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814|回复: 0

东京机场附近出现UFO不明飞行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21 22: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写完童子军团长事件的报告,我们就赶去华盛顿做一场关于最新UFO事件的调查。8月上旬收到的许多UFO报告都引起了军方以及其他政府机构的兴趣。截至1952年8月底,华盛顿的一些机构都对UFO的现状极为关注。

这起受到如此多关注的事件发生于羽田空军基地,也就是今天的日本东京国际机场。因为事件不是发生在美国,我们没法前去现场调查;但是多亏了远东空军情报人员的努力,我们得以了解这次惊人的UFO目击事件的完整细节。只剩几个小问题没有答案了,只要给远东空军发个快电就能把材料补充完整。正常来说,这样一来一去需要3个月时间,但是这次只用了几小时。
目击事件过去几个月后,我与远东空军调查此次事件的情报人员进行了交谈,据他估计,这应该是远东空军见到的最精彩的事件。

东京机场附近出现UFO不明飞行物

东京机场附近出现UFO不明飞行物

首先看到UFO的是两名塔台控制人员,当时他们正走在空军基地一处斜坡上,准备去塔台进行夜班交接。因为提前了半小时,所以他们并不着急去塔台,直到他们看到东京湾东北方向出现了一束亮光。

他们停下脚步观察了该亮光几秒的时间,认为它可能是一颗异常明亮的星星,但是两个人都曾在控制塔度过许多寂寞而无聊的夜晚,没什么可看的时候就只能盯着头顶的星空,却从没见过这么亮的星星。而且,这个发光体还在移动。两人曾将其与机库的一角连线比较了一下,发现该发光体先是持续靠近,然后向右飘移一点。
1分钟之内,他们就跑到了斜坡对面,爬上几百级台阶高的塔台,站在了7×50双筒望远镜之前。他们和另外两名即将换班的塔台控制人员都对UFO进行了仔细观察。发光体呈圆形,亮度稳定。它看起来似乎是某个圆形的巨大黑色结构的一部分,而且该结构的直径约为发光体的4倍。观察过程中,发光体靠得更近了,或者至少看起来它靠得更近了,因为它变得越来越清晰。就在它靠近的过程中,观察人员在黑色的阴影结构下缘处又发现了一个稍暗点的发光体。


几分钟后,UFO就向东移去,变得越来越暗,直到消失。4人一直注视着东边的天空,突然,他们发现发光体又出现了。在视野中停留了几秒后消失了,然后又再次出现,朝空军基地飞来。
这时,其中一人拿起话筒,呼叫当时正飞越东京湾的C-54航班的飞行员,问他有没有看到发光体,但是飞行员说他没发现任何异常。
根据当天的塔台工作日志,23时45分,一名操作员打电话给附近一处雷达站,询问雷达显示器上有无不明目标,雷达站回答说有。

负责调查此次目击事件的远东空军情报员费了好大劲试图找出雷达上的不明目标与发光体的关系。他们推断,二者应该是同一事物,因为通过对比当天塔台控制员和雷达操作员的通话记录,他们发现发光体与不明目标在同一位置,并向相同的方向移动。
雷达跟踪该UFO大约5分钟之久,其间,它在东京湾中部折返几次,有时候速度非常慢,接近于盘旋,有时候速度又高达480千米/ 时。在此期间,塔台控制员都在透过双筒望远镜注视着发光体。有好几次,UFO靠近雷达站时——有一次,它距离雷达站甚至不到16千米——雷达操作员就跑到外面去看能否用肉眼看到发光体,但没有看到过它。返回空军基地后,塔台控制员又问了几个人,他们也都看到了发光体。后来,塔台控制员说,他有种不同寻常的感觉,认为发光体有很强的方向性,就像舞台聚光灯一样。

有些一直观察该UFO的人认为它可能是点燃的热气球,所以为了比较,人们将一个热气球点燃升空。但是热气球的光看起来更接近暗黄色,而且几秒后,热气球飘到了足够远的地方,上面的光就看不到了。这让观察者得以对热气球与UFO阴影部分的大小进行比较,如果UFO在16千米以外,那么它的直径得有15米。

凌晨0时3分,一架从附近约翰逊空军基地起飞的F-94进入该区域,地面控制人员指挥F-94飞向横滨以南、东京湾以北,跟在UFO之后。F-94刚一就位,地面控制人员告诉飞行员他已经在雷达运行范围内,F-94后座雷达操作员就说自己锁定了一个目标,该目标在6000米以外,与F-94右侧和下方各呈10°角。

东京机场附近出现UFO不明飞行物

东京机场附近出现UFO不明飞行物

目标被锁定90秒后,地面控制员看到UFO与F-94掉头向地面雷达站飞来。就在目标进入地表杂波时,雷达显示器上被锁定的目标物遭到了破坏,该目标物似乎悄悄逃脱了F-94的拦截。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塔台操作员报告说他们也看不到UFO了。塔台曾呼叫F-94,询问他们在追踪拦截的过程中有没有看到过UFO,对方回答说没有。F-94在此处停留了10分钟至15分钟,但什么也没有看到,机载雷达也没有捕捉到任何目标。
F-94一离开该区域,地面及塔台操作员就又发现了UFO。2分钟后,雷达站告诉塔台操作员,说目标物刚才“分成了三部分”,彼此间隔400米,正在向东北飞离该区域。几秒后,发光体就从塔台操作员的视野中消失了。

远东空军情报人员对每一种可能都进行了核查,但就是无法解释此次目击事件。

人们对此议论纷纷,比如,有人认为这是气象目标,但是再重申一遍,气象目标与一颗明亮的星恰好在同一方位,且使得星星看起来与虚假雷达目标物一起移动的可能性不大。何况,同样的情况一个月内又发生了两次,一次在加利福尼亚,一次在密歇根。
报告会现场的一个人说:“简直太令人难以置信了,我简直没法相信,但是远东空军的那些孩子们可都是经历过战争的,他们是老兵了。如果他们说自己看到了从未见过的事物,我觉得他们一定清楚自己在谈论什么。”

我可能会掺和进一场关于此次目击事件可能性解释的长篇大论中,我以前听过很多很多,但是追踪只有一个肯定性答案——即UFO并非我们熟知的事。它有可能是一艘星际飞船。很多人认为这就是最终答案,个个伸长了脖子,急切地想给这类UFO报告贴上宇宙飞船的标签。但是少数服从多数,大多数人还是认为UFO只是“不明飞行物”而已。
再次去五角大楼时,我用了一整天时间跟杜威·福奈特少校以及他的两位上司——W.A.亚当斯上校和威尔登·史密斯上校——讨论UFO这个话题。我们谈论的话题之一是一种研究UFO问题的新方法,即试图证明UFO在大气中的移动是受智能控制的。



我不知道是谁想出这个通过分析UFO的运动来解释UFO的法子的,但这些想法就这样在周围扩散开来,每个人都对此添油加醋修饰一番。我们已经讨论过很长时间,想对这一观点做进一步研究,却一直苦于没有多少报告可用。但现在,有了6月、7月和8月积累的报告,这项研究看起来似乎前途无量。
该项研究的基本目标就是搞明白UFO的运动是无序的还是有序的。无序运动就跟蚊蚋或苍蝇一样,飞行没有明显的模式,或者运动没有目的性。但是,又比如在山谷中飞翔的燕子,它们时而回旋辗转,时而掠空而去,时而俯冲而来,细看之时,你才发现它们的运动都有一定的模式,属于有序运动。这个固定模式是受智力控制的,因为它们在捕捉昆虫或是排好队列飞下山谷。
截至1952年秋,我们已经积累了相当数量的细节充分的UFO报告。在这些报告里,UFO进行了一系列动作表演,如果我们能证明这些动作不是无序的而是有序的,就能证明UFO是受智能控制的。

讨论过程中,福奈特少校提供了两份报告,报告中描述的UFO似乎并非在漫无目的地到处乱飞。其中之一便是近期发生在日本羽田空军基地的UFO目击事件,另一起发生于7月29日的密歇根,当时一架F-94试图拦截一个该区域东部上空的UFO。这两起事件中,雷达均记录下了UFO的运动轨迹。
在羽田事件中,通过UFO运动轨迹草图可以看出,UFO每次转向都非常平稳。UFO在东京湾上空往返的飞行轨迹与“二战”时期搜索迫降飞机机组人员的交错式搜索模式很像。UFO只有一次没采用该飞行模式,当时它正被F-94追踪。

然而,在密歇根目击事件中,情况更加明显。在这起事件中,UFO的一举一动都有明确的目的。比如,它突然做了个180°转弯,那是因为F-94正在逼近它的机头位置;它时而加速时而减速,每次加速的时候都是因为F-94正在靠近,而且很明显,它每次的加速度都能使它足够避开F- 94雷达的捕捉。如果说UFO的这一系列动作都是无序而随机的,那么发生这种巧合的概率也太高了点。
对我来说,分析UFO运动这项研究听起来很有意思,但当时我们都忙于“蓝皮书”计划而无暇此事。因此,福奈特少校主动提出可以先进一步了解一下,而我也向他保证说会竭尽所能提供帮助。

东京机场附近出现UFO不明飞行物

东京机场附近出现UFO不明飞行物

与此同时,“蓝皮书”计划的人员也一直与美国各领域科学家保持联络,并间接与欧洲科学家进行接触,告诉他们我们收集的材料,并听取他们的意见。我们主要通过以下两种途径与科学家互通信息:在美国,我们主要是举办各类简短的科学会议。为了将我们的研究和意见传到其他国家,我们会寻求那些准备赴欧洲参加会议的科学家的帮助,将UFO问题的方方面面简要介绍给与欧洲有联系的科学家,使他们能就此进行非正式的讨论。

有一件事情从未让我失望过,尽管不止一次发生,但每一次都让我惊叹不已,那就是科学界对UFO的巨大兴趣。“蓝皮书”计划在适当的安全审查下召集各类团体举办官方介绍会的消息一经传出,让科学家在介绍会上自由交换意见就没什么困难了。有必要补充的一点是,我们只给那些与政府工作相关并且有适当安全许可的团体做报告。原因无他,只是因为我们需要跟他们讨论所有与界定UFO身份有关的政府计划。再者,我们的情况介绍会也不是填鸭式的宣讲会,很多情况下,我们到一个地方后发现,人们用一整天来讨论UFO。我从没遇到过任何一个对飞碟一事嗤之以鼻的人,尽管有时候他们为了摆脱媒体而故作轻松地给出“幻觉”、“荒谬”、“浪费金钱和时间”等答案。虽然不是激进的飞碟迷,但他们确实对飞碟很感兴趣。

我和S.H.柯兰克上校曾花了一整天时间给笔架山集团(Beacon Hill Group)做报告,并与科学家进行交谈。这个组织是世界顶尖科学家和企业家的代号,成立初衷是研究和分析最棘手的军事问题。就是这样一个顶尖的组织,对我们的项目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并提出了许多中肯的意见和建议。在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以及桑迪亚基地,我们的报告场场座无虚席,听众一度站在拥挤的人群中听讲。此外,我还在国家航空实验咨询委员会、航空研究开发中心、海军研究办公室以及空军大学等地做过报告。然后,我们向科学家特别组织做了报告。
通常,科学家都非常谨慎,注重事实,仅在朋友间小范围地发表就某事的个人意见。但是,当他们得知有一扇门上贴着“机要报告正在进行中”的时候,禁忌开始被打破,他们开始知无不言。

对于这部分,我也可以像许多UFO史学家做的那样,轻描淡写地指出某某博士认为被报告的飞碟来自外太空,或者某某博士坚信火星上有人居住。事实上,我跟这类某某博士接触得也不少,他们认为飞碟是真实的,也坚持认为宇宙中其他星球或星体上存在居民。但是我们寻找的是确凿的证据,而不只是个人意见。
然而,我们向科学家提出的许多问题的答案都来自个人意见,因为准确答案并不存在。当出现这样的情况时,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将个人意见及代表性意见的范围最大化,并以此作为我们最终结论的基础。在这类问题中,讨论最多的当属宇宙中的其他天体是否存在智慧生命这个话题。该问题的确切答案是:没有人知道。但大多数人对此的意见是,如果真有智慧生命存在,也不足为奇。
所有这些报告都加重了我们的负担,因为与此同时,UFO报告正以创纪录的数量源源不断涌来。华盛顿目击事件未被公开报道带来了一些影响,使得报告的数量从7月的500份下降到8月的175份,但仍高于每月二三十份的平均值。

1952年9月,UFO报告数量似乎又开始上升,因为某种我们不得而知的原因,来自美国东南部的报告突然开始增多起来。有那么一两周时间,我们每天早上都能收到六七份新报告。其中,佐治亚州与亚拉巴马州的报告最多。很多报告来自佐治亚州萨凡纳河畔新建的超级隐秘的原子能委员会设施附近,还有很多报告来自亚拉巴马州的港口城市莫比尔。当报告涌来之时,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可能是当地报纸利用恐怖故事制造谣言,但是我们的剪报服务覆盖大多数南方报纸,而
且尽管我们一直在报纸上寻找这类故事,可是上面并没有。事实上,当地报纸仅仅报道了一两起目击事件。我们对这些目击事件进行了甄别,经核查得知,它们都不外乎是热气球、飞机、天体以及MO文件中存储的一些现象,但是,还有一多半的报告我们无法给出解释。

报告刚开始增多的时候,我给东南部各军事设施的所有情报人员打去电话,问他们对这些目击事件的成因有何高见,但都徒劳无功。其中有个人是布鲁克利空军基地UFO报告的负责人,该基地位于亚拉巴马州莫比尔市外,他对整个事件的观点就是“它们都很难对付”。
很快,他的故事就变了。大概是莫比尔周围UFO目击事件发生后的第4天,22时左右,这也是UFO目击事件发生最频繁的时段,几个人聚集在他位于布鲁克利空军基地办公室的电话前。不久,第一个报告就来了,接电话的调查员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现在还能看到它吗?”
对方回答“是的”,因此,他和助手就起身出去看UFO了。

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两次,另有两名军官也走开了,去了不同的地方。电话第四次响起,这次是空军基地的雷达站打来的,他们在雷达上捕捉到一个不明物体,所以负责人亲自出去察看了。他在莫比尔湾上空看到了那个UFO,而且在雷达显示器上看到该UFO回来过。第二天早上,他给我打电话,花了一个多小时向我描述事情的经过。这是我第一次与如此热情的4个飞碟迷交谈。
对于布鲁克利这起同时被雷达捕捉到并肉眼观测到的事件(简称为“雷达捕捉-肉眼可视”事件),我们做了相当多的工作。首先,雷达捕捉-肉眼可视事件是我们收到的最好的UFO目击事件。我们没法解释雷达是如何捕捉到被肉眼观测到的UFO目标的,或许我应该这样说,对于这种情况的发生没有现成有效的解释。

因为,跟所有与UFO相关的其他事情一样,都有一套理论。在华盛顿国家机场目击事件期间,很多人都提出了这样一个想法,即造成雷达波束弯曲并捕捉到地面物作为目标物的逆温层造成了目标物在空中的假象。他们还认为,目标物不可能被雷达捕捉到的同时被肉眼观测到,除非地面物为卡车、汽车、房屋或者任何其他发光且能在很远的地方看见的东西。布鲁克利目击事件的另一个有趣之处在于,它完全不适用于上述理论。

布鲁克利空军基地的雷达扫描区域就在莫比尔湾上空,也就是UFO被捕捉到的地方。我们猜测可能存在相同的逆温层,使雷达波束弯曲,从而使目标物看起来像是在空中,所以我们开始做一些核查工作。确实存在轻微逆温现象,但据我们计算,还不足以影响雷达。更重要的是,在目标物出现的区域根本就没有任何可捕捉的目标,更别说发光的目标物了。通过一次次复查,我们发现,目击事件发生时,莫比尔湾没有船舶、浮标以及任何其他东西可使雷达产生回波,而这正是我们感兴趣的地方。
尽管此次事件并不像我们见过的其他事件那样迷人,但非常典型,因为它有可能表明UFO可能并非发光的地表物体。

在对事件进行调查的同时,我们也与几位电子方面的专家谈论过此次事件,其中我们最常听到的一个评论就是:“为什么这类雷达捕捉-肉眼可视事件无一例外都发生在晚上?”
答案很简单:并非都发生在晚上。8月1日,天刚蒙蒙亮,位于美国最北边界附近蒙大拿州亚克市外的美国防空司令部的一处雷达站捕捉到了一个不明飞行物。此次事件报告与布鲁克利目击事件报告类似,只有两处不同。首先,这次事件不是发生在晚上,而是在大白天;其次,雷达站工作人员在雷达精准定位处看到的不是发光体,而是一个“黑色的、雪茄状物体”。
直到今天,这些人到底看到了什么,仍旧是一个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