人所讲的大自然,原先所指的就是空间加上时间的总和。所以这件事在最深刻的讨论自然跟物理之间的人,他们的思想常常要记述要解释的事情。所以中国人讲的宇宙比英国人所讲的Universe更深一层了。

但是这些容具性的词句就在圣经创世纪第一章第1节就讲出来了。起初是时间的记述,宇宙,上帝创造天地,是空间的记述。但是这个时间跟空间的存在加上了上帝创造这是其他的宗教没有讲的事情。就是他们隐藏着有这种的观念,但是他们没有这样简洁这样有力的宣布形式的记述。

起初上帝创造天地。我自己把整个圣经归纳起来,我相信其他的创造就被造在这两个容具的里面,而这两个容具本身是上帝所创造的。因为除了神本身是非受造者之外,其他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受造的。所以连时间也是被造的,连空间也是被造的,然后上帝造了时间同空间成为万有的容具之后,才创造其他物质形体的存在被放在时间同空间的中间。这样在时空里面的被造物都是在时空的约束跟范围里面的,只有创造万有放在时空中间的上帝本身不是受造者也不是在时空的范围所限制里面的,所以他是独一超越者。这样这一位神就不在空间所限制之下,这一位上帝就不在时间所约束之下。所以当一个人对这个观念清楚以后,他问的问题就开始清楚起来了。

如果一个人说上帝什么时候才有的,这个问题的本身就错了。当一个人问上帝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又错了。一个人再问是谁创造上帝,这个问题更错更错了。因为不是上帝什么时候开始有的,是什么时候因上帝才开始有的。不是上帝从什么地方来的,是什么地方从上帝而来的。不是谁创造上帝,因为凡是创造者才是上帝。如果你先假设上帝是被一位创造者创造出来的,那么那个创造者叫做上帝,被造的上帝不是上帝是下帝。所以当人问这些问题的时候,表明他对造、对宇宙、对时间、对空间、对被造、对超越、所有的问题乱成一团,才会问那样的问题。所以基督徒应当很清楚我们到底是问什么。我们到底可以不可以这样问题。我们从自由方面来看,可以用这样的自由来问,但是从原理方面来看,我们许多的问题根本本身是违背了这个问题的原则的。所以今天先澄清大家的观念。

上帝是创造者,天地是受造者,上帝从起初创造天地,被造界就是神以下之物,神就不在受造的范围中间,成为被造界容具里面之物。这样时间与空间乃是上帝所造的,创造时间的上帝就不是时间,创造空间的上帝就不是空间,上帝因为创造时间所以他在时间之上,上帝因为创造空间所以他在空间之上,这样你在时间里面找上帝你是错了,你在空间里面为上帝定位你又错了。你把上帝的超越性放在被造的时空之内你又错了。这是这一节的圣经给我们提醒的事情。这将成为圣经的第一句话。

现在我们在被造界的中间,我们怎么去认识这一切无形、有形、有识、诸多变化的万有呢?所以我们就认为我们不能解释,这是有智慧的大能者创造出来的不可知不可解释的伟大的世界。然后有些人就转过来说不是,这是从自然界中间本来存有的简短的现象,慢慢复杂化自我演变的一个结果。所以有人就接受进化论,有人就接受创造论。

许多进化论的人都认为自己是从科学从自然的现象中间找出这个规律出来的。而这些人就认为你们是因为你们相信一个宗教,就死死守住你们宗教的信仰就产生一个顽固不化,不合科学的创造的理论,作为你们坚持的立场。慢慢这个观念就演化变成一个很可怕的结局,就是凡有科学的人就走进化论的路线,凡是反科学的人都走创造论的路线。在演化到更极端的时候,凡是接受进化论的人都是有合理的科学思想的人,反不接受进化论坚守创造论都是反动者是违背科学的落后人士。慢慢再演化变成下意识里面一个定论,进化论就是科学,创造论就是迷信。

但是问题并不是这么简单,因为进化论最重要的人自己是信上帝的;而有一些自以为信上帝的人他们可以接纳一些进化的学说。基督徒在两难之间,我们如果是一个要追求真理的人,我们就盼望可以真正知道到底创造跟进化之间是不是可以协调,是不是可以和解,到底是不是不容彼此存在的可能?换一句话说从动机来说,人要明白真相,人要寻求真理,这个世界是创造来的吗?这个世界是变化来的吗?变化是从不进步越来越进越来越进结果进到最高峰,叫做进化而来的吗?事实是不是证明进化论就是科学呢?是不是科学可以证明创造论是反科学呢?

1940年的时候,英国有一个哲学家叫做布莱德罗素,写了一本书叫做《我为什么不是一个基督徒》。这本书的中央的部分有一段话这么讲,如果你问基督徒,这个世界哪里来的。他们一定回答你,世界是上帝造的。这句话对不对啊?对哦。如果你现在问基督徒,世界哪里来的?他一定回答你,世界是上帝造的。那么罗素说你不要停在这里,你再问下去,为什么要上帝造呢?因为如果上帝不创造怎么会存在这样的世界呢?一切的一切之所以存在一定有创造才产生它的存在。你不要满意这个答案。你再问下去的时候,一切的一切要创造才存在的话,那么你相信上帝存在吗?基督徒说我当然相信上帝存在。你再问他说,一切的存在需要一个创造者,谁创造上帝的?基督徒先相信一切的存在需要一个创造者吗,那么所以基督徒说一切的存在是上帝创造所以存在的。但是你用同样的原理再追问下去的时候,他们就没有办法回答你了。所以罗素做了一个结论,他说基督教是一个不攻自破的宗教。你不必攻它,它自己会攻自己的。它说世界是上帝造的,因为没有人造怎么会存在呢?所以存在需要一个创造者对不对?是的。那么你说上帝是存在的吗?基督徒说是。如果存在需要一个创造者,那么你存在的上帝是谁造的?他们就没有办法回答你了。

20多岁的时候看到这本书,我看到这句话就哈哈哈自己笑起来了。因为我很少看到这么笨的哲学家,这么很有智慧聪明的傻瓜叫做罗素。原来他一讲的时候就把他的愚昧他的无知介绍出来了。所以法国人有一句成语我很尊重,它说你不要开口,你就以为你不介绍别人。你一开口,你不是介绍别人,你正在介绍你自己。所以你不是在评论别人,你正在介绍你是哪一种人。除非你不开口,你一开口你就自我介绍了。

所以我一看罗素写这本书的时候,原来他不能做基督教的信徒,因为他不能相信一个创造万有的上帝是没有人创造的。请你先听我下面这句话,罗素是伟大的数学家,所以他写数学可以头头是道。罗素是一些理论的哲学家,他提倡他的理论我们也可以佩服他的创造力。但是罗素不是神学家,他一提到神,一提到神学就把自己的浮浅、自己的愚昧彰显出来了。为什么呢?因为他一讲上帝的时候,他就把上帝当作受造者来论他。所以罗素的上帝是一个受造的上帝,而真正对上帝的信仰同神自己的启示,神之所以是神因为他不是受造者。你先假设上帝是被造的,你才问是谁创造的上帝。所以当一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告诉人家你的上帝不是创造者是被造者。如果上帝需要一个创造者把他造出来,那么就有被造的上帝跟创造上帝的上上帝。而那一个创造上帝的上上帝需要另外一个创造者的话,那么他是上帝,而他的上面需要一个创造上上帝的上上上帝。这样就产生了一个从来没有办法追究到第一因的一个无限的途径。

而且这个事情在2400年以前希腊的哲学家阿里斯多德早已经解决了。阿里斯多德说,如果我推动一个东西,我是推动者,被推动的是被推动者。那么我们后面有没有一个人推动我我才能推动别人呢?如果有一个推动我我才能推动我前面的,那么那个是真正的推动者,我就不是原推动者。如果我不是一个原的推动者,我就不是第一个因。那么如果那个背后还有另外一个背后再推动他的话,那么他就不是原推动者,因为背后还有一个原原推动者,那才是第一因。所以这样一直推推推推,推到最后一个背后没有推动者的原推动者,他就是那第一因。在第一因的后面你不需要再推动者,不需要再想像有另外一个因,因为他是第一个因。第一因是可以存在的,因为第一因是可以成为推动其他一切被推动者的真正的原因。所以这个推动万因之因本身是不需要被动的。这个就用两个名称表达出来了,一个名称就是Un moving mover。第二个名称就是First course。因为它是第一因,它是不动的推动者。所以你不需要在它的背后再寻找它背后还有没有另外一个因。

那么你说这样听起来好像很合理,但是罗素是不能接受的。因为如果上帝不需要被造,上帝本身是创造者,那我们就再进一步思想一个问题了。如果这世界是被造而有的,因为世界需要一个创造者而存在,那么我就想为什么创造世界的上帝不需要另外一个创造者而存在呢?你说因为是第一因吗,所以不需要背后有另外一个第一因。那如果这样我就把第一因变成大自然可以不可以?你基督徒相信你的上帝不需要被造,我非基督徒可以相信自然界也不需要被造。这样我就与你同等了。你叫我不可追问第一因背后的因,那我就转过来把世界当作本身就是第一因不可以吗?这样的挑战,就给我们产生很难回答的题目了。

世界是一个大自然,宇宙自己本来就是这样的。你不要逼我相信有上帝创造,因为自然的本身本来就是这样才叫做自然吗。你说不可以,那么你如果说不可以的话,你就逼我相信一定要有一个创造的上帝。为什么你基督徒自己相信上帝不需要被造者,你要逼我相信这个自然需要一个创造者呢?你对我说上帝本来自己就是这样的,那我就说我相信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不是一样的吗?你们今天听明白了吗?这就是基督徒信仰困难的地方。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的上帝是自有永有的?如果你讲到最后可以说服我,我就说用同义的理论我就接受这个世界是自有永有的。

12岁的时候,就受到这个困难了。所以我宣布我是基督徒全班的同学就来攻我了。我想从那个时候我就注定一生作为护道学家了。我就反问他们了,你不相信有自有永有的事情吗?他说相信不相信你先证明出来,有这样的可能。我说很简单的,224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不是你妈妈生出来那一年224,你妈妈没有生出来228。所以他们不能回答。所以224没有开始,不但没有开始,不需要开始;不但不需要开始,而且224本身就是一个恒长真理,是一个不需要开始的真理,没有结束的真理。天下没有一天来到,那个时候229,没有这个事。有克里夫(音译)就这样,在亚基米德以前就是这样,在瓦内里(音译)以前就是这样,所以所有的数学家没有生出来,数学的本身的原理就存在在自我永恒性里面。无论你信上帝不信上帝,都要承认恒有的道理本身是自存的。这样恒存自存永存用永不改变的存是一讲可以接受的事实。所以这一个可能的存在的这个本身就是一个真理。

所以这样我们同样相信无论你是基督徒,无论你是非基督徒,我们都相信真理是永存的,真理是自存的,真理是自我成全的,真理本来就是这样,真理不需要创造者,真理不需要一个开始,真理本身是第一因,真理本身是恒常数,真理是一个不需要有一个结束的自我成因果的恒常的事理。

你说这样我接受了。我知道真理是永恒的,是超时间的,超空间的,所以我说这个真理就是自然。这个真理是自然,自然是真理,STOP你不必叫我信上帝。这样我们好像在信仰基督教上帝与不信上帝的人中间可以找到共同点了。那么你要把自然叫做上帝你有你的自由啊,我把自然当作永恒的自存也是我的自由啊。你就不需要向我传福音,你就不需要向我介绍你的基督教,我也不需要放弃我对自然的信仰。

所以这里有没有共同点呢?有共同点。我们相信永存者是自存的,我们相信永存而自存的本身是真理,我们相信真理的本身不需要开头,所以所谓创造者没有需要让他存在,因为其他基督徒所谓被造的存在本身可能就是自存的创造者。

那么这个不同的地方在哪里?不同的地方就在基督徒信的这个上帝是生命的真理,而非基督徒相信的是生命所相信的真理。所以你作人你寻求真理的时候,你相信大自然就是这个你的生命所寻求的真理,这个真理是生命之外的一个理。而基督徒所相信这个理是隐藏着生命又是创造生命又是产生所有的生命的本身的最原有的,最原创的,自我本身就是生命的真理。所以这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样非基督徒所相信的真理是人之外的客体性的真理,我不讲客观性我讲客体性。而基督徒所相信的真理是主体性,是原本的,是万有的开头,是生命的开端,是创造者本身的真理。所以这个不同就变成很大的不同了。

所以这样我把这些东西把它归纳起来,我用一个名词,你们在哲学的书里面没有看到。The God in Christian faith is the subjectivity of the truth in person。有位格之真理本身是本体的生命,这个是基督徒所信的上帝。所以这个真理是有生命的,生命的源头,是位格的,是一切的创造者,自存永存的,有生命、有位格的生命的本体。而非基督徒相信的大自然是自存的,是一个非位格的,是你生命中间所信的一个至理而已。这是完全不同的地方。

所以你从这个角度再去看老子所讲的道,希腊的赫拉克里特所讲的LOGOS,还有斯多亚派所讲的LOGOSLOGIGOS,你就发现他们所讲的是一个人所相信,人寻找,人相信,人假设出来的一个真理的客体。结果这些寻找那种真理的人,跟他所寻找的真理中间只有知识论的关系没有生命之间的关联。但是基督徒信仰的真理是主体性的有位格的生命的本源,所以我们与他有生命之间的交通,他成为我们的神,我们信仰的对象。

这件事情到了十九世纪的时候,丹麦的哲学家祁克果就讲一句非常重要的话,他讲所谓的上帝不是在哲学中间探讨的题目,上帝是我们生命敬拜的对象。所以我相信自有永有者是我的因,是我的创造者,是我生命的源头,是我明白真理的本体,启示我的理性,光照我的思想的原本,有位格的生命。这样这个生命跟真理之间的关系是分不开的。所以生命由生命而来。生命由生命而来的这件事到了十九世纪就变成一个被医学界证明的科学事实了。这样进化论就没有办法完美的解释这个事情。

我这个题目不是今天可以讲完的,我可能需要讲3次,可能需要讲5次,才能讲清楚。你们要很忍耐的思想这些重要的课题。

为什么说十九世纪证明生命是从生命而来的呢?因为那个时候法国的路易斯巴斯妥(音译)在试验中间证明了一件跟历史的观念完全不同的科学事实。这个路易斯巴斯妥用一个化学实验室里面的玻璃试管里面,他试试看把所有的生命用燃烧到一个高度,全部消灭之后,封闭它,真空与外隔绝,然后看看它经过几天以后这一个没有生命的水里面会不会再产生生命出来。所以没有生命的水,与外界完全隔绝,过了一天,还是没有生命;过来两天,还是没有生命;到最后,还是没有生命。所以他就产生一个结论,生命一定从生命而来。没有一个生命是能够从无生命中间产生出来。这个定律变成医学界里面一个很重要的定律。

当你里面有白血球被细菌杀害以至于产生维系争战的生命的战场,使你变成瘫痪、变成有病、或者变成死亡的时候,你要找出那个破坏生命的生命是什么。这个就是细菌学的开始发展。那么当一个人死的时候,他里面的细菌就胜过了他所有生命的反抗力,这些细菌就在他生命中间滋生出来,变成很可怕的各种现象产生出来了。一个人死了以后,过一段的时间就有小的飞虫从他腐蚀的身体出来了。过来几天以后,就有一条一条很大的虫从他鼻孔转来转去了。你不要笑,以后你就是这样。那么过去没有科学的时候就疑惑,这些菌哪里来的?这些虫从哪里生的呢?是那一个虫妈妈把虫蛋放在他里面现在变成这样的呢?巴斯妥就告诉你生命是从生命而来的。

就在差不多这一段时间里面,有一个英国人叫做Wallace,这个人曾经到过印尼那边去旅行过。正像达尔文也曾经坐东印度公司的船,也到过那边去找过。他对生命有非常非常浓厚的兴趣。所以他发表了一篇文章在达尔文写进化论以前10年发表出来,使达尔文吓死了。原来这么年轻的人已经想到了我所要发表还没有发表出来文章里面,所有生命进化过程中间的一个定律。这个定律是什么呢?就是天然淘汰的自然律。

什么叫做天然淘汰,天然选择呢?就是物竞天择,强者生存,弱者自动消灭。所以这样Wallace思想刺激了达尔文,快快把他的理论把它面世,把它印出来。甚至自己去找这个青年人,然后他们就一同发表了一篇重要的生物学文章,叫做什么呢?《生物学原理》。到了1859年的时候,达尔文自己就印了一本很大的著作,叫做《生物起源》,到世界上来。1859年就是进化的理论正是成为一个伟大的所谓科学的系统,生物学的理论。经过他两个最好的朋友,一个叫做斯宾塞,另外一个叫做托马斯亨利赫胥黎,进化的思想就推广到全世界讲英文的国家里去了。不到30年的时间,进化的理论已经传到了德国、传到了法国。德国的黑格尔(音译)再把它发展出来,德文的世界也大大容纳接受了进化的思想。

但是我今天要跟大家思想的是Wallace所讲的一段很重要的话。Wallace结论的时候提到三件事情,他说在存在与不存在之间,比如说这个桌子是存在的,但是这个桌子不是生存因为它没有生命,它不过是存在而已。在存在与不存在之间,在存在与生命之间,在生命与人之间,有三个不可连接的空间。没有人可以把它们连接起来。这三个鸿沟,就注定了不存在就是不存在,存在就是存在。不存在不能变成存在,那么存在不能变成生命,生命不能变成人,所以这句话好像就把进化论把它解死了。

那么这句话到底被证明出来吗?后来路易巴斯妥的理论就被接受证明Wallace这个理论是对的。没有生命的就是永远没有生命,有生命的永远只能有生命不能变成人,而人生出来一定是人,人不会生出一只狗出来。所以这些鸿沟,是一个很严肃的见证,证明在自然界中间有一些规律是不能越过去的。我想这也就是Wallace的理论后来不能变成一个很大的派系,不能成为气候的原因。为什么呢?它就限制在那里了,但是进化论是从这些限制产生桥梁的一个假设。所以达尔文相信是有变化的可能。没有的变成有,有的存在可能变成生命,低级的生命可能变成中级的生命,中等的生命可能变成高级的生命,高级的生命可以变成更复杂的生命,更复杂的生命可以变成人的生命。达尔文的这个假设就变成进化理论的基础了。

而到十九世纪结束的时候,正是许多的新科学抵挡旧宗教信仰的一个时代。所以那个时候人就一转,把宗教信仰丢弃了接受这些新的科学理论。是不是因为这些的科学理论是有足够的科学证据来证明它们是合理的是可信的科学呢?不是。所以有一个叫做Batason,他说进化论之所以被接受,不因为它是已经被证实的客观科学,而因为它是一个比较适合时髦心理所需要的理论的一个新时尚的思想。

所以我相信你们中间接受进化论的人,你接受进化论因为比较适合对你这个自己以为自己是有科学头脑,其实可能不过科学皮毛的人比较适当就是了。所以这其间需要更多的研讨。所以我们今天讲完了以后,我们下个礼拜,再下个礼拜,再下个礼拜我们很可能继续探讨这一个专题直到更深入更广泛的明白。

那么进化论的假设是变的可能,而创造论的信仰是神的创造的行动跟计划。变的可能是从哪里得着结论的呢?是从现象界研讨、观察产生出来的结论。这样就像中国古代的易经讲的一样,八八六十四卦,产生天地之间一切的变成,这些变成就是诸多不同想像产生的原因。那么易经是接受宇宙的原理,等于说在2000多年以前,在孔子的时代就已经有了进化是可能的思想了。虽然没有变成一个系统,没有变成一个科学理论,只有变成民间信仰的一部分。

而在已经存在之后的一些年代,希腊也产生了变的哲学。抗衡静的哲学,所以这样希腊就两大哲学的派系。第一个派系相信宇宙一切的一切都是本来是这样,没有变化的。另外一个系统相信这一切不变的现象是假的,而真正的变成才是真的。所以这个希腊哲学的两个派系,一个叫做philosophy of being,另外一个叫做philosophy of becomingBecoming是一直变化一直变化一直变化,Becoming something which unkown to us in the come future。所以未来的历史变成怎么样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呢?因为变化吗。

你看一个女孩子生出来很漂亮,后来大了难看死了。后来你说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女人十八变。不但面孔变心也变,所以给你失恋苦的要死,因为她在变。不但女人变男人也变。原来一切都在变。这叫做philosophy of becoming。好在太阳没有明天从西方出来,所以不变的人感到所有的变都是假的,不变才是恒理。而变的人说所有的不变都假的,变才是恒理。所以这两派不同的哲学,都旗鼓相当,都有很大的思想家来支持它们。

那么这个赞成不变的有巴门尼德,有芝诺,这些伟大的哲学家。相信一切都在改变的有赫拉克里特,到最后有德谟克里特,这些伟大的哲学家。所以结果就用量变产生质变之因,这个就是共产党的理论。量变结果变成质变,所以变化哲学就变成所谓比较前进,比较左派,比较新时代的一种思想方式。基督教的上帝是永远不变的,所以基督教是反对派。历史的巨轮一直向前变的,这个叫做现代派。所以一直变变变,变到共产党被丢掉也叫做变吗。所以这个再讲下去变成哲学讨论了,永远不停止了。

好,这个变的哲学到了鲁格莱修(音译)的时候,在变到亚里斯多德的时候,就进到了生物变化的观念。原来在原来的变化中间,不过是有一个定律,一切一切都在变,这是唯一不变的历史。The only thing unchanged is change itselfBecause everything is change this is only unchanged principle of history。所以这个叫做赫拉克里特学派。

赫拉克里特学派用两个比喻,一个比喻就是火的比喻。当你看见一把火的时候,你看见它就在那里,没有改变,就是一个火把,就是一个火花在那里,产生的火焰,发出火光,就是一个火,没有变。但是如果你把它拍下照片来,那个时候没有照相机,这是我替它加出来的,你注意看的时候,拍一万张照片的时候,那一个火花一万张的照片都不一样。你所谓的不变其实是正在变。

一切都在变,连今天你刚才走进来你等一下出去你都在变。你老了两个钟头。你面皮皱了一点点,你的思想都在改变。对不对啊?你来的时候,本来以为这个有什么好讨论的,进化论就是对的吗,不必再讲了,我听听这个牧师讲什么老调。但你听完了以后,原来不是这么简单的,原来这些基督徒不是乱讲的,原来里面有很多的真理可以吸收的,所以你也正在变化中。我告诉你,你心里面知道变化是一件事,有一些事你又盼望不要变化,所以你是很矛盾的。连你的矛盾本身也在变。

所以有一个人30年没有见到你,他说哇,你真是没有变哦。你怎么30年来都是一样的。你心里很高兴像吃了冰激凌一样的。所以你说谢谢谢谢。我告诉你,你要对他说,撒督退我后边去吧。因为你不要骗我。哪里有30年没有改变的这个事情。明明我自己看自己差不多都不认识自己是谁了,还要对我说我没有改变。所以一切都在改变。下一次,人家说你30年没有变啊,你要对他说,这非常好听,但不是真的。一切都在改变。

所以第二个理论是什么?我到对岸去的时候,因为河水很浅,所以我就拉起裤脚踏着水走过去了。所以我每天这样来回,同走这条路,同进这一段,同撩过河,同一个方向,同一条河,几十年都不变的。赫拉克里特说,不!你虽然同过一条河,但是每一次它的水都不是上一次的水。对不对啊?你踏过的水已经流到别的地方去了,别的地方的水已经流到大海去了,大海已经流到海洋里面去了。所以你再撩过的水是从山上流下来的。你不会过同样的河。看起来是同样的河,其实都是改变的。

这个变化的哲学,影响了这2300多年来的思想。赫拉克里特,安培多肯,一直到阿托米斯(音译),到珊纳仸纳斯(音译),一直到德谟克里特,德谟克里特的思想就是马克思博士论文的内容。一直到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就走这条变的哲学。

那么基督徒的圣经说我们的上帝是永远不变的,昔在、今在、永在的上帝。耶稣基督昨日、今日、直到永远是没有改变的,在他没有转动的影儿,他永远是一个不变的本位。所以当基督徒是反对派吗?基督徒不在时代前进的巨轮中间有份吗?怪不得基督教的信仰是反对进化论的。其实不是这么简单的。

那么进化论告诉我们有变的一方面,基督教告诉我们有不变的一方面,所以我们慢慢要找出来什么地方什么层次是不变的范围,什么层次什么程度是变的范围。这个变的思想从卢卡修斯一直到亚里斯多德的时候,就产生一个很大的思想架构出来了。亚里斯多德就在水里面很微细的简单的细胞里面,产生的变化变成更复杂更复杂的生命。当复杂到一个地步的时候,它就停止了它在海中运行的那个器官的活动。变化成生出一个用空气、肺部呼吸的另外一个系统,产生出来。这些海里的鱼从它的鳃演化就变成能够爬的脚,所以从简单变成复杂,海进到陆地,陆地就长出翅膀飞到空中,而这些演化到最复杂的时候,就变成人出来了。

所以我告诉你,如果你认为这个进化论是十九世纪的达尔文发明的,我告诉你你是错的。因为这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到高等的这种生物演化的观念在亚里斯多德的里面早就有了。这个观念埋藏了好久,到了十八世纪的时候,法国的拉马克(音译)就提出来了。拉马克提出来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没有办法解决的,后天吸德性,所以这个就是说你一生所学的东西,结晶的智慧,会不会传到你的下一代去。如果可以传到下一代,下一代挣扎生活几十年得到的经验再传到下一代,那这个就是进化论的基础了。如果这是不可能的话,那么进化论就很难立足了。

到了十九世纪的时候,达尔文就把这些都当作是可能的,再加上他的发挥性的假设,就侵犯到科学的范围里面。所以用假设的哲学方法加上这些加上的后天吸德性遗传的可能,侵犯到科学演进是一种历史事实的范围,就产生了进化论。

我今天要先讲的这个地方。刚刚接触到一个皮毛,还有很多的思想我们要继续发挥下去。如果是进化的,进化如果是科学的,如果科学是真理的,那为什么要做一个违背良心、违背真理、信仰上帝的人呢?如果进化不是科学的,而科学没有办法构到那么深的层次的,而上帝是真理的启示者,我怎么可以因为时髦的理论而放弃我对真理真正的执著呢?所以这些困难的原则解决之后,你一定要做一个很慎重的选择,我是不是继续在基督教纯正的信仰里面,或者我做一个模棱两可,随便莫衷一是的混乱者来自己欺骗自己。

求主帮助我们,给我们存着饥渴慕义的心,谦卑受教的灵,我们继续在这些难题上思考。我们低头祷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