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348|回复: 0

飞碟事件是笑话“怨恨”计划揭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14 23:2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52年,一群科学家想聚在一起严肃地探讨飞碟也许是星际间的宇宙飞船这一观点的可能性。实际上,在1951年夏天重新整顿“怨恨”计划时,就提到要聚在一起讨论,因为章程中说过,我们将是唯一可能发现真相的科学家。一些人先前参与过飞碟项目,他们先是宣称飞碟为宇宙飞船,之后,突然改变立场,认为整个飞碟事件就是一个莫大的笑话。这两种说法使美国空军陷入困境。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一开始我们就意识到,在美国航空航天技术情报中心ATIC)或整个军事机构中,没有人可以对飞碟事件给予最终的肯定或否定回答。给出最终答案需要非常慎重,这可能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严肃的回答之一。

1952年,许多高素质的工程师和科学家拜访了“蓝皮书”计划,花了一两天时间仔细查看我们的报告,并给予很多建议。有些人对我们的报告印象非常深刻,其中一些报告已有全部答案。

但凡是读过报告的科学家都很快就承认,不管那些报告有没有表明这些UFO是来自外太空的拜访者,他们都愿意在质疑之前对这个话题进行大量研究。因此,虽然人们的意见也很有价值,但我们还是不能以此作为决定的依据。我们仍然需要专家小组深入彻底地研究我们的材料并给出书面结论和建议,如有必要,这些结论及建议可递交给总统。

我们的专家小组由6至8位美国顶尖科学家组成。我们清楚,美国空军甚至没有足够的影响力要求这些人放弃他们当前参与的重要工作,花费一周或两周的时间来研究我们的报告。我们也不想这样做。所以,在要求他们付出宝贵时间之前,我们要确定我们的东西值得他们花费这些时间。因此,我们通过其他政府机构协调,组织了一个由4位很有能力的科学家组成的初步审查小组。如果他们推荐某位顶级科学家为小组成员,来审查我们的材料,那这位科学家就会来,他们有这样的声望。

1952年11月下旬,初步审查小组在ATIC进行了为期3天的会面。

会面结束时,该专家小组一致建议组成“高级法院”小组,来审查飞碟事件。仅1小时后,美国高级空军当局就接受了他们的建议,这4位科学家着手向我们拟建的专家小组推荐科学家。他们挑选了6位在理论与实践方面都很有声望的科学家,且众所周知,这些科学家对飞碟方面的判断并不会有失公允。
该专家小组会议暂定于12月底或次年1月初在华盛顿举行——具体时间取决于应邀出席会议的所有科学家的闲暇时间。随着会议的筹备,“蓝皮书”计划步入高潮。但是在取得长足发展之前,我们的筹备工作曾暂时被搁置一边——我发现了一个隐藏在传言背后的关于真相的线索。通常,我们是不会注意到传言的,但这次不同寻常。

飞碟事件是笑话“怨恨”计划揭秘

飞碟事件是笑话“怨恨”计划揭秘
自美国空军对飞碟报告感兴趣以来,有些人曾被要求调查飞碟报告并给予专业建议,这些人的意见就是我们缺少一类数据,一类“可以真正全身心投入”的数据。我曾被多次告知,我们如果有一处信息可以被某种记录证据证实——记录证据可以是某一飞碟的一系列高精度光学跟踪仪拍摄的影片、光谱照片或者任何其他种类的仪表数据,并且这些证据可以让人坐下来好好研究——那么我们将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让世上几乎所有对此感兴趣的科学家积极地帮助我们找到飞碟之谜的答案。

这一传言使我暂时停止了我们高级别会议的筹备工作,传言中涉及的数据就是可以让我们真正全身心投入的数据。

以下就是传言的来龙去脉。

1949年秋,一组科学家在美国某处支起仪器对本地辐射进行测量,测量出少量无害辐射。这种辐射在大气层中经常存在,会在一定程度上发生变化,但永远不会大幅增加,除非有特殊原因。
根据传言,辐射不知何因突然增强,此时,两名科学家正在该处观察设备。高辐射持续了几秒,然后回落到正常水平。虽然此次超正常水平的辐射增加并不能构成危险,但这绝对非同寻常。所有迹象都指向了设备故障,这也是最有可能的解释。两名科学家立即对设备进行了快速检测,没发现明显故障。正当辐射组第三名成员匆忙来到实验室时,这两名科学家正打算对设备进行更加细致的检测。

就在他们要告诉这名科学家他们刚刚碰上的那次难以解释的辐射时,这名科学家说出了自己刚刚的经历。他驱车到附近一个城镇,回程时,就在他接近研究实验室时,空中某物引起了他的注意。在无云的高高的蓝天上,他看到3个银色物体,呈V 字队形移动。它们似乎是呈球状,但他不能肯定。当时,他脑子里闪现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那3个物体移动速度太快,不会是传统飞行器。他猛踩刹车,使车停了下来,并关掉了发动机。周围一片寂静。所能听到的唯一声音就是研究实验室里发动机发出的那一点儿呼呼声。数秒后,物体消失在视野中。

这两位科学家向这位激动的同事介绍完他们之前检测到的非正常辐射后,这3位科学家向彼此问了谁都难以回答的问题:这两次偶然事件有联系吗?是不是飞碟导致了辐射的增加呢?

他们核对了一下时间。由于十分清楚仪器记录下辐射骤增的时间,他们就又核实了驱车从3个银色物体出现的地点到实验室花费的时间。在这一两分钟内,这两个时间点存在着相关关系。3名科学家紧接着全面彻底地检测了辐射设备,一切正常。

传言就在这儿停止了。我和参与“蓝皮书”计划的其他任何人,都没能找出任何可以进一步揭示事件来源的线索。与事件相关的科学家与传言中提到的类似研究的实验室都被找了出来,受到了人们的质疑。大多数人都听说过这一事件,但没人能补充任何细节。这3名位于美国某处一未知实验室的未知的科学家,也许根本就不存在,也许他们真的不知道。
我第一次听说飞碟辐射事件近一年后,接到了一位西海岸朋友的长途电话。我数月前见过他,那时我给他说了这个奇怪的传言,并说希望能够证实它的真实性。他在电话上告诉我他刚刚联系了两个认识的人,那两个人知道事件的整个过程。他说第二天晚上他们会在美国洛杉矶,非常想和我谈谈。



我不想飞往西海岸,因为那也许是徒劳的,即使这样,我还是飞过去了,因为我冒不起失去机会的风险,一个可以把反复出现的、老掉牙的传言变成事实的机会。
20小时后,我与两人在好莱坞罗斯福酒店会面了。那天晚上,我们谈论了数小时,我也了解到了传言的细节,很多是我没有预料到的。提供信息的这两位都是供职于美国原子能委员会的物理学家,在他们的领域有一定地位。他们不想公开自己的身份,我答应了他们。其中一位知道传言背后所有的事情,大多数时间也都是他在说。为了信守不公开的诺言,我将称他为“科学家”。

飞碟辐射事件,其传言版本长时间在美国空军和科学界流传,在细节上是准确的,但并不完整。这位科学家说,在发生第一次后,流言就在研究室散布开来,说仪器下次记录到辐射异常时,几名工作人员就立马出去,在空中寻找某物体。
第一次事件发生约3个星期后,同样的事件再一次发生了。正当实验室仪器记录到辐射超标时,他们在黑暗中看到一个物体飞驰过天空。和以前一样,仪器没有发现故障。
两次目击事件后,根据这位科学家所述,实验室开始了调查。观察者不能确定他们看到的物体不是飞机。有人认为,或许飞机上装有某种类型的雷达设备,影响了辐射探测设备。于是,他们安排所有类型的飞行器携带正在运行的雷达在该地区上空飞行,结果并无异常。在类似飞行期间,所有可能型号的飞行研究设备都已追踪过,希望可以发现某些通常不携带在飞行器上的特殊设备可以导致辐射跃迁。但在测试期间,什么不同寻常的事也没发生。

“因此,可以暂时得出结论,”这位科学家继续说道,“辐射读数异常高是由于一些不正常的设备故障造成的,看到的那些物体是鸟类或者飞机。”这成了“官方”解读。这一事件被写成报告递交给了军方当局,但因为结论并没有涉及飞碟,这份报告也就被丢进了某种未知的文件中。“蓝皮书”计划永远不会获得这份文件。
第二次飞碟辐射事件发生后不久,研究小组就完成了他们的工作。就是在这时,这位科学家才第一次意识到要把我和飞碟辐射事件联系在一起。他的一位朋友目睹了飞碟辐射事件,他把详细情况写在了信里。

随着目击事件的传播,这件事已在科学界受到广泛讨论,结果是设备出现故障这一结论开始受到更严重的质疑。一些科学家认为应该对这种现象进行进一步调查,比如正在和我交谈的科学家以及一些最初目击飞碟事件的人。

大约一年后,这位科学家和这些初始调查人员一起工作。他们决定用自己的时间做一些测试,但辐射探测设备设计得如此精确,出现故障的概率几乎为零。对此计划感兴趣的人组成了一个小组,于晚上和周末在一个小山顶上废弃的建筑物里安装设备进行辐射检测。为了确保隐私,避免引起外界对此过度关注,这位科学家和他的同事们告诉大家他们组成了一支“矿物俱乐部”。他们打着“矿物俱乐部”的幌子掩盖周末探险活动。

该小组在废弃建筑物里安装的设备是专门设计的可以自主操作辐射监测的装置,并安装了特殊的盖革管,以确定辐射源的方向。
为了获得目击数据,“矿物俱乐部”不得不依赖关于飞碟的小道消息,这种做法在美国每个重要科学实验室都存在。
到1950年夏末,科学家准备就绪。接下来的3个月里,这位科学家和他的团队让辐射检测设备一天20小时运转,但磁带除了记录到常规本底活性外,其他什么也没有。试验区附近也有关于飞碟出没的小道消息,但没一个是靠近山顶的。

由于每隔一天就要更换磁带,去装置仪器的小棚屋开始让“岩石猎犬”们感到无聊,甚至还出现了一些中断观察的言论。
终于,坚持有了回报。12月初,早上10时左右,有小道消息说,有数人在仪器屋附近目击到一个银色圆形物体。
“岩石猎犬”在检测记录磁带时,发现数根盖革管在10时17分被启动过,所记录的辐射增量约是正常本底活性的100倍。
在接下来两个月里,“矿物俱乐部”设备记录异常辐射次数曾出现3次以上,都出现在小道消息报道有目击飞碟时。其中一次被雷达证实。
这些事件发生后,“矿物俱乐部”一直使仪器处于运转状态直到1951年6月,但此后什么也没发现。在此期间,辐射一直保持正常水平,但该地区的目击事件下降了。“矿物俱乐部”决定集中精力分析所获得的数据。

这位科学家和他的团队对这些数据做了详细的研究。他们有很多朋友,在整个美国从事很多研究项目;他们能够拜访并在出差旅途中与朋友商讨。他们调查了罕见的太阳黑子活动的可能性,但在短暂的高辐射期间,太阳黑子一直处于正常周期。在太阳黑子活动异常时,他们的记录磁带没有显示出辐射突增。
“岩石猎犬”核实了每一项可能会导致仪器记录到高辐射的可能,却一无所获。他们反复检查了仪器,还是没发现可能引起错误读数的故障,只好让外界科学家参与他们的发现,希望这些外来者能够找到被他们忽略的错误。

如今,他们记载的神秘事件已发生一年多,他们用一年的时间来分析数据,仍然没有找到答案。
他们已经掌握了最佳科学实验方法,通过运用这些实验,可以或多或少地证明目击和高辐射现象同时发生。
奇异的想法往往让人念念不忘。飞碟话题往往涉及某种神秘元素,因此颇受关注,科学蓬勃发展,总让人们觉得有希望揭开事件的神秘面纱,因此调查一直在继续。
据这位科学家说,除他们之外,还有其他科学家组成了自己的辐射探测组。

两名来自美国西南大学的天文学研究生也着手与之类似的观察,不过他们观察规模不大,用改良过的标准盖革计数器检测。最初,他们的设备中没有记录器,后来也相继装备起来。据报道,他们有两次检测到了到高辐射的情况。

虽然这两名天文学家的诚信毋庸置疑,但这位科学家认为由于他们设备质量很差,因此读数的准确性不高。
之后,这位科学家告诉我,要想证实或反证“矿物俱乐部”的发现,需要付出惊人的努力。有关他们工作的传言已经蔓延到了一座位于东部的大型实验室。一位美国空军上校在实验室值班,把事件告诉了他的一些朋友;于是,他们决定亲自调查此情况。

幸运的是,这些人所处的地点非常适合展开这样的调查。实验室对周围地区进行了一次普查,在附近半径160千米的地区建立了周密的辐射探测设备系统。此外,该地区防御还包括雷达网。
幸亏这是在美国,上校团队才能获得许可查看辐射调查站的记录、浏览雷达站的日志。他们发现了几起高辐射事件,同时,雷达也检测到了飞碟。1951年1月至6月都出现过这类事件。
得知上校团队从他们以前的记载中挖掘出了令人鼓舞的发现,辐射调查组和雷达站的人想合作推进进一步调查。

7月某天的日落之前,上校团队中的两位驱车从实验室回家。他们在高速公路上疾驰时,注意到前面有两辆车停住了。车内的人站在路旁,抬头向空中看着什么。
这两位科学家走下车抬头观察,在东方低空看到了一个明亮的圆形物体,慢慢地向北方移动。他们观察了一段时间,做了一些笔记,然后开车返回实验室。
在那儿,一些有趣的信息正等着他们。雷达在一个地点附近检测到不明目标,而这一地点恰好是这两位科学家停车看到飞碟的地方。一架战斗机艰难地起飞,当它进入适当区域时,雷达目标却不在范围之内。飞行员瞥到一个形状看上去类似报道中的飞碟的目标,他不得不转身背着太阳,以进入拦截路线,但他还没来得及确认,就跟丢了目标。
等收集到所有站点的辐射报告已过了几天。报告表明,实验室东部的站点辐射增幅最大,实验室西部的站点一切如旧。

这一事件的潜在意义激励了上校团队。他们计划在F-47战斗机上挂一个装了辐射探测仪的空翼舱,当有飞碟事件时,驾机检测该空域的辐射。他们也提议为F-47战斗机建造高度定向探测器,以追踪飞碟。
就在他们着手设计这种设备时,一些成员离开了团队,此次行动的发起人也被调到了其他地方,最终,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这位科学家对我之前没有听说过上校团队的事并不感到惊讶。为了避免被嘲笑,涉事的所有人都对此保密。这位科学家补充说,他很高兴能够把他所有有关“矿物俱乐部”的信息都给我,并且告诉我怎样能获取这两位天文学家以及上校团队的信息。

我拿着这位科学家的笔记和记录磁带,返回位于代顿赖特·帕特森空军基地的办公室,怀揣着长官的祝福,开始自己追寻其余的辐射事件信息。
我们掌握的数据,尤其是来自这位科学家“矿物俱乐部”的数据,已经被深入彻底地研究,但既然我们现在已有渠道更广的数据,也许会发现一些更新、更有意义的信息。
首先,我联系了政府机构,所有涉及这些调查的人都为政府机构办事,包括记录初始事件的科学家、“矿物俱乐部”、上校团队和其他一些人。
政府机构的人非常合作,但强调一点:我正在进行的调查完全是涉事科学家的个人行动,没有得到官方的许可,不应该与机构存在任何形式的关系。但他们确实帮我找到了初始事件的报告。由于这是现存的唯一副本,我只能借阅。大约在同一时间,我们在新墨西哥州找到了那两位天文学研究生,如今他们都拿到了博士学位,在高级机密项目中工作。他们复述了自己的经历。
一个周日破晓前,他们在房顶上观测,盖革计数器的嘀嗒声增多了。

当嘀嗒声的频率达到峰值,变成一种几乎稳定的嗡嗡声时,一个壮观的大火球划过天空。这两位观测者之前见过几次绿色火球,说这个物体除了颜色呈明亮的淡蓝色外,其他方面都与之相似。
随着火球的消失,计数器再一次稳定下来,有规律地嘀嗒着。他们补充道,有一次,盖格计数器出现了类似的状况,但空中看不到任何异样。
这两位天文学家强调说,他们的数据受到了大量的批评,主要是因为他们使用的仪器有限。我们同意这一说法,但他们进行的工作对进行更加详尽、系统的辐射调查仍然有帮助。
看管飞碟项目的诸神此时正会心一笑,因为一天早上,我接到赖特·帕特森空军基地的一名上校的电话。那天早上,他要来我们这儿,计划顺便拜访我。
数分钟后他就到了,结果不是别人,正是在东部实验室领导上校团队调查飞碟以及辐射事件的那个上校。他讲述着他的经历。和我从那位科学家口中了解到的完全一样,只是有一些无关紧要的变动。上校没有记录他的团队的行动,但知道谁记录了。他立马打电话给那个人。

答案有些令人失望。在介入的数月里,数据散落到了上校团队的成员手中,团队解散时,收集记录也就随着消失了。
因此,我们不得不依靠上校的话。他现在在赖特负责头等重要的项目,我们很难不相信他。
了解上校的经历后,我们有了所有可用的数据,都与这些知名事件有关。在目击飞碟与在目击地区出现原子辐射超标之间,似乎有种联系。
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我要收集所有报道辐射增加的日期和时间,然后与所有飞碟目击报告的发生时间进行核对。这个计划会牵扯很大的精力,还要翻阅大量资料,但我觉得这样能够收集最积极、最完整的证据,证实它们到底有没有相关性。

于是,我们翻阅了目击发生地的文件、ADC雷达日志、新闻通讯社文件、报刊资料室以及个人收集的有关飞碟数据的文件。每当我们发现与辐射峰值相关的目击报告时,都会核对气候情况、气球轨道、天文报告等。
数据一收集全,我就安排美国空军顾问组再调查一遍,可得到的依旧是相同的回复——数据不够好。人们对报告非常感兴趣,但当谈到要把他们的评论发表时,他们就说“没有足够确凿的证据”。如果飞碟可能被以某种方式拍摄下来,与此同时,辐射探测器也变得不正常,这将是一个完美的事件。他们后来告诉我,就我掌握的数据来说,这是他们能给的唯一答案。没有人可以解释辐射骤增的现象,但也没有任何迹象证明它们与飞碟有关。
调查委员会决定这样为这项调查盖棺定论。我告知了上校,他不以为然。后来,我经过那位科学家工作的城市,停留了数小时,把委员会的决定告诉他。他摇了摇头,也表示不相信。
不过,有趣的是,上校和这位科学家的反应是一致的。我们不是傻瓜,他们当时就在那儿,他们看到了,而调查委员会没有。他们想要证明什么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