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474|回复: 0

人类与太空的过去和未来 人类将生活在太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11 19: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约在600万年以前,一名非常重要的雌性类人猿诞下了两个子嗣。其中一个成了所有黑猩猩的共同祖先,其后代保留了猿猴的特征;另一个孕育了包含整个人类在内的世系,随着时间的演进,这条世系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做了地球生物中独一无二的事情——他们觉醒了。
  这件事发生得很缓慢,而且循序渐进,经过了成千上万代,就像你从梦中醒来时经历的最初那几秒具有的相同过程。但是,随着眼前清晰度的增加,我们的祖先开始将目光投向四周的世界,并且有史以来第一次开始了求知。
  我们所处的是什么地方,是谁将我们安置在这里?天空中明亮的黄色圆盘是什么,它每天晚上又去了什么地方?海洋的尽头在哪里,在那之外又是什么?逝去的人去了哪里?
  “人类的未来在太空”

  1977年,星战开篇。它所营造的太空场景和各类炫酷技术令人惊叹。身为星战迷的英国科学传播者马克·布雷克说,《星球大战》给他的最重要启示,就是“人类的未来在太空”。那么,“星战”技术中有哪些会变为现实,又有哪些只是没有科学依据的幻想呢?随着该系列的最新力作《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在全球上映,美国趣味科学网近日对此进行了盘点。

人类与太空的过去和未来 人类将生活在太空

人类与太空的过去和未来 人类将生活在太空


  系外行星

  《星球大战》的故事背景设置在太空,行星之间通过一个星际贸易网络相连。但事实上,直至1995年——距1977年第一部星战电影上映近20年后,第一颗太阳系外行星才被探测到。
  目前人类已经发现了2000多颗系外行星。2011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开普勒太空望远镜首次观测到围绕两颗恒星运行的行星,就像影片里虚构的卢克·天行者的故乡塔图因星球一样,但这颗名为开普勒-16b的气体巨行星并不适宜居住。不过在2012年,该望远镜又发现了两颗双星系统系外行星,非常接近所谓的宜居带(一颗恒星周围的一定距离范围,在这一范围内水可以液态形式存在于行星地表)。

  多维空间

  在电影中,汉·索罗的千年隼号飞船能在相隔数光年之远的星系间穿行,依靠的是“超光速”推进系统,它能让星际旅行者进入“多维空间”,实现时空穿越。虽然电影并没有详细描述其中的科学原理,但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高等研究院的物理学家埃里克·戴维斯说,多维空间和超光速旅行的概念是有科学基础的。
  虽然光速不可超越,但根据爱因斯坦提出的时空弯曲概念,空间可以被扭曲,从而使两点之间的距离缩短。实现这一点的方法之一是利用曲速引擎,让飞船前方的空间收缩,后方的空间扩张。另一个方法是创建一个虫洞,在相距很远的两个地点之间打通一条捷径。戴维斯说,扭曲时空需要具有所谓“负能量”的奇异物质,“负能量”现象已在实验室中通过卡西米尔效应(真空中两片平行的平坦金属板会相互吸引)得到了证实。

  去年早些时候,NASA约翰逊航天中心Eagleworks实验室声称已经制造出了曲速引擎,貌似能在真空中创造空间扭曲。但令科幻迷感到遗憾的是,该实验室这项未发表的研究结果遭到了质疑。就连热衷于研究超光速旅行的戴维斯也认为“很奇怪,很可疑”。
  “这些仍是猜测性的理论概念,还需开展进一步的理论研究,目前也没有能够让其实现的技术设想。”戴维斯说,“可穿越虫洞或者曲速引擎这类技术的发展可能还需要50年至300年时间。”

  悬浮飞行器

  电影中还有一种更加简单的交通工具——被称作Speeders(超速者)的悬浮飞行器,很可能就要走入现实了。一些公司正在努力研制“飞行摩托”。
  总部位于加州的创业公司Aerofex开发了Aero-X ,一种可以“像摩托车一样骑行的气垫船”,能在离地面3米高处以每小时72公里的速度飞行。而英国马洛伊航空学公司的“翱翔车”预计能达到直升机的飞行高度,速度可超过每小时274公里。
  不论是Aero-X还是“翱翔车”,使用的都是标准汽油。匈牙利国有应用研究所湾佐尔坦非营利公司制造的Flike则更为环保,这个三轴小型飞行器是由电池供电的。不过,这三种飞行器目前都仍处于设计研发阶段。

  机器人

  《星球大战》构建的宇宙世界里还有一群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那就是机器人,它们充当着仆人、飞行员、技师甚至士兵。而现实世界中,从自动化的军事无人机到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再到机器人手术助手,类似于影片中的机器人也越来越多。
  去年夏天,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举办了机器人挑战赛总决赛。参赛的人形机器人完成了包括驾驶车辆、开门、上台阶、关闭阀门等复杂的任务。
  虽然大多数机器人在比赛中均有不俗的表现,但它们只是半自治的,这意味着人类需要在幕后操控。因此,与影片中的机器人相比,现代机器人虽在机械性能上不输阵,但智商方面还存在硬伤,机器人双足行走程序专家杰里·普拉特作出了如此评价。由他共同领导的佛罗里达人类和机器认知研究所团队在这项总决赛中赢得第二名。
  “最难的部分是人工智能。”普拉特说,“我们能使视觉输入传感器达到几乎和人眼一样敏感的程度,但很难让机器人理解它们在看什么。对人类来说,看到一个杯子时就知道杯子是用来盛液体的,这很简单。而机器人要做到这一点,除非对其进行人工编码,但目前我们还远远达不到这个水平。”

  光剑

  光剑可以说是《星球大战》中最具代表性的技术,但在专家看来,这种炫酷的武器或许也是最离谱的。光子长期以来被认为是无质量粒子,彼此之间不相互作用,因此影片中利用光剑决斗的场景是不太可能发生的。
  不过,美国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2013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当发射一对光子并让它们从一团超冷原子云中穿过时,光子会变成一个单分子。然而参与研究的哈佛大学物理教授米哈伊尔·卢金表示,将这种相互作用与光剑做比较并不恰当。戴维斯也认为,光剑纯属虚构,不可能被制造出来,利用低温设备从光剑发射器中发射出60厘米长的可控量子气体是不现实的。
  但并不是没有以光为基础的武器:与《星球大战》中爆能枪类似的武器就快要开发成功了。事实上,美国海军已经展示了一种舰载激光武器,它能击落天空中的无人机、打翻小型船只。去年夏天,美国空军开始测试另一种激光武器,比海军的强大5倍,却小到足以安装在战斗机和装甲车上。

  牵引光束

  《星球大战》中另一个有趣的技术就是牵引光束,这是一种无形的能量场,能抓住、捕获和移动对象。最近四五年,科学家们已经研制出了拥有不寻常光强分布的激光器,它能够吸引和排斥微小颗粒。
  2014年,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研究人员创下了牵引光束操控物体移动的最远纪录:他们用环形激光将微小的空心玻璃球在空气中拖动了1.5米,几乎是以前实验用光镊所能实现的操控距离的100倍。
  而就在几个月前,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的一个团队发现,声波也可媲美光波,作为未来的牵引波束的源头。他们利用一排排微型扬声器定时发出声波,创建了一个能够有效抵消重力的低压区域,使聚苯乙烯小球漂浮在半空中,然后只用声波就可以推拉这些小球,让它们快速转动。

  全息成像

  在影片中,当莉亚公主被帝国歼星舰的牵引光束困住面临死亡威胁时,没有比通过全息成像技术来发送求救信息更好的办法了。然而在现实中,虽然早在几十年前科学家就研制出了用于创建3D影像错觉的特殊眼镜,但却很难生成类似于电影里的独立的全息视频。
  近年来,一个19世纪发明的在舞台上制造幽灵般幻像的小把戏又重新流行起来,最著名的一次是在2012年的美国加州科切拉音乐节上,已故说唱歌手图派克·夏库尔通过这种方式“复活”了。举办方将一张裸眼看不见的超薄箔片以45度角悬挂在舞台上,反射来自投影仪的图像,站在箔片前方的观众就能看到3D图像,从而产生夏库尔登台演出的错觉。
  但要说与电影里的技术最接近的,还属美国和澳大利亚发明家合创的Voxon公司研制的一款名为Voxiebox “扫面体积显示器”的产品。3D模型被处理成几百片水平的“切片”,然后一台超快投影仪将它们投影到一块快速上下移动的平整银幕上,人眼从任何角度都可以看到活动的3D影像。

  原力

  贯穿《星球大战》系列电影的核心概念就是“原力”。它是散布在宇宙空间的神秘能量场,生命体可以产生原力,那些具有天赋的人比如绝地武士经过修习可以控制并使用原力,正义和邪恶双方之间也正是借助对原力的掌控展开较量的。
  去年年初,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大型强子对撞机(LHC)项目的研究人员宣布,他们发现了“原力”现象的首个明确证据。发言人甚至打扮成尤达大师的模样称:“这个结果令人印象深刻。”然而遗憾的是,这不过是个精心设计的愚人节恶作剧。


人类与太空的过去和未来 人类将生活在太空

人类与太空的过去和未来 人类将生活在太空



  地球人类未来远航太空


  现代地球人类应很早就产生了升空飞天翱翔的梦想。世界许多民族拥有自己的古老却非常美丽的飞天神话故事或传说。古人多么希望自己能像鸟儿一样拥有一双翅膀飞上蓝天翱翔。直到上世纪初美国莱特兄弟发明了飞机,帮助人类实现了升空飞天的梦想。随着现代飞机制造技术的快速成熟,升空翱翔成为了现代地球人类一种常态活动。人类是自然界中最聪明的动物,同时也是欲壑难填的动物。飞机帮现代人类飞上了天空后,人类又希望飞的更高、飞出地球大气层去领略太空的浩瀚。但却很快发现飞机无法飞出大气层的,因为,为飞机提供动力升空的燃油必须氧气助燃才可产生动力,而大气层外太空里是没有氧气的。于是,为了能够冲出大气层进入太空探索,现代地球人类又不懈努力地研究发明了一种完全不同于飞机的升空方法——火箭动力升空飞天技术。

  火箭技术的应用开启了现代地球人类的另一新时代——航天科技时代。现代地球人类借助火箭技术冲出了地球大气层,脱离了地球强引力束缚,实现了进入太空探索更广阔宇宙物质世界奥秘的愿望。首位进入太空的地球人类宇航员是前苏联的尤里·伽伽林,尤里·伽伽林首航太空的成功标志着现代地球人类的活动拓展到了地球大气层外太空。而当时的美国为了与前苏联竞争航天科技水平的先进性,紧随其后投入巨资实施了著名的“阿波罗登月计划”。

“阿波罗登月计划”使用了至今也属于超大推力的“土星5号”火箭技术。然而,自上世纪美国实施了“阿波罗登月计划”至今已近半个世纪了,火箭航天科学技术也相应不断地向前发展,但世界上包括美国在内的掌握先进航天科学技术的国家,未再实施地球人类宇航员重返月球登陆月面的壮举;更没有宇航员登陆太阳系其它大行星的过程。现在,中国在继续应用火箭航天技术分阶段实施着较大规模“嫦娥探月工程”,2013年已完成了该工程计划的第二步嫦娥三号与月兔车降落月面勘测的过程。接下来在2020年前还要进行第三步嫦娥四号与嫦娥五号的落月取样返回过程。而送中国宇航员登陆月球还只是远期设想,可能还没有具体的实施方案与时间表。另有中俄美等国联合登火星计划设想,但该计划目前似乎只处于技术理论方面的论证阶段,也没有具体的实施计划方案与时间表。

  现在,阻碍地球人类实施宇航员登陆外星的因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实施宇航员实地登陆外星不同于发射无人探测器登陆探测,需要耗费更巨额的资金;二是现在航天所依赖的火箭动力技术所存在的多方面局限性;其最主要的应是现在地球人类所依赖的火箭航天技术的局限性问题。火箭动力构造部分设备使用都是一次性的,无法重复使用,这就大大增加了航天活动的投入成本。而若远距离往返飞行,将需要携带大量的氢氧液态燃料,这也增加了相应的技术难度。所以,现在地球人类依赖火箭航天技术实施载人远航登陆活动是困难重重的;更难以获得相应的经济和社会效应。这应是美国上世纪实施“阿波罗登月计划”后至今未在实施登月计划的原因。美国耗巨资所曾实施的“阿波罗登月计划”,却只是证明了现在地球人类有了登陆月球的能力,而对于地球人类探索太空事业的发展等方面没有实质性推动意义。只为送几位十几位宇航员到月球上一游而耗费巨大的国力,是不明智、不值得的。美国人自实施“阿波罗登月计划”后才明白这一点,当然,前苏联等航天技术发达国家也清楚这一点。因此,自上世纪美国实施了“阿波罗登月计划”后至今,不曾再实施具体的载人登月计划,更不曾再有地球人类宇航员踏上月球。

  载人远航登陆外星球工程,不只是需要巨额的资金投入,更重要的是航天器所依赖的动力技术问题。现在美国的航天科学技术已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但若再次实施载人登月工程,依然不是什么轻而易举之事;也不会比半个世纪前的首次登月更安全、更高效、更快捷。技术原理上还是基本重复首次登月的过程,特别是航天动力技术方面,依然是多级大推力火箭动力推进系统,没有任何改变。重复没有多少社会、经济、科学意义的火箭动力载人登月活动,美国即使有再多余的资金也不会去做的。那么,以现在火箭动力技术实施载人登陆火星的计划只能是计划计划吧,可能没有哪国会真的去实施了。

  上世纪美国在结束了“阿波罗登月计划”后,紧接着又实施了一项重大的载人航天器改进研制项目——航天飞机。若直接顾名思义地理解,航天飞机应如同普通飞机一样往返大气层飞行,而实际却完全不是。航天飞机外观与普通飞机相似,内里却大相径庭。航天飞机没有普通飞机所具有的自主飞行动力系统,不是依赖自身动力飞出大气层的,依然是通过火箭动力垂直发射进入太空。只是航天飞机在返回大气层后可以如同普通飞机那样在机场降落。最关键的是航天飞机可以多次重复使用。实际上航天飞机只是将火箭航天动力技术与飞机技术的结合产物,并没有产生新的航天动力技术与飞行方式。由于航天飞机集合当时世界上最先进、最复杂的综合科学技术,并且需耗费巨大资金投入,因此,只有美国制造了五架实际应用航天飞机,并使航天飞机宇航时代持续了三十年。前苏联也曾实施了航天飞机项目,也制造了几架航天飞机,但最后只有一架“暴风雪号”航天飞机完成了首次无人轨道试飞。之后随前苏联解体其航天飞机项目也终止了。还有人说是航天飞机项目的巨资投入拖垮了前苏联。

  2011年7月21日美国东部时间5时57分,美国最后一架执行太空飞行任务的“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返回地面,在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安全着陆了。这是“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的“谢幕之旅”,同时,也宣告了美国30年航天飞机时代的终结。虽然,美国独立进行的航天飞机工程为地球人类的太空探索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但因“挑战者号”和“哥伦比亚号”两架航天飞机空前灾难事故而难以称其完美。美国航天飞机历经30年的“生命辉煌”,最终还是彻底退出地球人类航天活动舞台,说明航天飞机技术不是更先进的航天技术。航天飞机没有摆脱火箭动力的局限性,也只能帮助现在地球人类在地球大气层外近空活动,依旧不能通过航天飞机进行远空探测活动。虽然,航天飞机工程巨额资金投入未拖垮美国,但最终也让向全世界发行钞票的美国难以承受。

  半个多世纪的火箭动力航天活动,从多方面促进了现在地球人类科技智慧文明的发展,拓展了现在地球人类的活动范围和探索自然物质世界的视野。 然而,几十年来没有多少改变的火箭航天技术,让公众与相关科学家们越来越感觉到了它的应用局限性;火箭动力航天技术仅能帮助地球人类实现跃出大气层,并能够在地球大气层外近空进行非常有限的探索活动,却难以帮助现在地球人类进行往返式远空探索。并非相关科学家们不努力工作,而是火箭动力航天技术自身存在难以逾越的局限性。可以这样说,火箭动力航天技术自美国“阿波罗登月计划”的“土星5号”火箭就以达到了顶峰水平。即使有哪个国家制造出比美国“土星5号”推力更大的火箭,也不能说明其技术水平更高、更先进。

  火箭动力航天是现代地球人类航天进行太空探索活动的初期阶段,火箭动力航天技术则是现代地球人类所获得的初期航天技术。现代地球人类的许多科学技术都是由初级逐渐分阶段向高级发展的,如火车动力技术由最初的蒸汽机到内燃机再到现在的电动机车;飞机由最初的螺旋桨飞机到喷气式飞机再到现在的超音速飞机。而航天科学技术自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始至今半个多世纪了,却没有多少改进,依然是完全依赖火箭动力航天技术。那么,火箭动力航天技术之后的下一阶段航天动力技术应是怎样的呢?目前,综合科学技术水平领先的美国也没有相关的科技活动,其它拥有航天活动的国家则更没有相关的科技活动了。

  现在地球人类除了常规矿物燃料动力技术和火箭动力技术外,还掌握了一项更强大能量动力技术——受控核裂变动力技术。该项核能动力技术早已被应用于发电和大型船舶动力,但却不能应用于飞机与载人航天技术领域。而另一种核能活动仍在实验探索阶段,即核聚变能量活动。与核裂变相反过程的核聚变能量活动被相关科学家们了解认识已有几十年了,核聚变能量活动是比核裂变能量活动更强大且安全的核能,是十分理想的能源。但到目前为止,相关科学家们还没有经实验获得有效的受控核聚变的方法,也就无法产生实际应用性核聚变核能技术。探索核聚变核能技术的相关科学家们也无法预期何时能实现核聚变核能的应用;只能说还有漫长的探寻之路要走。

  核聚变核能不仅是现在地球人类渴望获得的新能源,也有可能是地球人类航天活动的新的能量动力源。现在地球人类所掌握的核裂变核能,通过长期的应用来看是难以应用于航天活动的。所以,科学家们正在努力探寻的核聚变核能成为了接替火箭动力航天的唯一希望。然而,这一切最终将取决于科学家们能够取得什么情况的受控核聚变核能技术。如果所取得的受控核聚变核能技术与现在应用的核裂变核能技术相似,则将依然难以直接应用于航天活动。美国与前苏联都曾研制过核动力(核裂变核能)航天器,现在美国仍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只是核裂变核能或许可应用于无人航天器,而无法应用于载人航天器。因为,现在地球人类所掌握的核裂变核能技术不具有理想的安全可靠性。

  远航太空去探索宇宙所蕴藏的无限奥秘是现在地球人类的美好愿望。但要实现这样的愿望不是通常意义的艰难,可能需要极尽地球人类的智慧创造能力来攻坚。远航太空探索的首要巨大难题是跨越遥远的宏观时空距离问题,而现在地球人类所拥有的航天飞行器面对这一问题无能为力。现在化学燃料动力火箭驱动的航天飞行器的飞行速度相对于遥远的宏观距离而言,如同在高速路上爬行的“蜗牛”一样。并且,这个“蜗牛”也没有能力持久地向前爬行。还有就是现在地球人类太空探索活动过程的设想:如同离不开母亲的孩子一样,是以一代宇航员短短的生命时间来完成目标性有去有回的探索过程。而若以一代宇航员短短的几十年生命时间去突破遥远的宏观时空距离,唯有依赖极限高速飞行的宇宙飞船来实现。因此,宇宙飞船的飞行速度就成为了能否突破遥远宏观时空距离的唯一要素。在这些推论认识的促使下,依据某些理论就自然产生了“光速飞船”、“时间隧道”、“虫洞”、“量子隧穿”等奇妙思维。

  现在地球人类对于航天活动过程的设想思维,基本是以现在地球人类最宏大复杂科技工程实施过程为参考的。如上世纪美国的“阿波罗登月计划”历时11年,中国的“三峡大坝工程”历时14年等等;基本上都是一代人自然生命演化时间内就能完成的。由此而自然设想未来地球人类宇航员远航太空探索也是从地球出发,经过一段时间太空飞行到达探索目标星球实施一系列相关探测后再返回地球。这样的探空过程在太阳系内可以完成,而若到太阳系外更遥远的太空去探索则很难实现的。以一代宇航员几十年的有限生命时间去逾越遥远的宏观时空距离只能是神话传说。

  要实现远航太空探索活动,首要的是宇宙飞船必须拥有超强大、持久、安全的中心能量源。由于宇宙飞船的内部空间有限,所以,内部的中心能量源只能是一种能量活动形式的,而不会采用多种不同形式的能量源。并且,维持宇宙飞船中心能量源的能量物质可以在远航途中进行补充,而不能是由地球出发时在飞船内一次性储备携带。同样,其它远航太空活动中所必须的一些物质也不应是由地球出发时一次性携带,也是可以在远航途中进行补充。当然,远航宇宙飞船内还需要拥有许多相应的更先进的相应的科学技术。

  实际上,地球人类未来远航太空最理想的宇宙飞船,就是仿造类似微缩地球的宇宙飞船。若能证明地球“能量场核构造”推想的正确性,那么,人类就有可能仿造出星球的“能量场核构造”形式的动力技术。而维持星球“能量场核构造”天体动力的能量物质,很可能是尚未被科学家们了解认识的某种宇宙中丰富存在微观能量物质,这就可使远航太空的宇宙飞船较容易补充能源物质。另外,仿星球“能量场核构造”动力装置有可能直接产生类似星体的引力效应,从而可解决人类在太空宇宙飞船中的失重问题。远航太空宇宙飞船不能是单一的,而应像现在大国的航母舰队那样建造成宇宙飞船船队。远航太空宇宙飞船船队应为子母飞船形式,母飞船则应为拥有综合先进技术能力的巨大的仿行星飞船,子飞船则是由母飞船携带的各种较小的执行单项任务的探测飞船。

母飞船拥有的综合先进技术能力应主要是以下几方面:

  一、具有足够强大持久的可产生引力效应的中心能量源,飞船的飞行动力能量与飞船内的各种能量消耗都由中心能量源提供,其能源物质可在宇宙太空中进行补充。
  二、具有与地球表面优良自然生态环境相似的有机生命生存与保障能力。飞船内具有从太空其它行星、彗星上获取物质,进行水、空气(氧气)、有机营养物质补充生产能力;可维系有机生命持久舒适的生存与繁育活动。
  三、飞船内具有先进综合的制造能力,可对子母飞船进行自我修复,若遇到具有相应条件的行星可再造子母飞船。
  四、飞船应具有超越的自我防护能力,除能够抵御宇宙太空的各种有害辐射外,还应能够及时躲避宇宙太空中的各种灾害因素。

  自然,关于宇宙飞船(母船)所需综合技术的中心问题在于中心能量源问题上。只要能够获得理想的强大持久的可控能量源技术,其它技术问题皆可迎刃而解了。有机生命在地球表面自然生态环境中地活动是依赖于地球自身内部与太阳两大能量活动源的共同作用,而未来理想的远航宇宙飞船则只能依赖一个中心能量源。当然,地球表面自然生态环境中还具有强大云雨雷电能量活动,而在飞船内的有限空间里也不能模拟相似的能量活动。未来理想的远航宇宙飞船(母船)既不同于现在地球人类建造的可维系宇航员较长期活动的空间站,也不同于现在地球人类计划在月球或火星上建造的宇航基地,而是可不依赖建造母体行星及其它宇航基地能够完全独立进行宇宙太空活动的人造运行城堡。

  可以这样讲,未来理想的远航太空宇宙飞船(母船),不应是现在人们所认为的载着几名宇航员去执行探索任务的飞船,而应是可供一定数量人群持续良好生存的可运行的太空城。现在地球人类具有浓厚的时代意识情结,目前全球性人口快速暴涨是让政治家、科学家们极为头痛的难题,在地球上有限的生态空间内是没办法解决,只能寄希望于能够通过向外星球移民的途径来解决。然而,这种想法很幼稚,地球人类无论将来科技水平多么发达,都不能实现向外星球大移民。而向月球、火星移民的设想更荒唐,无论现在还是将来,改造地球上的任何大沙漠移民居住都要比改造月球、火星更为实际可行。地球人类现在就有能力将大量淡化海水运到地球表面任何大沙漠地区,只要拥有大量的淡水,地球表面的任何大沙漠都会很快形成某种程度的生态环境。而地球人类未来也没有能力将大量的地球淡水运到月球、火星上,即使能运送有限量的淡水到月球、火星上,也不能像地球沙漠那样形成生态环境。所以,向外星球大量移民之想是永远不能实现的。地球智慧人类坐不到,宇宙中其它高等智慧人类也同样做不到。

  向月球、火星移民是无意义之设想,向太阳系外移民更是不着边际之想。那么,地球人类只能永远困居在地球上吗?这是不可能的,随着航天科学及其它综合科学技术的发展,未来地球人类必将会脱离母体星球进入太空活动,也就不会是超高速的往返地球的载人宇宙飞船所能承担的。即使未来地球人来探寻到了宇宙中的宜居行星,也永远不会实现向其移民,一切都将是徒劳的。而真实可行的途径则是地球人类建造太空生存之所——巨型母体宇宙飞船。这样的宇宙飞船的首要功能不是远航太空进行目标性探索,而应是尽最大可能满足一定数量人类的持久繁衍生息活动。即实现地球人类完全脱离对地球的依赖而持久生存于宇宙太空中,如此则应达到了宇宙高等智慧生命的最高智慧创造境界。

  所以,未来地球人类实现远航太空的过程不应只是深入宇宙去探寻奥秘,而应是地球人类无限向宇宙太空拓展生存能力的过程。远航的宇宙飞船船队的母体飞船则应是地球人类的太空生存之所,完全不再依赖由地球补给所需任何物质。未来远航太空的宇宙飞船船队由地球出发一次性携带足够的各类所需物质是不可能的,而由地球进行补给更不可能,唯有飞船拥有自我补给能力。那么,逾越遥远的宏观时空距离则不再是只依赖宇宙飞船无限高的速度来实现,而是以宇宙飞船船队的飞行速度和飞船中地球人类一代代繁衍不息的生命来共同完成。

  上述未来理想的远航宇宙飞船船队的较小子飞船应可以再地面上直接建造,而巨型的母体飞船则不能再地面上整体建造完成。巨型母体飞船的建造应如同现在的空间站建造过程,在地面制造各种部件后运送到太空组装完成。若在地面上建造完成巨型母体飞船,则难以将巨型飞船推送出地球大气层。在外太空组装完成后则容易启动动力向外太空飞行。同样,未来远航太空宇宙飞船船队的巨型母体飞船在远航过程中,不会靠近任较强引力星球运行,更不会降落到行星表面上。登陆行星探测与获取物质都应有较小灵活的子飞船来完成。因此,现在地球上的“飞碟”现象中若真的有外星人的宇宙飞船,也都应是外星人宇宙飞船船队的较小的探测子飞船,并可能是由高智能机器人操控的。它们的巨型母体飞船应在距地球较远的地方缓慢运行或着停在月球上,以现在地球人类的太空观测与活动能力是难以发现的。

  当然,建造上述推想的远航太空宇宙飞船船队可能要比现在建造空间站难得多,也许不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可独立完成的。恐怕聚集全球之力也只能够建造几个远航飞船队。当地球人类有能力建造远航太空的宇宙飞船船队时,地球人类则以具有了彻底脱离地球进入太空生存的能力。也标志着地球人类进入了宇宙高等智慧生命的最高级演化阶段了。远航宇宙飞船中的地球人无论出发前来自地球上哪个国家、哪个种族,飞向太空后都将归零为地球人。而飞船中将储存记忆着地球人类智慧文明发展史等详细综合资料。远航宇宙飞船船队是地球人类的希望,也是地球人类无限的未来。他们能够延续地球人类的生命演化历程与智慧文明,并有可能将地球人类的智慧文明传播到宇宙中另外一颗行星上。在遥远的星际飞行过程中,宇宙飞船中的地球人类也会将地球人类的智慧文明向前发展推进。

  现在的宇宙太空中,可能运行着许多承载高等智慧生命的远航宇宙飞船船队,只是现在地球人类没有能力发现他们。当然,他们运行距太阳系、地球较远也发现不了拥有高等智慧生命的地球。而在宇宙太空里,两个不同行星上出发的高等智慧生命宇宙飞船船队相遇,其概率可能接近于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