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573|回复: 1

[宗教哲学] 进化论是真理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7 12:3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唐崇荣牧师 圣经难解经文第二讲 进化论是真理吗?


  第二讲 进化论是真理吗?创世纪第一章第1节
      我们上个礼拜在这里思想到进化论的基本思想是根据变的可能性,而在希腊的哲学里面对宇宙的解释就有两个很重要的派系。第一个派系就是一切的变都是现象不变才是实质。另外一个现象告诉我们一切的不变是现象,变才是实质。这个辩论,变动跟不变动的对抗,苏格拉底以前苏格拉底以后都继续不断存在着。赫拉克里特就代表了变动哲学的鼻祖,芝诺,迈蒙尼德就是代表静止哲学的鼻祖。在历史中间两派就继续不断影响了各自不同的哲学的体系。
     当然当基督教向世界进军的时候,我们相信神是不变的,被造的世界是改变的。所以在变动世界中间我们抓住了永远不改变的上帝。这样我们就以不变应万变。因为我们知道真理的本身是不变的,真理的不变性就是它超时间超空间的本质,真理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历万代而常新。所以这样在时间的变动过程中间,真理是不受影响的。在地区的转移的界线里面,真理是不变动的。
   而基督教所信的真理跟非基督徒所信的真理最大的不同,是基督徒的真理是一个有位格生命源头的上帝本体就是真理。而非基督教的真理乃是人想像中间那一些比较抽象的一些客观存在的真理。所以非基督徒的真理跟生命、跟位格之间的关系是不存在的。而基督教所信的真理本身是位格,本身又是生命的源头。所以真理就不是我们讨论的一个题目,真理更不是我们理想的一个产品,真理乃是创造生命又是产生理性的源头。
    所以我把我自己的哲学把它归纳起来变成一个很重要的结论,真理不是客观存在的,真理是主体性存在的。我们相信真理是存在的,真理的存在跟我对真理认识的存在之间的关系,他是主体我是客体。当我说真理不是客观存在的,我不是否定真理是存在的,我是认为真理不是一个客观的存在体,真理的本身是一切的主体,一切都是真理的客体。在我们提到真理的意识的时候,我们一定要超越了普遍对真理的看法,甚至超越祁克果的主观性真理的讲论。真理是主体,其他都是客体。这个是观念中间很大的革命。正好像从前认为地球是不动的,太阳是绕地球的,我们转过来,地球是绕太阳,太阳是不动的。当你这个观念转过来的时候,那你整个对宇宙的概念,对真理的思想,对整个所有哲学的派系之间的分裂,你就有一个总原则去处理它。
       所以我的结论是说,上帝就是有位格之真理的本体。God is the subjectivity of the truth in person。所以他是有位格的,真理是生命的源头,真理是创造的本体,真理又是把生命赐给创造界的源头,而真理主动的把真理启示给被造中间,能明白真理的那一些位格。这样人才能真正明白真理是什么。那么真理的主体性,真理的生命本质,跟真理是位格的,就变成我们信仰很重要的一个原则了。当你思想到被动界需要一个原动者的时候,那你只能相信原动者的背后没有一个动的原因。这就是亚里斯多德哲学的一个前提。变动界的世界背后有一个使世界变动而本身绝对不动的本体。所以这个Unmoving mover 就变成First course everything move。这是很深的道理。
     那么进化论到底是根据哪一种思想呢?进化论是根据什么东西都在变动所以进进进,变成现在这个世界。变动的背后到底是什么东西产生这些的变动呢?今天的哲学已经沦落到一个盼望连上帝也是变成一个可变动者,所以英国的怀海德提到连上帝也在变动。那么这样一个变化的上帝,就自己没有办法保证以后他会变成什么样子。这种观念就从哲学转到神学里面,所以芝加哥神学一个哈斯勒(音译)的一个教授,他就是连上帝也是变动的。
     到了二十世纪中叶的时候,法国的索本(音译)大学就建立了一个体系,说一切的东西都在变动,这是唯一不变的事情。所以一切都在变动。而这个东西就是历史上绝对没有改变的事情。其实这个理论你再用逻辑推下去,你就发现这是一个自我摧毁,自我抵消,自我矛盾的理论。如果一切都是变成一切都是不绝对的,你不可以把这个当作信仰因为你的信仰一绝对化的时候,就变成不变动了。
     那么一切都变动是我们在现象界看到的东西,那么这些现象界都有一个物质做它们的本体,所以我们可以说物质界在变化的中间,这是可以接受的事情。但是物质界本身是被造的所以在变动的中间,当然你可以提到为什么要相信有一个创造者才可以解释这个被造的世界呢?最近霍金在香港的时候他又讲这样的话语,他相信时间与空间本身是一个永恒性的不需要一个开始的。那我们今天不在这里辩论了。
      因为物质的本身是一个恒常的事物吗?这个叫做Constancy of the matter。这个东西我们看见自从物质跟能量之间可以彼此兑换的时候,你只能说constancy of the energy 是比constancy of the matter更近乎真理的。所以上帝用他的能量创造物质这完全一点没有违背现在的物理常识。
     问题是我们把一个物质的爆炸变成有无限能量的这一种爆炸行动,你是一个方向。就是你接着E=MC2,把物质变成能量。但是人有什么办法把这个无穷无尽的能量变成一个有限有形的物质呢?这样我们就看出一个定律,创造就是用能量产生物质,而科学跟物质的爆炸就是用物质化成能量。那么创造论就建立在一种变化的可能性上面。而变化跟这些更改、更变、更异、的这个原则是被运用在生物学的研究上的。所以你说生命、生物是一直变化,从最简单的生命变成最复杂的人,这就叫做进化论。
    这里立论不是从达尔文开始的,这种假设是从亚里斯多德的思想早就有了。在琉西普斯(音译)的思想里面,在安培多肯的思想里面,在其他的进化或者原子论的多元的思想家里面,这些人都已经提到了变化的可能。问题是变化的可能要变成进化的可能,你一定要加上另外一个元素进去,能够元素是乐观主义。就是越变越好,越变越进。然后越变越厉害,越变越高级,越变越进步,越变越复杂,所以亚里斯多德也用这种乐观的因素加到变化的程序中间去。
   所以在水里面一个很简单的细胞,变化成这些有思想功能、意识形态的这种发展的人的生命中间来。那么这个乐观的进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种子呢?这就是进化论自己没有办法解释的问题。但是在物理学的定论里面不是如此。所以我们看见一个东西放在那里久久以后,它是越来越坏,越来越烂,越来越朽坏,越来越混乱。你们有哪一个人买一辆自行车500年以后变成摩托车的?你的汽车变成越来越新越来越漂亮的。那个是慢慢化解,慢慢朽坏,慢慢变成不好,这个跟进化论的乐观完全相违背的事情。
    那我个人认为在过去几百年中间,人类文化里面产生了两次的大革命。第一次的革命是天文学的革命,第二次的革命是生物学的革命。那么在生物学的革命里面达尔文是作为代表。在达尔文以前几百年天文学的革命是以哥白尼作为代表。那哥白尼以前无论所有的宗教、所有的文化都相信太阳是绕着地球所旋转的,这不一定叫做信仰这叫做知识。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眼睛就是这么看的。但是我们要证明这个事情是真的时候,我们最伟大的证据就是我亲眼看见的。你不必骗我,你不必再装假,你不要再辩论,我亲眼看见的。用这个很幼稚的方法作为科学的基础是很可怕的事情。因为从亚当到现在没有一个人看过地球绕太阳,都是看见太阳绕地球。这甚至不要变成信仰因为这就是常识。连狗如果会讲话,它一定告诉你太阳绕地球,那是我亲眼看见,汪汪汪汪,就是这样。这个是现象。
   现象就是科学吗?你感官的经历就是证据吗?这也就是理性主义反对经验主义的原因了。原来在过去的三百年里面,英国的哲学跟欧洲大陆的哲学产生很大的对抗,英国的哲学是走了经验主义的道路,而欧洲大陆是走理性主义的道路。理性主义的人承认我们的知识得至感官的感应,但是说感官的感应不能成为整个真理的最高点。始于感官不终于感官。
   当你摸一块钢铁的时候,你再摸一块棉花的时候,你会发现棉花很暖,钢铁很冷。所以你就说这样我的感官告诉我,同一个房间里面钢铁的温度跟棉花的温度是不一样的。那么这个感官是你有不同的经历,而你的经历是那么的真实,但是这个是一个主观性的看法,主观性的看法是一个错误的结论。为什么呢?因为在同一个房间里面,什么东西应当是同样的温度才对。为什么你摸棉花的时候你感到很温暖,特别摸羊毛特别暖?你摸钢铁特别冷?所以你冬天的时候你不会说我穿铁的衣服,因为这个更硬,风透不过,更保暖了。为什么你会穿羊毛的衣服呢?你甚至可以穿很薄很薄的幼嫩的小羊的羊毛衣服,但是它就比铁的衣服给你更温暖的感觉。原来这个温度本身不在羊毛里面,这个温度也不在钢铁里面,温度的感觉在乎你的体温被它吸收多少,使你产生一个错觉它的温度是多少。当摸一块铁的时候,铁就把你的热度吸收了,你就坚守热度你说这个很冷。当你摸羊毛的时候,羊毛绝对绝缘没有办法吸收你的任何热度,你热度还在你里面,你说很暖哦。所以在哲学里面经验论就经不起考验了。当理性主义更深一层分析的时候,经验论就显出自己缺点了。但是当时的欧洲大陆的哲学家就轻看英国的哲学家,英国的哲学家就轻看欧洲大陆的哲学家。
    那么哪一派的人有权威去否定另一派的权威呢?难道牛津大学的声望输给巴黎大学吗?难道剑桥大学的知识输给海德堡大学吗?所以我告诉你学术不等于就是权威。学术也不等于就是真理。今天我因为不是教哲学,我不讲的更详细下去了。结果这两派就需要第二派来斥冲来对抗,结果产生了德国的康德出现了。康德的批评哲学就试试看把理性主义跟经验主义的缺点都放在他的批评主义下面,所以这就变成一个新时代的一个开始。但是康德就把现象界所能知的跟本体界所不能知的两个范围又分开来。所以在现象界里面我们可以知道的东西这其实是很低的,在本体界里面我们理性没有办法勾到的地方是更高的。所以信仰还是需要的。科学没有办法否定宗教。
    那么进化论产生的时候,就很多人盼望这是可信的可信来否定不可证明的宗教。为什么这么多的基督徒就不管这是什么事,反正我每个礼拜来作礼拜就好了,我们这样不负责任,我们怎样作上帝的见证人?当哥白尼产生了天文学革命的时候,他知道从物质从现象从距离从移动的相对性,发现不是太阳绕地球,是地球绕太阳。所以这可以不可以说是第一次否定我亲眼所见的是真理呢?这可以不可以说是事实胜过经验的一种突破?这个理论一出来的时候,全世界的人都认为他是发疯的人。有眼不识泰山,天天看见太阳绕地球,还敢说地球绕太阳。你们中间哪一个人看过地球绕太阳的举手,我一定把你砍下来。我们从来没有看见地球绕太阳。那为什么你相信地球绕太阳?因为这是科学吗。你为什么就相信科学呢?所以你不要说我迷信,我也可以说你迷信。但是我告诉你,哥白尼的革命是伟大的,哥白尼的革命是对的,哥白尼对全世界的贡献是应当被尊重的。因为他证实正确解释了上帝的创造。那么这样一传出来受伤的是教会啊,受害羞的是教会的权威啊,因为教会教导人地球是静止,太阳绕地球的时候,它是用很绝对的权柄来教导世界上的人。不但用权威的形象来教导这个非真理,还引用上帝的圣经来衬托自己,认为我们所讲的一定不会错。这样教会错了,不承认是教会错,就承认是圣经错。不但承认圣经错,还承认上帝错。所以这种跟正确科学对抗的假宗教信仰就产生了基督教没落。当基督徒面对这样情形的时候,我们要怎样挽回基督教的信仰呢?你说因为我是基督徒,基督教一定是真理的。因为我是基督教徒,我一定要站在替基督教徒讲话的地位。那这就是基督教的败坏。我告诉你,当教会错的时候教会要悔改。当教皇错的是教皇要悔改,当牧师错的时候牧师要悔改。你说当圣经错的时候,圣经要不要悔改?所以我告诉你,圣经是神启示的真理,圣经的真理你怎么去解释,是你可能产生错误,不等于圣经本身是错误的。所以今天当圣经与科学发生冲突的时候,你要找出两个最大的可能性。第一是圣经错了所以违背科学的真理。第二是科学错了所以没有办法回应圣经里面的教训。所以当圣经与科学发生冲突的时候,你一定要很清楚认定这两个可能性里面的一个。因为基督教对圣经解释错了,产生与科学之间的冲突,或者科学随便解释大自然的现象,解释错了,产生与圣经的冲突。这一个结论需要很多的探讨,很多的资料比较结果才能定出来的。所以我告诉你,事实证明,特别100年以后,哥白尼以后100年,德国有一个人叫做开普勒,他证明是哥白尼对,是基督教错。这个代表什么呢?代表上帝被打了一巴掌吗?代表圣经的错被挖掘出来了吗?不是的。代表基督教随便解释圣经是自讨羞辱,基督徒随便利用圣经的权威是自找羞耻。所以基督徒要悔改,教会要认错,教皇要认罪,因为我们无形之中以错误加上权威就逼迫了那些为真理作见证的人。所以这个是教会历史里面很羞耻的一件事情。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竟然站在错误的一边,我们就按字句解圣经,而圣经早就说了,字句是叫人死,唯有经意是叫人活。圣经说地球不动太阳绕地球吗?你说是啊。按字句来说是这样啊。所以诗篇第十九篇告诉我们,太阳的光从东方到西方,如同新郎出洞房。这是一种文学的描写,这是一种现象的记述,直到今天,我们都知道不是太阳绕地球,但是当你今天写文章的时候,你会不会说东方露白,当地球绕太阳的时候,我看见我们的太阳就出现了。你还不会这样写的。你照样写清晨,东方露白,太阳上升的时候,你是违背科学对不对?为什么二十一世纪的文学家还是照样写东方吐白,太阳上升。他不会说当地球再绕的时候,太阳就跑出来了。这个是文学的描写不是科学的范围。当我们在宗教的信仰里面,提到了是现象的描述的时候,我们不可以用这个代替就是科学的解释。这样哥白尼不是反对基督教,哥白尼的动机也不是反对教皇,他不过站在一个观察上帝所创造的世界中间,找到了解释被造界的事实的一种科学精神的表达。很可惜的事情,这件事过了几百年以后,另外一个科学的革命产生出来了。就是天文学的革命完了以后,就产生了生物学的革命。当生物学的革命产生出来的时候,达尔文就说不是上帝创造是天然演化的结果。那么教会受了一次的教训,现在就闭口不敢言了,免得越辩护越自讨羞辱。所以结果就让进化论嚣张起来,夺取了文化界的领头地位,进入到大学里面成为生物学的教导权威。然后我们就不知道要怎么样了。因为过去教会错了一次,教会现在不要再错第二次,我们就默认说是的,是的,不是上帝创造,是世界自己演化的。那我很不甘愿这个事情,我要很清楚的分开来,当错的被认为是对的时候,我们吃亏了多少。当对的被认为是错的时候,我们又吃亏多少。所以我做的结论是什么呢?天文学的革命是真的,生物学的革命是假的。哥白尼的理论是对的,教会对他的反对跟逼迫是错的。达尔文的理论是假的,教会对他的妥协又是错的。那么你说我对这句话很有兴趣啊,为什么不可以把达尔文生物学的革命跟哥白尼天文学的革命等量齐观呢?因为天文学的革命是照事实讲出来的,哥白尼的这个日心说是真的,地心说是假的。太阳是中心的理论,地球是中心的理论,教会所持守的是假的,哥白尼所提倡的是真的。但是教会所提倡的上帝创造万有是真的,达尔文所讲的宇宙自然演化是假的。那么你说你很不公正,第一次的科学革命你赞成,第二次的科学革命你反对。我告诉你,就因为第二次的革命不是科学,所以我们一定要反对。因为进化论是在科学的范围里面讨论事实,但用的方法论绝对不是科学的。所以我给他名称叫假科学。为什么呢?因为科学一定要有事实证明这是真的事情,那我们的知识就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面,这个叫做科学。所以在整个拉丁文学里面,有三个层次代表人类文化的三个层面。第一个就是我知道。我没有办法知道的我思想。我想不通而是真的事情我相信。所以我知道是因为考察,然后验证,结果产生正面的正确知识,这个叫做Science。我可以用来分析、考察、它变成事实,所以客观性的我知道这是事实。这个希腊文叫做Scio。但是超过这个范围的怎么样呢?我就想。这个想的东西不一定证实出来,但是这些东西你又不能反证它,这个就产生了思想观念,哲学探讨,这个叫做思想。科学是Scio的范围,而Scio就变成Science这个字的字根。哲学就产生一个思考的范围。所以第一个层次Scio,第二个层次是思想。但是我思想功能没有办法勾到的一个地方的时候,我信仰这是真的。那么这个科学没有办法证明,思考有没有办法勾到的,那个就不是Scio又不是思想,那个变成信仰。你今天这一堂听懂了你一生聪明很多,我告诉你。你可以省读几年的书。科学的范围Scio,哲学的范围是思想,而宗教的范围是信仰。我现在问你,作人应当有道德,赞成吗?赞成吗?我应当有道德。科学有没有资格证明这句话是对的?没有办法证明。那什么叫做最好的道德?你的思想可以完全勾到吗?至少我相信做一个有道德的人比做一个没有道德的人更有价值,这个信仰就是真理。那么这个信道德的存在是有价值的,不是科学的范围。科学是很低的东西,我告诉你。那么如果达尔文是讲的是事实是道德,我就可以接受拉。虽然科学是一个很低的层次,很可惜达尔文所讲的连这么低的层次都没有。所以当我接受哥白尼的理论的时候,我是承认这是事实,我应当明白应当接受。达尔文提出进化论的,因为他本身方法论就不是科学的,所以基督徒就没有责任没有义务去接受这个理论。为什么呢?因为进化论所要讨论的是生物界的事实,而进化论做结论的不是生物界的事实。从一种变成另外一种,这是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的事实。你不能用归纳,用现象,用证实去证明这是一个真理。把一种物种变成另外一个物种的祖先这不是科学,这是假设。所以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研究科学的人,你怎么可以把假设当作是真理呢?所以我在这件事情上向全世界的知识分子挑战,假设的本身没有理由,没有资格构成科学的理论。那么假设的结果就是探讨,探讨的结果就是求证,求证的结果就是事实证明来应证你的假设,里面的意识是对的。那么达尔文是不是做这个工作呢?不是的。我相信先分析达尔文一生最大的成就是什么。达尔文是一个很伟大的人。为什么呢?因为他毕生研究生物,化了很多的心血,他用了好几年的时间,跟着小猎犬号周游整个差不多当时所知道的世界。尽心竭力把各地的标本拿来比较,去研究这些物种应当怎样分类。所以他把物种分成类、属、科、许许多多不同的层次。有几十万种,几百万种的动物跟植物分类到这么详细,这是他伟大的贡献。他的辛劳我们不可忘记,他的贡献我们不可否认,他所达到的成就我们一定要尊重。但是达尔文做了第二个工作,这第二个工作是假设这一种可以变成另外一种。这个第二个工作就不是在科学的范围了。这第二类的辛苦是从假设从想像中间产生出来了。你不可以把这个归到科学类里面。所以我们现在就把达尔文作为一个例子来说,他是用假设的方法论跳到科学研究的生物范围里面去。所以他要研究的是科学的范围,是自然科学的范围,是自然科学里面有关于生物的生命的这种阶段这种范围。但是呢,当他用的方法是用假设去产生各种类之间的关联跟进程的时候,已经离开科学的理论。所以1859年,当他印出这本《物种起源》的时候,他里面用的字是什么呢?If,Suppose,We may image,Properily,It is possible,在假设上我们这样看,这些的词句一共出现1100多次。你会不会把这样的词句当作就是科学呢?我假设2+2=8好不好?我们可以想像9+2=12,这些我们可以想像,假如说,可能性的,如果是的,这些都不是科学。所以如果你不从这个角度去应对进化论的话,你囫囵吞枣把进化论当作就是科学,那我不得不告诉你,你对进化论的信仰是基督徒对基督教的信仰更大的迷信。因为当进化论说你们基督教的信仰是没有科学证据的,你很容易反过来问,请问你进化论理论到底有什么科学的证据。所以今天许多的基督徒作人作的太好了,又良善又忠心又傻瓜。所以我们就站在挨骂、挨人家打、挨人家责备、挨人家审判的被动的地步。我16,7岁的时候,我就很惊奇进化论,我就接受进化论,我就佩服进化论,当我在神的面前再省察的时候,我就惊奇我自己为什么这么笨,走这条道路。然后我就对自己说,是因为基督教是我的信仰所以我要袒护基督教吗?是因为我是基督徒我一定要替基督教讲话吗?不是如此。如果基督教是真理我就信基督教,如果基督教不是真理我就丢掉基督教。那我一丢掉基督教我要接受什么呢?我一定要接受进化论吗?我要用同样的原则很严谨的对进化论说,如果你是真理,我就接受你。如果你不是真理,我也丢掉你。这个原则才是一个公正的原则。今天许多人接受进化论为什么呢?是不是进化论已经被证实是一个客观的自然科学的知识的真理吗?不是的。今天很多人接受进化论因为他要逃避一定要相信上帝创造的这种信仰。因为逃避上帝创造的信仰,因为他不愿意被认为是一个迷信的落伍的一种人,他要被称为时髦的现代化的知识青年。这样我要证明我是科学的,我要证明我是现代的,我要证明我是新潮流的,所以我就接受进化论了。这样你的动机跟你的伦理本身又发生毛病了。亲爱的的弟兄姊妹,进化论的本身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进化论的本身就不可也没有资格被称为是科学。进化论的本身是猜测、是假设、是假如、是如果、是这些前提的方法论建立起来的。我们只能把进化论也当作人类对生物界的一种信仰而不是科学。所以这样如果我们把进化论列在科学里面,把宗教列在迷信里面,你做了双重错误的判断。因为信仰跟迷信是不一样的。照样科学跟假科学也是不一样的。你把假的科学当作科学你已经犯错了,你把信仰混合与迷信你又是错了。一个人对这些的分辨力量很弱的时候,他们就常常落在最大的错误中间,但没有自我的觉悟。我曾经对你们讲过在二十世纪初期的时候,特别在中国的社会里面,有学问的人把宗教当作迷信,没有学问的人把迷信当作宗教。到了二十世纪快要结束的时候,连共产党才开始慢慢学会要把迷信跟信仰把它分开来。迷信里面有信,但是信里面不需要有迷。宗教是伟大的,当然宗教不一定都是对的。而迷信是迷误的,迷信是偏差的。迷路的人有没有走路啊?迷路的人不但走路而且比平常的人可能走的更快一点。问题不在乎他有没有走路,问题在乎他的方向是对的或者是错的。今天因为我是基督徒我一定要替基督教说话吗?今天因为我喜欢科学我一定要接受进化论吗?也没有。当我证明进化论有非科学成份的时候,我就应当批判进化论。当我发现宗教信仰里面有非真理成份的时候,我应当批评宗教。这个原则不但在基督教上,在别的宗教上,甚至在你自己的宗派里面,你都可以照着去行。接下去我们再思想到进化论的整个理论是建立在另外两个原则上面。第一个原则,一切在变化中间,而且这个变化是从低级变成高级的。所以这一个假设的本身就是一种乐观得以幼稚。这样很乐观的很幼稚的相信不好的会变成好的,低级的变成高级的,比较简单的会变成复杂的,所以这是进化论一个很特别的原则。第二个原则,为了达到越来越好的果效,所以强的会维持下去,弱的会自动逃脱。这个叫做物竞天择,强者适应弱者消灭。这个叫做天然淘汰,物竞天择的一种天然理论。Nature selection。就变成整个进化论的基础。那么事情是越变越好的吗?如果不能变好怎么办呢?你就一定给它淘汰掉。这个理论跟中国人所讲的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成者做王败者灭亡,差不多一样的道理。那么这件事到底对不对呢?我相信有部分的真理隐藏在里面。什么叫做物竞天择呢?如果一个女孩子,长的鼻子比别人大五十倍,有没有人会说你这样可爱,像你这样的人全世界很难找到,你好像大象一样的,我一直摸你的鼻子,没有这样的人。一个眼睛凸出来,一个眼睛斜下去,看的人马上看,就回头说从此不见你了。所以这种人自动嫁不出去,免得下一代怪人又出现。所以当这些特别臭特别怪的人被淘汰掉的时候,对他个人是很不公平,没有结婚的机会。对整个人类是一个福气,特别对你的孩子不再见这种人是有好处的。那么这个叫做适者生存咯。太弱的人没有抵抗力,自己消灭。没有抵抗力的人,传染病来到的时候,整批死了。那个那个存下去的人,负有传递生命,使人再延续下去的重大责任。所以他们就继续可以传宗接代了。那么进化论支持这个。那么这个基础到底有没有真理的成份呢?有在里面。四年以前,这个撒斯来到的时候,撒斯一来很多人就被杀死了。新加坡就很多被杀死的人。那时候我很奇怪,新加坡很卫生,新加坡的医学很进步,新加坡杀死的人杀了很多。印尼很不卫生,印尼医学也不进步,印尼的医药也不好,但是很少死于撒斯的人。为什么呢?就因为新加坡太进步,但是里面的抵抗力比较衰弱,所以就不合进化论的理论吗。比较不能适应吗。后来慢慢慢慢我找出一个道理来,原来撒斯的菌在60度以下的温度,那么它就可以好好的生存。但是在70度80度以上的高温,它就容易死了。那么印尼人很多房子都没有冷气,天天热得不得了,撒斯说我不和你一同存在这个世界上。所以没有办法有人有撒斯的菌也传不出去,因为一出去不久就死了。那么新加坡人个个家里有冷气,所以撒斯说我就与你共存,我杀死你。原来是这样。那么在几百年中古时代的时候,欧洲有黑死病,一下子几十万几百万的人都死了。迷信的人说这是天谴来到,上帝审判我们的罪。很多人就祷告求上帝怜悯。等到病过来以后,很多大的礼拜堂建起来了,荣耀上帝感谢他的医治。伦敦在中古的时代,是又脏又乱又黑又臭,最不卫生的城市。几十万人拥挤到伦敦的城市,直到今天东南亚这些大城市的大街可以使伦敦感到很羞愧,他们没有几条大街。那么如果一条街只有50尺宽,已经很好了。为什么呢?因为四部马车跑来跑去都很松了,很多街道窄的不得了。那么地皮贵,所以第一层造了,第二层就凸出来,第三层再凸出来,第四再凸出来,到了第四层你可以跟对面的人说早安,你可以握手了。所以上面的人可以讲话,可以跳来跳去。握手可以过桥不必走下面的街道。这样阳光就不透视了,而且木架的房子就越来越衰弱,细菌越来越多。直到有一年在十七世纪的伦敦大火,把半个伦敦烧掉了。那个时候一个传染病就结束了,因为火可以灭菌。后来发现什么事情呢?发现那些没有死的人,一方面是火救了他们,消灭很多细菌。另一方面是他们基因里面抵抗力特别强。我相信进化论一定有它一些固定的真理因素才可以被这么多人接受。但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其实也是逃避进化论一个责任。也就是说那些不够好的基因的人没有进化的可能。所以这个理论还有很多的毛病在里面。那么因为物竞天择的缘故,所以这些比较弱的就被淘汰掉了,就被消灭掉了。而这个理论就在十九世纪中叶的时候产生出来,是非常支助当时的历史演化观。所以这个理论就很适合推展黑格尔一种进化的社会。那个时候黑格尔已经死了,但是他的理论透过达尔文的进化论就很容易被认为是一种正统的思想。英国另外两个人,斯宾塞跟赫胥黎,他们借题发挥把达尔文的进化论极力推广到全世界讲英文的世界里去。再加上德国、法国、很多的人可以接受这个理论,作为反对基督教的科学工具。所以就从英国一跳跳到德国去。黑克尔Haeckel(音译)就把这个理论再放在生物学,特别是人体解剖学跟人类病理的生理学研究上面去。Haeckel,不是Hegel,另外一个黑格尔。他就认为我们现在生命中间,身体里面有90多种器官是现在没有用。也就是说在进化过程中间,留下来的,残余的,里面被淘汰掉没有用的器官。所以盲肠你把它割掉你还照样活着,你扁桃腺你把它拿掉你还照样活着。不但如此,他还是当你在胚胎里面的时候,你中国人就在水里面,后来慢慢慢慢到你变成婴孩,生出来的时候,你就从不需要用肺呼吸到生出来大哭,才开始用肺呼吸,这就是人类进化过程的几个重要步骤,重新再一次表演出来的次序。所以进化论一产生的时候,不但被社会学领受,被历史学家接受,也被帝国主义接受。为什么呢?强者生存,弱者消灭。这是天演理论,所以我用军国主义、帝国主义征服别人,打败别人,扩张我的帝国,这是天然的理论是应该的。所以到十九世纪结束以后,德国的俾斯麦,凯瑟威廉(音译),东边的日本,就趁着这个理论,带来了全世界帝国主义征服别人的那一种有哲学根据,有生物推理的这种合法性。这是很可怜的事情。不但如此,在无神论的中间,那些反对上帝的人中间,他们就从这里得到一个力量,使他们建立他们的唯物理论的宇宙观更合法化。所以1859年这本书写成功了,一年以后马克思,共产主义的创办人,就写一封信给达尔文。为什么呢?因为他感到这个对他很有帮助。这个信写什么呢?下个礼拜我告诉你。那你就知道历史上一些秘密了。为什么共产主义的人都要接受进化论,就从那一封信开始。亲爱的的弟兄姊妹,我们是基督徒,我们今天接受这种思想的时候,你是不是随它这样过去?或者你认真对待它。你是不是说不要紧,就让撒但做工。或者你好好抓住信仰的原则,正面对待信仰的挑战。亲爱的的弟兄姊妹,如果一个理论是有邪恶的动机来抵挡真理,来拆毁真理的,我们就有责任挺身而出,见义勇为,为真理作见证。正像邓布朗要拆毁基督教他用的办法是什么呢?他自己怎么喊没有人要听他的,他把达芬奇拉过来,把哈佛大学拉过来,把皇家历史研究员拉过来,把罗浮宫拉过来,再利用牛顿的大名,法国的雨果的大名,好像这些世界最伟大的人都是跟他统一口气,站在反基督教的地步。那么那些不要读书,又不懂艺术,又没有好好研究历史的人,一给他骗就马上跟他一同反基督教。如果他要诚实,他就说这个不是达芬奇密码,这个是邓布朗密码,所有全部诚实用他的名字写,不要用什么教授的名字。像罗伯特勒登(音译),你看哈佛大学的历史,从来没有一个大学教授名字叫做罗伯特勒登。你看巴黎的罗浮宫里面,从来没有一个馆长叫做索尼亚(音译)这个人。根本没有索尼亚这个人。你看英国皇家历史学会从来没有一个叫做梯比(音译)这一个人。照样在历史上达芬奇从来没有说,有他这样说的那一种意象。这些存心不良,邪恶动机的破坏信仰的这些人一出来的时候,我们就应当要谨慎勒。达尔文是不是反对基督教的人呢?我相信达尔文的动机没有邪恶到这个地步。达尔文年老到时候,他说直到今天我感谢上帝,我还没有沦落成为无神论者。达尔文写物种起源写最后一章最后一面最后一段的时候,出现几句话,他说第一个生命一定是上帝用吹气的办法使他存在。演化的结果成为现在这么壮观的宇宙万像是使我们肃然起敬的事情。他进化论的书就在这样的词句中间结束了。今天我盼望我们更严肃,更认真的,以做一个基督徒应当有的态度,好好讨论每一件事情。好叫我们的信仰不是盲从的,好叫我们的见证不是逃避责任。我相信,有一天达尔文真正明白他的理论不是科学的时候,他会很不好意思。如果达芬奇,如果这个鲍比泰里(音译),如果雨果,如果牛顿,如果这些人在的话,我会请他们吃饭,告诉他们有一本书在讲你们。跟他们几个人坐飞机去找这个叫做邓布朗的,大家给他一巴掌就是了。请问你的信仰是真的吗?你为你的信仰做了什么。我们今天先讲的这个地方。下个礼拜我们继续讲进化论好不好?你们好好预备心领受。盼望这些以后印成一个小书出来,不但使你记得你听了什么,你还有做传福音的见证的工具。
我们站起来祷告,我们一同感谢上帝!







发表于 2016-4-9 00: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高深了
来自UFO中文网客户端来自UFO中文网客户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