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482|回复: 0

UFO事件真相:骗局还是事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6 22:24: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现场共有6个人在听童子军团长的讲述:鲍勃·奥尔森、两名飞行员、情报官、一名中士,还有我。我们事先商定,每个人从他的故事中挑一个非重点的细节,然后在他讲完后再问他一遍。我们的依据是:如果这个故事是童子军团长杜撰的,那么他回答这些问题时要么原封不动地复述,要么就是全然不记得刚才说过什么。这个方法我已经试过多次了,屡试不爽,是个不错的测谎方法。但是他出色地通过了测试,对我们来说,他的故事无懈可击。

我们又谈了大约1小时,讨论这起事件,还有他的个人背景。其间他一直不停地问:“我看到的是什么?”显然,他以为我知道答案。县治安办公室不经意间走漏了风声,一些报纸记者跟在他屁股后面问三问四,但他因为我们的到来都推迟了。我告诉他,人们可以随意谈论一起UFO目击事件,这是空军的一贯政策。我们从未钳制过任何人的言论,说与不说都是个人的选择。说完这些,我们向他表达了感谢,安排人将他的帽子和砍刀带回代顿进一步研究,然后就派公车将他送回家了。

此时,天色已晚,但我还想跟那天早上给童子军团长做检查的空军外科医生谈谈。情报官在医院里找到了他,他说马上就过来。他的报告非常详细。他唯一能找到的特别之处就是童子军团长轻微烧伤的胳膊和手背,而且有迹象表明,他的鼻孔内部可能也被烧伤了。烧伤程度类似轻微的晒伤。头发也被烧焦了,显然发生过温度骤升的情况。
空军外科医生不知道这些伤是怎么产生的,说有可能是打火机烧的,他甚至拿起打火机在自己胳膊上进行演示。他只是按照要求给童子军团长做了健康检查而已,但他确实提出了一个建议:检查童子军团长的海军陆战队服役记录,因为有些事听起来不太对劲。我不是很同意这个做法,因为故事听起来还不错。


fdts20160826-1-l.jpg
第二天早上,美国航空航天技术情报中心(ATIC)的职员——来自情报办公室的三名工作人员和两名执法人员——一起赶往事发地。我们在灌木丛中找到了似乎被人躺过的草地,还有童子军团长开辟出的小路。我们用盖革计数器对该区域进行了检查,但那只是以防万一而已,并没期望会发现什么,事实上也确实没什么发现。我们仔细检查每一寸土地,希望能找到燃过的火柴头,或者任何本不该出现在树林中的东西。我们检查了树木,发现它们并未遭到雷击;疑似UFO盘旋之处下方的草地也没有被烧焦的痕迹。总之,没有找到任何与故事情节不符的证据。我们拍了几张现场照片,就回到城里。回城的路上我们跟副警长和警员聊了会儿,他们也只是重复和确认我们早就听说的一切而已。

我们跟那对农民夫妇进行了谈话,但他们也爱莫能助,因为在他们与童子军团长接触之前,孩子们告诉他们的信息寥寥无几,这点与事实相符。通过与童子军团长的雇主和朋友进行交流,我们发现他这人还不错。我们询问了有可能看到当时情况的居民,但他们都说自己什么也没看见。当地民众有多个版本的说法,我们对此进行了一一核实。
他没有被雷电击中,没有从换热厂穿过,也没有迹象能表明他遭遇了非法捕龟团伙或者地下走私团伙,而且此处也没有沼气或发生过沼泽火。事后证明,该地区出现的神秘蓝光其实是一位农民晚上进行电弧焊时发出的,其他一些飞碟传说只不过是在附近机场降落的飞机的着陆灯。

坦诚讲,我们试图证明这是个骗局,但显然没能成功。发现的每一个新线索都指向同一个事实——此事绝非虚构。

我们周五结束工作,准备周六一大早离开。鲍勃·奥尔森与我打算乘商业航班回去,因为B-25需要停飞维修。那天晚上晚饭后,我接到县治安办公室打来的电话,是一位副警长,但不是去事发现场接童子军团长的那位。我曾与他谈过话,他对此事非常感兴趣。他一直在做一些独立的调查,发现被UFO烧伤的童子军团长的背景并不像他说的那么干净。他曾因擅离职守和盗窃汽车被海军陆战队除名,而且他还在俄亥俄州奇利科西的劳教所待过一段时间。副警长指出,虽然这些事实可能说明不了什么,但他觉得我可能会比较感兴趣。他还真说对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情报官办公室打来的电话吵醒了。当地早报头版报道了这起UFO事件,而且说来自华盛顿的“高官”一直质问童子军团长到深夜。事实上,哪来的什么“高官”,只不过是四个上尉、两个少尉和一个中士而已。情报官知道我们来自代顿,因为我们介绍过自己是谁,驻扎在哪里。报纸继续说道:“童子军团长和军方知道他看到的是什么东西,但是他不能说,因为那将引发全国性恐慌。”我能理解“来自五角大楼的高官”是媒体惯用的措辞手法,但是
“全国性恐慌”未免太夸大其词了。我本来打算放弃这一事件,并将其认定为“未知”的,没想到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显然,我们的童子军团长正在利用他的经历大赚特赚。在赶回代顿前,我给五角大楼的杜威·福奈特少校打了个电话,请他做一些核实工作。

周一早上,从事发地带回的那把砍刀就被带到了赖特·帕特森基地的实验室,我们提出的疑问是:这把砍刀有何特殊之处?是否被磁化?有没有放射性?是否被加热过?没有任何一把刀受到过如此待遇,被检查得如此彻底。在用盖革计数器对事发现场进行检查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决定,要对事件的每一个可能情况进行仔细调查。实验结果出来了:这只是一把普通的日用刀具,没被磁化,不具放射性,未被加热。
与童子军团长的故事一起送到华盛顿实验室的,还有他那顶烧焦的帽子。我们的问题是:这顶帽子能否以某种方式(伤痕、化学物质等)证实或者反驳整个故事?
我以为我们已经收集全了所有可以在实验室进行分析的东西,直到有人想到一个被我忽略的东西,也是这起事件中最明显的证据——UFO盘旋处下方的土壤和植物样品。我们提取了样品,不过在返回代顿的最后一刻被落在了佛罗里达。我打电话到佛罗里达,这些样品被运到代顿后,就被交给农学实验室进行分析。
周末时,我收到了这位前海军陆战队员的服役和劳教记录,这些记录证实了部分猜疑,同时增添了一些新的内容。这些材料反映的内容并不乐观,我们在佛罗里达听到的关于团长的情况与这些记录有很大的出入。我们决定返回佛罗里达,试图解决这一矛盾。



因为是飓风季节,我们不得不多等几天才启程,然后再在两次飓风之间溜回来。我们联系了童子军团长所在城市的十几个人,他们都认识他相当长一段时间了,我们了解的时间跨度从他少年时代一直到目击事件发生。为了确保谈话人员的可靠性,我们事先对他们进行了调查。我们了解到的一些具体内容不便公开,因为答应他们要保密,但是我们相信,整个事件的确是一场骗局。
我们没再跟童子军团长谈话,但是在某个晚上的童子军例会上跟所有童子军进行了谈话,他们都重复讲述了如何看到团长被火球吞噬、击倒。头天晚上,我们到了事发地点,在与事发当晚相似的照明条件下复制了当时的情景,尤其是童子军发现团长倒地、被火包围的那段。通过情景复制我们发现,即便是站在车顶上也不能看见团长倒地时在空地上的身影。剩下的故事也不那么严密了,他们对细节也不像之前那么确定了。
返回代顿时,关于帽子的报告已经出来了。帽子烧焦的方式表明它当时是平展开的,但是燃烧造成的孔洞——实验室发现了一个我们先前忽略的微小孔洞——很可能是电火花所致。这就是实验室得出的所有结论。
在之前的谈话中,我们多次问童子军团长“你去树林之前帽子有没有被烧过”以及“帽子有没有被熨烫过”,而我们每次都得到相同的答案:“我们在例会上还玩过这顶帽子,如果有烧痕的话肯定能发现”,而且“帽子是新的,没洗过,也没熨过”。有传言说,帽子是目击事件真实性的有力证明,所以没被还回去。但实际情况是,帽子之所以没还回去,是因为童子军团长说他不想要了。没有秘密,没有阴谋,就这么简单。
每一个熟悉此事的人(除去五角大楼的几人外)都确信这是一场骗局,这时实验室打电话来谈起我们送去的植物样品。“草根是如何烧焦的?”草根被烧焦?我根本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他解释说,他们在检查植株时,将草皮根部的泥土和沙子敲掉后,发现根部被烧焦了。除了较长叶子的末梢外,草叶本身没遭到破坏,也从没受过高温烘烤。长叶子之所以被烧伤是因为末梢弯到地上,接触地面而被烧焦的。实验人员将新鲜草皮放在装有泥土和沙子的平底锅内,在煤气灶上将平底锅加热到149℃,完美复制了草叶被烧焦的情形。但在实验室外如何做到这一点,实验人员百思莫解。
一拿到实验报告,我们就自己先试验了几种可能性。地下没有温泉使地表温度升高,土壤中也不含化学物质,我们发现的无一能解释得通。造假的唯一途径就是从地下将地表加热到149℃,但是在不使用大而笨重的设备并破坏地表的前提下能做到这一点吗?答案是否定的。只有少数几个人接触过植物样品:实验人员、佛罗里达情报官,还有我。实验人员不可能将此作为一个笑料同时又写成一篇正儿八经的官方报告,同样,我也不可能这样做;如此就只剩下情报官了,但是我相信他也不可能。可能存在某个我们都忽略的唯一答案,但目前为止,佛罗里达被烫伤的草根仍然是个谜。
为此事写一篇正式报告难度不小,大量间接证据的矛头直指童子军团长的故事。在我们第二次去佛罗里达州的时候,我和奥尔森中尉多次听说该团长擅长编造离奇的故事,有个人告诉我们说:“即使他跟我说今天阳光很好,我也会自己抬头看看天证实一下。”童子军团长的故事以及那些男孩的故事中,有些部分确实前后不搭,但我们都不相信那些孩子是在骗人。无疑,他们被故事深深打动,偶尔会添油加醋地杜撰几个没有目睹的情节。童子军团长的烧伤不能说明任何问题,空军外科医生用打火机在自己胳膊上就能复制这种烧伤。我们推测了十几种童子军团长可能会设置的骗局,却一个也没法证实。
童子军团长最青睐的物证恰好是我们无法解释的:一个是帽子上的小孔,一个是烧伤的草根。
告诉我童子军团长海军陆战队服役记录和劳教记录的副警长也说过:“也许这是他这辈子说过的唯一实话,但我对此深表怀疑。”
我们也是这样认为的。因此,我们将此事件认定为骗局,而且是UFO 历史上最精彩的骗局
很多人问我们为什么不对童子军团长进行测谎,其实,我们对此也认真考虑过,咨询过该领域的一些专家,他们都反对进行测谎实验。他们认为,在一些特定类型的事件中,测谎仪并不会得出有效结果,而目前这起事件刚好就是这一类型的事件。假如我们做了测谎实验,而童子军团长也通过了实验,如何对公众解释将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有一种方法能解释烧伤的草根、烧毁的帽子和其他一些情节,但只是纯粹的猜测,虽然不相信这就是答案,但确实很有趣。由于草叶没有被烫伤,地表未遭到破坏,因此这个方法可能是唯一可以对地表进行加热的方法了(没有人想到其他方法),即通过感应加热。以下选自电气工程教科书“感应加热”章节:
当固体金属或任何电导体处于交变磁场时,其内部就会产生电动势,电动势会产生“涡流”,而“涡流”会造成温度升高。
感应加热是铸造厂熔化金属的常用方法。
将上述“固体金属棒”换成湿润的沙子——也是一种电导体,继而某种假定的东西在地面上空产生强大的交变磁场,由此,就可以解释草根是如何被烫伤的了。为了产生交变磁场,就需要某种类型的电气设备。电——电火花——帽子上因“电火花”造成的小孔,一切似乎被连了起来。
谈到UFO的推进动力问题时,人们想起了爱因斯坦的统一场论,即关于电磁和引力关系的理论。如果交变磁场可以加热金属,那么童子军团长身上所有的金属物品都有可能受热从而将他烫伤,而且他随身带有手电筒、砍刀,口袋里有硬币等等。答案是——他在UFO下面待了只有几秒。他说他停下来真正看着它时,他向后撤了几步。他确实感受到了一定热量,而且这种热量很可能来自地面。
推动猜测更进一步的,是童子军团长多次提到的UFO 附近的异常气味。他形容这种气味“强烈”、“刺鼻”,而臭氧就是一种“强烈”、“刺鼻”的气体。化学课本上说:“两高压电极之间充入空气可以制备臭氧。”这里再次提到了电气设备。吸入浓度过高的臭氧会致人失去知觉。
我尝试用感应加热理论解释这起事件来观察人们的反应。有一次我跟兰德公司的一名科学家提起过,他直接跳过了这一想法。我解释说这一理论“恰好”能将佛罗里达事件中悬而未决的片段无缝拼接起来,但这并不是答案所在。这么说的时候,我自己都笑了。他显得略有不安。“你到底想要什么?”他问我,“难道是要一个UFO 落到你在ATIC 的办公桌上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