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595|回复: 0

[宗教哲学] 进化论化石的问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7 12:35: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唐崇荣牧师 圣经难解经文 第三讲 进化论化石的问题
创世纪第一章第1节
          我们上个礼拜已经讲了第二次有关于进化论以及创造论的思想。我们第一次我们从变的哲学以及不变的哲学来思考这些理论的基础是什么。而基督徒相信有一个不变的真理是有位格的上帝。而基督徒也相信有变动的历史以及人的行动。
          那么创造跟进化之间,也就是关系到自然与超自然之间的关系。所以在希腊的哲学里面,它就提到了什么是自然,什么是自然背后的形上学。所以就把这个physics跟Metaphysics把它分开来了。Metaphysics这个字是从拉丁文的两个字来谈论的。什么叫做Metaphysic,意思就是The world beyond physical world。在有形之上的无形世界。这是形上世界的学问所以叫做形上学。
那么这个事情到了十八世纪的时候,在康德的思想里面变成一个慢慢被抛弃,没有固定的一个思想。所以从十八世纪到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西方的文化产生了很大的变动。康德承继了理性主义跟经验主义柔和之后,用他的批判主义来否定两个主义的绝对性。所以就结束了这两个思想的绝对性。研究近代哲学你不明白康德等于你不明白哲学。康德的思想隐藏一个否定绝对性的种子在里面,至少认为对绝对我们几乎是不可知的。这样就为不可知论开了先河。
           那为什么康德有这种隐藏着的未来的果效会产生出来呢?因为康德说我们的理性怎么想怎么分析也不能勾到另外一个层次叫做本体界。本体界就是我们现在只能从现象知道,现象推敲,从现象界分析,我们知的范围就停在这里。但在这个现象界范围之外的本体界我们就没有办法去真正了解了。其实这个跟柏拉图的唯心论有一些相同的地方,跟佛教的思想也有一些相同的地方。所以佛教里面有一个字叫做如。如意的如,如果的如。你看见一个东西说我见其物,但是物如就不是这个东西了。物如就是物的本体。这个物不过是那个物如的现象的表达而已,所以康德有一部分的思想跟佛教是一样的,跟柏拉图的唯心论也差不多一样的。
柏拉图说我们看见一大堆的树,千千万万棵的树,但是每一棵树都是不一样的,形状不一样,大小不一样,颜色也不大一样,但为什么你一看就知道这个叫做树呢?因为万万万万棵树中间,有一个树的本质好像应证了这个现象,所以我们一看就知道一定有树,而这个就是一棵树,这样就表达出来了。我们可以画圆圈画几万个,但你用放大镜看的时候没有一个是真正圆的,一定有一点点一点点一点点不圆的地方。但是圆这个东西存在吗?如果圆是存在的,为什么我不能画一个完美的圆出来呢?所以圆这个东西是在本体界,而有一点点毛病的圆圈是在现象界里面。这样我们说你作人怎么可以这样,我们回答说应当怎么样?你这个人真的不象样。他说应当像怎样才叫做人?所以你发现所谓人一定要有一个最基本最完美的原本的人,才可以使一个人被称之为人。那么原本的,那完美纯净的人性到底在哪里?柏拉图说世界上没有。那个完美的人性不会存在有限的世界里面,他存在在你的心里面,存在在你的理念中间。所以在完美理念里面有一个最完美的,那个东西是真正的存在,这些东西不过是影子。所以那个东西在希腊文叫做Ideas,到英文变成Ideal。
          所以你没有达到我理想中那个程度,所以我就用那个理想中间的完美作为标准来批评你,来攻击你。我认为作牧师不应该这样,我们做老师不应该这样,作总统不应该这样,你做爸爸的不象样。当你讲这些话的时候,你正在用一个Ideal里面的完美作为标准来衡量批判所有你认为不完美的。但是如果你自己要达到你自己理想中间的完美,你自己更不象样。所以我们只在现象中间过一个不完美的现象界的生活。但是如果那现象界背后没有一个完美的本体的话,我们连谈话的基础共同点都没有了。当我们谈人性的时候,我们根本不是讲这个人不是讲那个人,我们讲那人的本性中间那个最基本完美的本质应该是怎么样。
所以柏拉图的唯心论,到了康德的时候变成了德国的唯心论。那么到了佛教的思想相比的时候,就有一个物如的本性存在着。所以康德就用一个德国的文字来表达这一点。这个德文叫做Ding Un Zis。什么意思呢?就是The thing in itself。那个东西你看见的是一个形体,但是那个东西的本性里面in itself是那个物如,而不是这个物的现象。所以这样佛教的思想、康德的思想跟柏拉图的唯心论都有一些相同的地方。
所以康德就把知识分成两个阶层,一个阶层我们知其在而不知其所以会这样。所以我们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那个就在本体界里面。我们现在用我们的理性所能沟通所能明白所能研讨的事情都在现象界里面的范围。但我们的理性功能知道有另外一些东西,但又不知道怎么去了解它,所以知自己是不知,知这是不可知,而知其存而不知其为何存,这个就叫做本体界里面的东西。
那康德的本体界里面只有三个东西,所以这个就是他跟柏拉图跟佛教不同的地方。那三个东西是什么呢?第一就是上帝。第二就是不朽。第三个就是自由。所以上帝是在本体界里面的,你怎么想也没有办法想出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不朽是永恒的,不会在物质界里面跟着时代的进展而慢慢腐朽慢慢毁坏的。所以这个东西我们想不通的。第三就是真正灵魂里面的自由,这个东西我们没有办法了解的。那么从这里推展下去,就是凡是无限的东西都是本体的。
           我不知道你小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飞机一直飞飞飞飞,飞到最后的时候会不会碰到一个墙壁就停在那里。所以这个大自然有墙壁作界线的话,那么火箭到那边就停了,那么再去再回来,再去再回来。那么我就很想那个墙壁开一个洞去偷看外面有什么东西。如果这个火箭可以穿过那个洞再飞的话,然后他飞的时候又有另外一个墙壁吗?第三层天的界线?如果碰一个洞它再飞,那么有没有界线呢?
这一次斯蒂文霍金到香港到北京去,他表示时间是没有限制的,他也表示空间是没有限制的,这样说来就不需要有一个开始也不需要有一个结束。你可以想像红移现象,这个是宇宙界发现物质移动之后,存下来的不同的颜色叫做红移现象。这表示宇宙在膨胀膨胀膨胀的中间,一直膨胀膨胀到什么时候?会不会再收缩回来呢?再收缩回来就变成一个最小的点,以后再大爆炸又再膨胀出来呢?那么这个无限的无限,这个就是表现自由的无限性了。
所以康德的哲学就为不可知论奠了一个基础。康德的哲学告诉我们理性是有限度的,康德的哲学告诉我们有一些事我们只能谦卑说我不知道,康德的哲学也告诉我们现象界以外的东西我们不必去探讨。这就是形上学没落的开始。
          那么我们基督徒有一个很特别的归正的思想,这里把自然的被造跟超自然的创造者本质做了一个很大的区别。所以我们能知的神就叫我们寻找出来,我们不能知的神就自己启示出来。这样基督教不需要沦落成为不可知论者,基督教在有限界之上知道有无限的存有本体就是上帝。所以归正神学就把这些融合起来产生了一个普遍启示跟特殊启示的分界。普遍启示是人理性的一个责任去探讨、去研究、去明白上帝的创造。而超普遍启示的特殊启示是上帝凭着他的主权,愿意把他的存有,他的本性,他的计划,以及他对人类的救赎告诉人类的一个恩典。单单在知识论可能的享受上,只有基督徒成为最蒙恩的人了。
当你把这个分清楚了以后,你就不会像那些不懂归正神学的人那样模糊,那样不负责任,也不知道要怎样去处理知识论的问题。所以这个角度来看,连康德、柏拉图都是很可怜的人。
那么谈到达尔文的思想的时候,他就因为没有这种的分界没有这种的智慧,所以他乱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试试看钻研到自然界里面的生物学的范围。但是他又很模糊的不知道怎么去处理这个来源就否定创造是一切的动物存在的真正的基础。所以他就变成一个混乱一定要明白被造界,一定要否定创造主。他一方面要知道受造的自然,一方面要在自然产生自圆其说的方法论来抵挡创造论。所以他一方面研究生物学,一方面盼望这个生物是自我进化成功,不需要创造主继续的干涉。所以他就沦落到一个地方,没有可能把他的学问当作纯科学来站在学术的地位上。而今天基督徒没有归正神学的这种导向,也不知道怎样分界,你就落在欺骗的中间。
进化论绝对不是纯科学,因为进化论的范围是受造界,进化论要知道的是现象界,进化论要研究的是有现象的有限界,但是进化论的科学里面用了非科学的方法论,假设、猜测、如果作为它立论的基础是完全不科学的。它是绝对非科学的。因为它的方法论根本不是用科学的方法,是罪人用犯罪以后的理性猜测、假设的方法来立它的理论。所以基督徒不必害怕好像我们一反对进化论就是反对分子,我们一不接受进化论我们就是没有跟现在的时代潮流走。乃是进化论的本身是一个非科学的科学范围里面的知识,是假知识。
所以上个礼拜我对你们说,他用我们可以猜想、假如、比如说、如果、设想、这一类的词句一共有1100多次,在这一本物种起源300多面的书里面。这样平均起来,每一面都要有3次到4次讲如果,假如,可能,我们可以猜想。这根本不是科学的东西。
        那么当他假设是进化论的方法使世界万物变成现在的现象,他到结束的时候没有办法解决到底有没有创造主的问题。所以达尔文的物种起源最后一面最后一行还是用,我们可以想像,造物主用他的气息吹进最简单的生命产生的演化,直到今天变成这样雄伟的宇宙,这样超越的人类,这个想像本身就是何等庄严的一件事情。所以这样他的书的结束是告诉我们,物种起源是上帝来的。上帝是真正赐下生命的,而且他是用气息把生命吹进去的。然后他再假设从简单变成复杂的进化,是物竞天择,是强者可以存下来的理论。所以他有没有交代清楚呢?他没有交代清楚。他把他的模糊、把他的混乱、把他最后没有办法否定有创造主、有生命的源头,一定要讲出来。
这个我已经跟你谈了,Wallace相信不存在与存在之间,在存在与生命之间,在生命与人之间,有三大鸿沟人类无法造桥在其间。所以达尔文自己遇到这个困难所以他不得不承认有上帝的存在。
前几天我在台湾的书店又看到一个新翻译本的物种起源,我把最后一面翻起来再看的时候,看见把上帝生命气息的供应的这句话把它删改了。所以给你感觉到甚至不需要上帝用吹气的办法,生命就会存在在世界上。所以我们看任何一本书,你尽可能看原来的作者第一次是怎么写的。你看翻译本的时候,你要先看翻译的人他的可信度到什么地方,他的动机是什么。
          有一次我看见有一本书在台湾翻译的,我当然不是要在这里特别污辱台湾,我是讲那一两个人就是了。这表示是1920年全世界轰动的哲学教科书,变成消路最大的Best Seller,这本书叫做The story of philosophy。这本书是威尔杜兰所写的。里面提到基督教的人生观的一段的时候,他就讲到保罗所讲的一句话。那我看中文版的翻译是什么你知道吗?他说圣保罗说,结婚总比被火烧死更好。我想怎么读经读了几十年从来没有看到这句话。后来我去查它的原文的时候,原来他是引用保罗那句话,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是这样讲的。他是被情欲焚烧很不好,宁可结婚免得一天到晚想的半死,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他说结婚总比被火烧死更好一点。
还有另外一个人翻译,耶稣基督的Three offices of Jesus的时候,他说耶稣有三个办公室。因为Office就是办公室吗,耶稣有三个OFFICE。其实那个Office是指耶稣的三大职分。是先知、君王、还有祭祀,变成耶稣有三个办公室。我想这些翻译的人那,罪大可恕。使人被误导,不认识真正的真理。
所以我相信在达尔文的心灵中间有信仰以及他研究的结论之间的心理冲突。你不要忘记,马克思、达尔文、这几个最重要的被非基督徒利用来攻击基督教的哲学名人,包括黑格尔等等,都是曾经读过神学的人。甚至连尼采也是读过神学的人,现在在泥土下面给人间踩,叫做尼采。
我继续讲下去了,所以达尔文年老到时候,他说直到如今,我没有沦落成为一个无神论的人。我没有变成一个不相信上帝存在的人。有人就从这些观念试试看给他做一些汇通转变,让他的进化论跟基督教信仰有一些和平的工作。这个叫做有神进化论。有神进化论到底什么意思?就是说上帝是创造的原先的生命,但上帝没有直接造这么多种的生命,上帝造了原先的生命以后,上帝就继续不断一步一步演进、参与、使万有变化变成今天这样的世界。这个叫做有神进化论。这个理论到底对不对呢?还有许多可以讨论的事情。
但是我很遗憾的就是,当进化论在历史上第一次出现成为一个系统的学问的时候,基督教的领袖们完全在沉睡的中间,没有提防也没有预备心怎样回应。所以当物种起源这本书印出来,面世,卖到了1年的时间,最先反应的是共产党的创始人马克思。教会除了束手无策,没有真正的学问可以回应这本书以外,它们只懂得抓住传统,抓住权威,随便污蔑,随便讥笑进化论的作者。所以这就产生历史上第一次人对基督教小人的作为,对基督教狭窄心肠,不能容纳新学术的这种态度的轻看跟藐视。
          后来还有一个教会的领袖,一个圣公会的主教,公认挑战进化论的学者与他一同辩论,所讲的话语所用的名词是极其蔑视之能事。其中有一句话幼稚到给人家很看不起。身为一个教会的大主教,在辩论的中间说,你们如果真的相信进化论,为什么你后面没有尾巴。这个完全不是学者的风度。所以在英文世界里面,就产生了一个仇视教会的运动。偏袒科学家被轻看的这种身份。
我个人把整个近代历史中间两次科学界的大革命把它摆列起来做一个比较。就是哥白尼的地动学跟太阳为中心的理论,天文界科学性的革命。另外一个达尔文所提到的万物是借着物竞天择,自然淘汰的学说的方法而演进,不需要上帝每件事上的干预。上个礼拜我有没有提到这两件事情?有。已经提过了。
所以在第一次的革命性的科学理论里面,是教会站在逼迫科学界的错误态度上。到了第二次的时候,教会根本不够力量来应战。所以除了讥笑以外,存着自己特殊的身份来骄傲、傲慢维持了一段的时间。结果慢慢慢慢就被假的科学所反过来来欺负我们来轻看我们。所以这两次的革命,第一次真的被逼迫,第二次假的逼迫真的,而真的没有办法应付。所以我们站在一个挨骂挨打的地步里面。而从1859年直到现在这147年里面,我们看见有许多的事实证明出来进化论的理论基础本身不是科学的。所以我盼望基督徒应当产生一些真有份量,真正持守真理原则的学者,为信仰来争战。
         当达尔文写了这本书以后,就被放在大英博物馆的图书馆里面。不到一年里面马克思就看完了这本书。马上他心中得到很大的鼓励。他认为他的理论,经济学的理论现在找到了生物学跟历史上的支持了。他可以大大发扬他的新学说。
         马克思是世界历史中间有关于经济学的理论最紧密的思想家之一。那么他的经济学的理论不是单单在商业的用途上面,因为他要先定位这个世界历史人类是怎么发展,最后才进到这一个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共产主义的社会里面。他一定他要思想到一元历史发展观的方法论的问题。这个是一元论的历史怎么发展,而发展中间所用的方法是什么方法。他的宇宙观就用几个理论结合起来了。
第一个理论这个宇宙是一个物质的宇宙不是唯心论的宇宙。所以他就从霍尔巴赫的机械唯物论建立了他的宇宙观。然后再接受了历史发展的正反合的辩证法。而辩证法在古希腊里面曾经出现了。到了马克思以前,就是康德的哲学以后,费薛(音译)跟薛林(音译)把它发扬过来。在薛林的哲学里面,人类历史第一次用这三个字在一起,就是正论、反论、合论。人类历史像钟摆左右摆动一样,所以当一个思想出现的时候,一定产生一个相反的思想。而相反的思想跟原来的思想冲突的结果,就产生一个新的综合论的结果来作结论。所以正论会引起反论,正论反论冲击的结果产生综合论。而结局的综合论变成第二轮的正论,第二轮的正论一定带来第二轮的反论,第二轮的反论一定产生第二轮产生出来的综合论。第二轮的综合论一定变成第三轮的正论,而历史就是这样发展这样发展这样发展。
          比如说,100年前几乎没有男人剪短头发,原来男人剪短头发要把胡须剃光光,这不过是二十世纪初期的事情才有的。所以过了六、七十年以后,很多青年孩子说,为什么我要像爸爸一样,我反抗,故意要留长头发。你说你像女人,他说你才不像男人。所以长发变成正论、反论。正论反论就变成今天你头发不长不短的综合论。那你的综合论又变成新一轮的正论。这个方法论叫做历史上的辩证学。辩证学这个字在古希腊用过了,就在德国的唯心论里面复兴起来了。
         然后把这个理论真正作为正当的学术性的历史研究的方法论的真正的大学者叫做黑格尔。所以黑格尔用唯心的辩证法来解释历史。黑格尔有很多的学生,其中一个叫做马克思。这个马克思他接受唯物论,不接受黑格尔的唯心论。但是他又相信辩证法才是真正解释历史的方法论。所以马克思就把这两个勉强配起来,所以他就接受了辩证唯物论。
         你们中国大陆来的请举手,你一定比别人更明白我在讲什么。除非你们年纪轻从来不研究哲学的人。
所以辩证唯物论就是把机械唯物论的宇宙观加上辩证法的历史方法论配合起来变成马克思的社会历史发展观。那么马克思还要接受一个事情,就是奴隶制度的时代变成封建制度的时候,后来变成资本主义制度的时代,变成社会制度,到最后变成共产主义的时代,这些变化真正基本的钥匙是什么呢?所以他不从文化论去看,他从经济学去看。所以结果他就认为资本或者钱就决定了整个世界历史会怎么样发展。所以他写的书叫做资本论。
这样马克思把社会学、人类学、历史学、方法论、哲学、宇宙观,揉成一个整个的大系统,所以他是很大的一个思想家。不过他没有办法逃离他基本上被唯物的哲学所捆绑的狭窄性。他又盼望他这个理论可以推翻黑格尔,成为代替黑格尔成为全世界唯一解释人类前途的先知性的哲学思想。哇,这个马克思的雄心大志是实实在在非常伟大的。
          他有一句话我认为很重要,他说哲学不应当是课堂里面研究的一种学术,他说哲学应当产生对整个历史改变的一个动力。这种思想跟尼采的思想有相同的地方。尼采对意志权力是很强调的,所以后来凡是走共产主义的路线的人一定很注重权威,注重改变,注重带动历史,结果都失败了。
有关于这一点我今天不谈了。我是告诉你那个时候有这样一个动向。所以黑格尔不过把方法论用辩证解释出来,那黑格尔也是非常至高至大的人,所以他认为历史上最伟大的,最高层次的学问就是哲学,而哲学家中最伟大的哲学就是我的哲学。你看他好意思这么讲。所以言下之意,整个历史进展中间思想的最高峰,最大的真理系统就是黑格尔自己的系统。甚至他敢说,所有的基督教历史的神学家,基督教会里面所有的领袖,基督教所有的教父跟教义的解释者,没有一个真正明白什么叫做三位一体,只有他明白。
         什么叫做三位论呢?上帝就是正论,耶稣就是反论,是人,神人合起来叫做圣灵,这个叫做综合论。哇,这个人真是自信过人,傲慢过人。虽然我承认他有一些骄傲的本钱比那些没有本钱又要骄傲的人更好意思,因为他实在是有本钱可以骄傲的人。但是他上了自己的当,因为他说一个正论出来一定产生反论,所以他还没有死,就四个反论出来了。刚刚做成他伟大的事业,变成历史上最大的系统,还没有实施,就看见四个人来反他的系统。
这四个人是谁呢?第一就是尼采。第二叫做费尔巴哈。第三就是祁克果。第四就是马克思。所以马克思一方面把他辩证法吸收了,把机械唯物论拿来了,加上了自己的资本论决定社会的发展,以后呢少一个东西。什么东西呢?那宇宙从哪里来的?所以苦的半死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他单单讲经济学就没有问题了,如果他单单讲历史的发展也没有问题。但是他要讲宇宙论,讲社会,讲经济,讲历史,要决定整个人类的命运,他就少了一个人从哪里来的。
         他看达尔文的物种起源高兴到得意忘形,我相信他看到快要结束,没有看最后一面。所以上帝的观念没有进到他的思想里面。所以他以为他已经看明白了整个达尔文的思想。正像今天有很多人看霍金的那一本《时间简史》,你们看过这本书吗?你们看到第六十面以前的时候,你一定会假设霍金大概是相信上帝存在的。大爆炸论至少告诉我们宇宙有一个开始,所以这个就可以结束过去迷信中间,认为万有是自有永有的,这种错误的观念。那就表示你看的就到60面,没有再过去了。马克思没有看到最后一面达尔文提到上帝的事情,所以他以为他一定明白达尔文,达尔文一定跟他是同一路的人。
        1860年,他就写了一封信达尔文,这封信讲什么呢?他说我的机械唯物论,资本论,历史发展观,一元的发展哲学辩证法都已经齐备了,我就是缺少物种从哪里开始宇宙从哪里发源的理论,谢谢你替我解决了这个问题。所以你的理论对我的整个共产主义的理论大有贡献。我非常感激你对我的支持,所以未来对你表示感谢,我就要把我整套的资本论寄到你那里作为礼物送给你,表示对你的感谢。
这件事我看了以后,我是感到很奇怪。这个世界有一些事实是与你心愿相违背的,因为你起先一生一世所努力做到的事情,你盼望得到的方向常常被人用去变成另外一个方向的支撑点。这个在我的思想中间叫做副作用大过正作用,副作用遮盖过正作用。很多人做了一生一世的事情,死的时候发现我要做的没有成功,我不想做的成功了。我就很想设立一个新的学科来研究什么叫做副作用学。因为事实证明,在历史上副作用常常盖过正作用。
列宁从来没有想到,他以为共产主义可以解决苏联贫富悬殊的问题,结果带来了俄罗斯历史中间最大的仇恨,想杀,彼此不信任的社会,使整个俄国自从接受基督教以后,在1000年里面最破落的时期。毛泽东盼望带来一个共通富强的共产社会。结果他没有想到在共产党这几十年在中国的历史,使中国人被误杀的人超过7000万人。这个都是副作用遮盖过正作用的教训。
         在这件事情上黑格尔讲一句很重要的话语,历史给人类最大的教训就是人类不肯接受历史的教训。今天你注意听这些话你会变成更聪明一点点的人。我一点不开玩笑跟你讲这些话语。
所以当黑格尔把这个事情演进到这个地步的时候,他还没有办法盖上眼睛,就看见反他的潮流四处兴起,使他无路可走。所以德国的唯心论从康德开始,到黑格尔接受,前后还不到50年。马克思的思想就带领了一个新的主流,在不到80年的时间,这个思想就统治了全世界人类三分之一人口的头脑。从1917年的布尔什维克革命一直到1989年东欧的共产党下台,这差不多七十年的中间,我们在欧洲产生了一个最大的退步的文化的运动。这也就是共产党以为的正作用,所没有想到的副作用对正作用的遮盖。
        而马克思写这封信给达尔文的时候,他以为达尔文跟他是一个无神论的同路人,而达尔文完全没有想到他所假设的生物学竟然变成被共产党无神论利用的一个武器。我很想问达尔文你接受他的信,那个时候你的心情是如何的。达尔文写了一封信回给马克思。你要不要知道他写什么?我们可以过了几百年还可以听见人家的秘密很享受。他说我不会接受你的理论,请你不必把你的资本论寄来,我拒绝接受你的理论。所以达尔文到死他不是一个无神论者,他也不是很愿意他的理论变成共产主义的支架。今天所有采取共产主义作它整个政治思想宇宙观的政府,都是用进化论来抵挡基督教。我们在历史的洪流里面,我们用上帝的智慧来明细观察世界历史是怎样运作的。
         当达尔文年老到时候,他把他一生收集的化石的资料,以及地层的记录,做一个跟圣经的记载作比较的时候,他很惊奇的发现创世纪第一章的次序跟地质学化石的记录是完全一致的。摩西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呢?他从来没有给摩西看物种起源这本书,摩西也从来没有进化论记录的任何见证。但是摩西写上帝创造的时候,从海里从地里从飞鸟从走兽,最后创造人整个次序跟化石的应证是完全一致的。达尔文越年老到时候越尊重圣经。
我顺便在这里讲一句话很特别你没有听过的话语,列宁快要死以前最后读的一本书就是圣经。你说怎么知道这件事情?因为苏联的人很尊重列宁,所以共产党后来做了一个决定,列宁死以前房间里面任何一本书放在那里,任何一个东西放在那里,不可更动它的位置。所以除了他的身体把它带去埋葬,放在玻璃棺材里面,他们就把他的房间保留原来所有的状态,最后发现最后一本书在书桌上是基督教的圣经。
现在我们转过来了,所以达尔文年老到时候,有一次他坐在他房子面对一个很大的农场的地方看圣经,有一个苏格兰的宣教士,女的,叫做霍普小姐(音译)来找他。找他的时候,就对他说,达尔文教授,请问你在看什么书?我在看最尊贵的书,圣经。他就表达他对圣经对创造记载的次序是这样奇妙的吻合与生物学化石的研究。后来在他们谈话的中间,达尔文讲了一段的话语,这一段的话语在几本书里面出现,其中有一本叫做《在永恒边界里面传给我们的信息》。这本书我有,后来给人家借去就永远不回来了。
我现在很讨厌那些借书不还的人。但有时候我也是借人家书忘记还,所以到人家提醒我,我去找的半死,因为我的书太多了要找出来太难。我就明白从前在雅加达一个牧师,他有七千本书,他退休的时候,我把它买过来,全部放在神学院的图书馆里面。那是我所知道的活在世界上,当时的牧师里面书最多的,当然我现在的书比他更多。他讲一句话,人家借书我都不借给他。人问他说为什么牧师不可以借你的书?我就回答说,书本如同老婆是不准借给人家的。我现在想起来相当有道理。
         好,我们现在言归正传。那么当达尔文年老到时候,霍普从他的口中听到一段话,这段话就记载在那本书里面。我未来表示我不顺便,我就照着达尔文原文每一个字背起来,把这段话讲给你听。每一个原来的。他说:当我还是一个无知的少年的时候,我把所有的奇迹都给它删掉了,而有这个自然选择的这个理论。但是我现在觉得很惊讶,许多人把我的理论当作是一种宗教,现在已经变成野火燃烧不可收拾了。
那么前不久我在别的地方讲这篇信息的时候,有一个人就在网络里面查这些的东西。他查说有这样的一件事情,有这样一个霍普小姐,有达尔文回答这句话。但是后来他在网络里面再找到一件事,他就写信给我。唐牧师你知道不知道历史上好像有这样的话,但是达尔文的子子孙孙否认他们的祖宗曾经讲过这样的话。达尔文大概第四代孙现在还在,可能已经第五、第六代了。很老的,他们说他们的祖宗没有讲过这个话。那我不但了解,我也了解他们这样讲。因为常常人对朋友讲话的时候,没有叫孩子都来听,我是讲这句话。所以他们要否认是他们的事情,因为这个对达尔文主义的持续性是有帮助的。但是我也相信霍普小姐是一个很好的基督徒她不会随便说话的。为什么呢?因为达尔文到三年以后,他在1862年的时候写一封信给牛津大学的一个教授,这个教授叫做班顿教授(音译),那一封信里面讲什么话呢?他说进化论的理论到今天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连我自己也没有证据来证明它是真的。所以这个应当要等候更好的基础把它建立起来。或者就要建搁在那里。
         达尔文知道他的理论不过是一个猜想,不过是一个假设,不过是一个提议,而不是一个科学的证据。今天我们如果许多的人把进化论当作是真理,囫囵吞枣的吸收的话,连达尔文都不一定会赞成我们的。
那么接下去我要用一段的时间跟大家谈化石,一些人类起源的问题。进化论的学者就试试看在各地去找找人猿,Between man and apes,between monkey and human being,中间的那些失去的环可能留下来的这些的证据。所以missing link的问题本来是一个生物学很大的问题。这就是进化论的致命伤。结果所谓的在人与猿中间的人,作为进化论的证据的化石,一共有好多重要的。
        第一个叫做爪哇猿人,第二叫做北京人,第三叫皮而当人(音译),第四叫做内安德人(音译),第五叫做克罗马诺人(音译),第六叫做以斯非洲人(音译),第七叫做汤加人(音译)。还有许多其他的,一个一个发现。最新找到的就是今天亚洲周刊最后一期,提到马来西亚罗福州有人看见一些猿人的形象,正在努力要寻找,盼望找到新的证据。它的脚印是十七个英寸那么长。你们回去看这一期的亚洲周刊第四十八面。
好现在我用这几个猿人来跟大家讨论了。第一个重要的猿人叫做爪哇猿人。是一个荷兰人找到的。这个荷兰人叫做Buboies,这个荷兰人找到的爪哇猿人在哪里呢?在爪哇中部的一条河的河边。就是索罗(音译)河旁边找到的。找到什么东西呢?找到三个东西。一个头盖骨,不像大人、不像小孩、不像人、不像猴子,大概少年人的样子。半猴半人的样子,一个头盖骨。第二一根的牙齿,连根都跑出来的。第三一条腿骨。那么他说这就是爪哇人最先的祖宗了。你知道最好笑的是什么事情?爪哇猿人的头盖骨跟这个头盖骨相差50公尺,所以这个人死的时候大地震把他头骨放到那里一半,另外的流到这里来。但是四周没有这样的情形,四周的骨头都是完整的,只有他一个头在这边,脚在那边。大概死以前最后一次踢足球踢到脚都飞掉了。Duboies就在这个事情,在欧洲的一次进化论的科学会里面发表出来。一发表的时候,德国的科学家就在科学会笑他,他马上恼羞成怒就把那一堆的东西包起来,收回荷兰,25年不要见人。所以他可以明明知道怀疑圣经,人不可以怀疑他的东西。这是第一个猿人化石。
         25年以后呢,有一些科学家讨好他,不要生气啦,不要这样啦,拿出来啦,可能这个就是重要的人类的祖先的进化论的证据,我们一定尊重它,好好保护它,他才消气,气了25年拿出来。而这个东西是不是真品,至少有一副是复制品放在雅加达的中央博物馆里面。如果你们以后到雅加达可以去看看。而且你去雅加达可以看见,元朝、明朝、宋朝初期中国的瓷器是非常好的,可能有一些是连故宫都没有的。元朝的一个大盘,全世界留下80个,有20多个在土耳其,北京故宫只有一个,台北故宫只有一个,雅加达有三个。不但如此,在雅加达还有秦始皇以前的战鼓,面积大到差不多一公尺半宽,直经。高度差不多到人的胸部这么高。这是全中国我一个都没有看到。那么在那个博物馆里面拥有爪哇猿人可能真品可能复制品的东西。那么这个真正是人类的祖宗吗?是很不完整的一个充满问号的东西。
       第二个猿人,我们就先讲周口店的,中国人的祖先。这个是谁去探险去找出来的呢?是法国的考古学家,几十个人在北京附近的山洞,周口店的原址去找出来的。那么这个探险队一个出发了好几次,其中有一个很著名的哲学家也成为探险队里面的一个队员,他的名字,中国的书本里面把他翻译成德日进,其实他不是德国人。他在几次探险中间,他就慢慢接受了进化理论。
       所以德日进是一个天主教的神甫,他夹在两个大的势力里面,第一是基督教伟大的传统跟基督在历史上队人类的贡献跟启发。第二就是从十九世纪中叶产生的进化论成为推动这个世界新文化运动的一个很重要的中心的思想。所以他去探险找出一些进化论的证据的时候,他内心里面有一个愿望,盼望把基督教的创造论跟达尔文的进化论做一个和解的运动。他基本的思想就假设一个很重要的程序出来。起先的创造是神的作为,中间的进化是神的许可,进化的结果是神的荣耀,而进化的整个过程的中心就是基督的道成肉身。所以当人回想到基督曾经来的时候,应当把他当作我们前面盼望终极性的目标。所以阿尔法点是上帝的创造,欧米伽点是进化的成全,欧米伽跟阿尔法中间的中间点是基督的道成肉身。而从基督道成肉身直到今天人类对前面的盼望是以他作我们最完美的榜样。所以这个就是德日进的最重要的整个思想架构。
他一知道他这样相信,可能引起天主教皇的大怒,所以他不能发表他的文章。他又知道他这样相信,可能启发新时代运动整个世界科学发展里面被尊重的伟大的思想家之一。所以他的遗嘱里面这样写,不要印我的书,这是我死了以后才可以印出来。所以他在生前所写的最重要的书都是等他死了以后才发表出来。当他一发表出来的时候,天主教大大震惊,要对付他他已经死了。所以这个人死去有先见之明,所以他就没有办法被他们逼迫了。他就影响了整个世界演进观的哲学思想。当然这个思想在英国产生了怀海德的万有正在进展不知未来,芝加哥大学的神学哲学家哈弗伦(音译)相信连上帝自己都在进化的中间。那么这个叫做进程神学,进程哲学,这个都受了德日进的影响。
         那么北京猿人的骨头现在在哪里呢?不知去向。原来中国的文化受过几次大的浩劫,最大的一次浩劫是1901年八国联军烧掉圆明园的事情。第二次的浩劫是要搬到台湾去的时候,半路消失了很多重要的东西,可能有1000多箱的东西不见了。一共有3600多辆的卡车运载了北京最重要的文物搬到台湾去,从北京到甘肃,到青海,到云南,到缅甸,再转到越南,然后到台湾去。所以现在最好的中国瓷器是在台湾,不是在北京。那么圆明园被掳掠被烧掉被打破被带到西方去的东西多的不可胜数。那么到台湾去的时候,有1000多箱丢失的东西现在流失在四处,有的已经被卖到台湾,有的已经被私人收藏了。
那么第三次大浩劫的时候,第二次应该说是遗失掉了。第三次大浩劫就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文化大革命以前,大家知道这些野性的青年人一定是血气方刚,鲁莽乱撞,很多好东西会被破坏掉。所以预先做一些手脚,中国伟大的博物馆里面最好的东西先偷走了。有一些把假的换成真的让他们去打破让他们去高兴。那么谁有势力把这些好东西拿出来呢?馆长、文化部长、还有许多有军队势力的人,半夜就偷了这些东西出来。当时中国的博物馆都没有标号也没有电脑的记录,所以可能永远不能拿回来了,其中有一些可能就在新加坡,有一些可能就在我家里。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是谁看到能够保存了,那还是替文化做了一个事业。
          这些事情是全世界公然一样的。当美国的军队攻进伊拉克以前,在两三天里面,伊拉克最重要的米索不达米亚传下来的人类文化发源地的古文物,18000多件,一两天里面丢掉了。都是有一些人早就预备把它拿去。而中国的最大的浩劫就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被破坏、被偷窃、被摧残的多得不得了。
那北京猿人也一次被带出国的时候,在半路上被丢掉了。是不是船上沉船呢?是不是半路被人运走呢?但是这几十年来从来没有一个消息说北京猿人的这些骨头在哪里。所以现在如果你在博物馆里面,或者在大陆的博物馆里面,看见有北京猿人的这个化石,那是复制品照着照片去复制出来,不是真正的东西。那么中国政府跟台湾的政府都发出呼吁,全世界有谁知道周口店这些北京猿人的化石,有消息的尽量告诉我们,如果有谁知道我们应当尽量重赏把这个东西拿回来。但是这几十年很多信回来,都是没有真正的消息。还有很多说,这是原物现在送回给政府,开起来一大堆石头,泥土,沙等等。还有好几次收到的是可口可乐的瓶子。所以大概永远不会回来了。
我谈第三个化石,叫做克罗马诺人(音译),克罗马诺人被发现的时候,他们认为这个就是人类在欧洲一个很远古的祖宗。但是有一本书叫做《各从其类》,把这个化石的整个比例用照片照射出来的时候,发现一件没有办法明白的事情,就是这个克罗马诺人的头颅里面装脑的容积,比现在的人的头脑还更大一点。这样跟进化论的理论,当时的人是比较退化的,还没有进化的,所以他的脑是很小的,这个发现比现在最聪明的人的脑还更大,所以有一点不同。
        另外第四个我要谈的是叫做内安德人(音译)。内安德人被认为是最早的一个欧洲人,而且他的头的头骨是斜向前面的,这个面孔的骨头又再向前面,所以是很难看的。我想如果他今天在,你一定跑掉,不要跟他结婚的。那么这个头脑里面的容积能够装的脑可能还不到1000CC,而现在人的头脑至少差不多1450到1550CC的容量,所以这个一定是几十万年,很早很早,很退步的一个人。但是就在那一本书,尼尔森(音译)所写的《各从其类》里面,把另外一个法国最聪明、英勇有为的法国历史上的将军,叫做拉法耶将军(音译)的头骨做一个比较,结果发现拉法耶的头脑的容易比内安德人的容量还更小一点点。但是这个将军有小脑却有大的军事才能是普通人不能达到他的。
         我再讲一个人叫做Pildtown人,Pildtown是英国一个乡村,那么这个乡村里面他们找到一些的骨头,然后他们就认为这是第一个英国人,结果就把一些的理论跟这一些的化石完全放在大英博物馆,人类学的那个部门里面。但是到了1953年的时候,有三个科学家要求英国政府,大英博物馆许可他们,把这些人的头骨拿出来,从头用X光,用化学,用碳元素第14法来重组来看看是不是照从前那些人讲的是那么古老。
你们都知道在意大利有一个城市叫做都林,里面有一块包裹耶稣尸体的裹尸布,叫做都林的裹尸布,你们听过这个事情吗?后来英国的大学、美国的哈佛大学有一些的科学家得到都林的这个礼拜堂的许可,意大利政府的许可,拿出来从头化验研究,证明是假的。
         所以1953年的时候,Pildtown人被拿出来,结果他们发现里面的碳元素不是原来的,是那些假的科学家注射进去骗人的,不是真正的化石。当这些再查再查都证实是假的时候,大英博物馆的馆长感到非常不好意思,他说世界最重要的博物馆怎么可以放一个假的东西,所以他们开会的结果1953年就把这个猿人的骨头从博物馆把它挪出去,永远不进来。
那么我告诉你,这些的化石是不是真正证明人是从猿猴变过来的呢?是不是真正证明是种与种之间,失去的环之间的物证呢?我告诉你,不是的。因为到了二十世纪差不多末期的时候,另外一个更重要的种发现出来了,这些所有是被认为是人类祖先的这些的化石的骨头里面,在咽喉中间没有人类的声带动作的那个空间。所以没有办法把人类表达意义的声音最重要的工具,声带放在里面。这样他们不能被认为是人的祖先,只能认为曾经存在过一个活物,好像人好像猴,不像人不像猴,又像人又像猴,半人半猴,不是人不是猴的。所以这种东西曾经存在。你凭着什么资格说,它就是我们的祖宗?你只凭着一些可能的现象,一相情愿配合你对进化论的信仰所做出的结论。
         所以我告诉你今天许多人接受进化论,不是因为他已经找到了科学的证据,不是因为他知道这是历史的事实,乃是因为这个更配合他反对圣经反对基督教信仰的心理的预备。
所以求主帮助我们,给我们有为今天所领受的恩典感谢上帝,我们被生为人,而人的尊严,人的荣耀,人的理性,人的这个感情,人的悟性,人的灵性,以及知识的探讨,对艺术的表达,人对真理的信仰,对永恒的追求,这些绝对不是非人的任何最高的动物可以在其中有万分之一可能性的特权。我们不可自讨羞辱,我们不可以自己败坏自己,不要自暴自弃,把人与非人的物种连在一起,认为这是进化的结果,而否定我们是上帝的创造。
今天我要讲的这个地方,下个礼拜我们要继续思想到到底人的历史是多久,这个世界跟创造的问题,还有进化论在理论上在科学上一些不可能的事情是什么。愿上帝赐福给我们,我们大家站起来祷告。


本讲唐牧师同我们思想化石的问题。
归正神学把启示分为一个普遍启示跟特殊启示。普遍启示是人理性的一个责任去探讨、去研究、去明白上帝的创造。而超普遍启示的特殊启示是上帝凭着他的主权,愿意把他的存有,他的本性,他的计划,以及他对人类的救赎告诉人类的一个恩典。
       谈到达尔文的思想的时候,他就因为没有这种的分界没有这种的智慧,所以他乱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试试看钻研到自然界里面的生物学的范围。但是他又很模糊的不知道怎么去处理这个来源就否定创造是一切的动物存在的真正的基础。所以他就变成一个混乱一定要明白被造界,一定要否定创造主。他一方面要知道受造的自然,一方面要在自然产生自圆其说的方法论来抵挡创造论。所以他一方面研究生物学,一方面盼望这个生物是自我进化成功,不需要创造主继续的干涉。所以他就沦落到一个地方,没有可能把他的学问当作纯科学来站在学术的地位上。
     进化论绝对不是纯科学,因为进化论的范围是受造界,进化论要知道的是现象界,进化论要研究的是有现象的有限界,但是进化论的科学里面用了非科学的方法论,假设、猜测、如果作为它立论的基础是完全不科学的。它是绝对非科学的。因为它的方法论根本不是用科学的方法,是罪人用犯罪以后的理性猜测、假设的方法来立它的理论。
      你不要忘记,马克思、达尔文、尼采、这几个最重要的被非基督徒利用来攻击基督教的哲学名人,包括黑格尔等等,都是曾经读过神学的人。
当达尔文年老到时候,他把他一生收集的化石的资料,以及地层的记录,做一个跟圣经的记载作比较的时候,他很惊奇的发现创世纪第一章的次序跟地质学化石的记录是完全一致的。摩西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呢?他从来没有给摩西看物种起源这本书,摩西也从来没有进化论记录的任何见证。但是摩西写上帝创造的时候,从海里从地里从飞鸟从走兽,最后创造人整个次序跟化石的应证是完全一致的。达尔文越年老到时候越尊重圣经。
他在1862年的时候写一封信给牛津大学的一个教授,这个教授叫做班顿教授(音译),那一封信里面讲进化论的理论到今天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连我自己也没有证据来证明它是真的。所以这个应当要等候更好的基础把它建立起来。或者就要建搁在那里。
       作为进化论的证据的化石,第一个叫做爪哇猿人,第二叫做北京人,第三叫皮而当人(音译),第四叫做内安德人(音译),第五叫做克罗马诺人(音译),第六叫做以斯非洲人(音译),第七叫做汤加人(音译)。
但是到了二十世纪差不多末期的时候,另外一个更重要的种发现出来了,这些所有是被认为是人类祖先的这些的化石的骨头里面,在咽喉中间没有人类的声带动作的那个空间。所以没有办法把人类表达意义的声音最重要的工具,声带放在里面。这样他们不能被认为是人的祖先,只能认为曾经存在过一个活物,好像人好像猴,不像人不像猴,又像人又像猴,半人半猴,不是人不是猴的。所以这种东西曾经存在。你凭着什么资格说,它就是我们的祖宗?你只凭着一些可能的现象,一相情愿配合你对进化论的信仰所做出的结论。
今天许多人接受进化论,不是因为他已经找到了科学的证据,不是因为他知道这是历史的事实,乃是因为这个更配合他反对圣经反对基督教信仰的心理的预备。
        我们被生为人,而人的尊严,人的荣耀,人的理性,人的这个感情,人的悟性,人的灵性,以及知识的探讨,对艺术的表达,人对真理的信仰,对永恒的追求,这些绝对不是非人的任何最高的动物可以在其中有万分之一可能性的特权。我们不可自讨羞辱,我们不可以自己败坏自己,不要自暴自弃,把人与非人的物种连在一起,认为这是进化的结果,而否定我们是上帝的创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