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285|回复: 2

灵魂转世真实案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24 23: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灵魂转世之谜真实案例。所以假若有一天你的朋友或亲人告诉你他记起了前世的记忆,你也不要惊慌,且听他如何说,然后再确定这是灵魂的转世还是梦境的重演。
  “我好痛。”这不是泽利·安德逊第一次这么说。他是个四岁多的小男孩,没有病痛,没有受伤,也没有因为走路不稳而摔倒,但他总是这么说:“我好痛。”在他第一次说“我好痛”的时候,父母带他去了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各项正常,甚至连个小伤疤都没有。


  后来他经常说“我好痛”,父母则认为他是故意这么说想吸引家长的注意力。心理学上有过这样的案例,小孩子为了逃避上学或试图引起家长重视的时候,都会使用这一招,身体检查不出异常,但就是一直喊痛。就在父母想置之不理的时候,泽利说出了许多四岁孩子不该说的话:“我痛死了,我是痛死的。

  我开着车,很快的速度,结果被货车给撞翻了,我死了。”“宝贝儿,你说什么?”泽利的父母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孩子,就像看到了一个小魔鬼。他们确信平时没有给泽利讲过或看过关于车祸的故事,因此他在潜意识里不可能形成关于车祸的概念。“我痛死了,我之前死的时候比现在大不了多少。”泽利又说。泽利的父母再也没法忽视这个问题了,显然,小泽利一定出了什么问题。他为什么总是重复关于车祸的事情,总是在喊“痛”。

灵魂转世真实案例

灵魂转世真实案例


  父母紧急联系了俄克拉荷马州捕鱼岛市的班纳纪博士,他是一位出色的精神科医生,或许他可以找出原因。一个周末,泽利的父母带着泽利到了班纳纪博士的办公室。博士为泽利进行了催眠,开始询问他一些问题。“你叫什么?”博士问。“詹美·郝塞。”泽利说。


  泽利的母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詹美·郝塞是她最小的弟弟,1967年12月12日死于一场车祸,死的时候才14岁。泽利出生在1976年,从来没人跟他提起过詹美·郝塞的事情,他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博士接着问:“你几岁了?”“死的时候不到15岁。”“那你什么时候出生,又是什么时候死亡的?”“1952年8月22日出生,1967年12月12日死于车祸。”泽利的母亲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在什么地方出的车祸?”“在通卡华,我的家乡。”“那你能带我们去吗?”“能。”博士开车带着泽利及其父母到了通卡华,泽利一路上都在谈论那些熟悉的地方,这条路叫什么,那座房子里住着哪位同学,他在哪个医院出生,学校在哪儿,祖母的商店开在什么地方,他在哪个树林里打过猎,那口气和神情像极了一个活泼的少年,而且都符合詹美的成长经历。
  可这一切都应该是泽利不知道的,他从没有来过这里,也没听家人说起过。更重要的是,他才四岁,能记得住多少事情。

  众多的奇异事件让我们怀疑人在死后是否真的会进入下一个轮回,并且还会记得前世的种种。后来博士开车到了詹美出事故的地方,泽利立马显得焦躁不安,哭着不肯下车,还不停地重复一句话:“我好痛!好痛!”博士没办法,只能继续开车,开到了一处公墓。

  泽利哭着说:“我葬在这里。”然后他走下车,径直走到了詹美的墓前,“这是我的坟墓。地下好冷。”泽利泣不成声,他的母亲也跟着泪流不止。母亲紧紧抱着泽利,哭着说:“我好想你。”这件事轰动了整个美国,没人能解释泽利这些记忆从何而来,人们只能相信,他是詹美的转世。


  跟泽利一样,查理也是个拥有转世灵魂的四岁男孩。一年假期,查理被母亲玛丽带到墨西哥度假,在观看一场悬崖飞人表演的时候,查理对母亲说:“我死过一次。”玛丽当时并没有当真,她认为是孩子的胡言乱语。她和随行的妹妹还一起逗查理:“那你是怎么死的?”查理说:“我的腿被打伤了。”说罢他捂着腿,痛得直哭。玛丽有些好奇,继续问:“你怎么受的伤?”查理边哭边说:“我在1941年当海军,是在战舰上受伤的。”玛丽终于意识到查理有问题,他不像在胡言乱语,一个四岁大的孩子,不可能说出如此有逻辑感和历史感的语言。
  好奇心促使她不断问下去:“你叫什么?家住哪里?”“我叫詹姆士·凯路,家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北边。”玛丽的妹妹感到害怕和担忧,她焦急地问查理:“查理,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查理说:“船爆炸了,到处是人的尖叫声。我们四个人搭乘一只救生艇。救生艇靠岸后,我把大家拖上了岸,然后我就死了。”

  “查理怎么了?我们要不要送他去医院。”玛丽的妹妹几乎哭了出来。玛丽没有把查理送到医院,而是接着问:“你是个水兵?”查理说:“不,我是军官,不是水兵。我父母一定很伤心,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我死了,他们该怎么办?”“爆炸的船叫什么?”“‘阿拉巴马’号。”

  玛丽买了最近日期的机票,带着查理和妹妹飞回了美国。一到美国,她就马不停蹄地前往亚拉巴马州的摩比港,询问当年“阿拉巴马”号的情况。负责人说,“阿拉巴马”号早就退役了,现在是个展览品,供人们参观。玛丽又找到了当年的舰长,让他帮忙查找官兵花名册,看看里面有没有一个叫詹姆士·凯路的人。
  查找的结果是:“阿拉巴马”号不仅没有詹姆士·凯路这个人,而且也从来没有发生过爆炸。“不过”,舰长想了想说,“‘亚利桑那’号倒是被击中过,你们可以去查查‘亚利桑那’号的花名册。”


  玛丽又找到了“亚利桑那”号军舰的负责人,跟他说明情况后,负责人爽快地答应她帮忙查找花名册。
  果然,“亚利桑那”号的花名册里的确有个军官叫詹姆士·凯路,老家是位于加利福尼亚北边的旧金山市。
  更令人惊叹的是,查理登上退役的“亚利桑那”号军舰之后,竟然能把军舰的各种设施说得一清二楚,就像是常年生活在上面一样。一个四岁的孩子,怎么会如此熟悉“二战”时期服役的战舰,难道查理真的是詹姆士·凯路的转世?根据资料显示,詹姆士在战舰被击中后,带着三个水兵坐上了救生艇。后来他们的尸体在一处海滩被发现,无一生还。玛丽有过这样的打算,去三藩市找詹姆士·凯路的父母聊一聊。

  但她转念一想,这样贸然前往,一来可能吓着他的父母,二来可能为查理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如果查理长大后还记得这些事情,那么到时就让他自己去寻找吧。鹦鹉丈夫如果说有人觉得泽利和查理的事情荒诞无稽,那么接下来这个鹦鹉的故事就更显得大谬不然。
  瑞士有位名叫法兰西斯·史贝克的大学女教授,她的丈夫在49岁的时候去世。为了排解伤痛和寂寞,史贝克从网上买了一只鹦鹉。她之所以买这只鹦鹉,是因为资料显示,它出生在丈夫去世的那天。

  收到鹦鹉后,神奇的事情接连发生。这只鹦鹉不仅会学舌,而且似乎有自己的意识,能主动跟人交流。史贝克教它说话,为它取名耶维斯,然而它却一直在喊“艾米,艾米”,史贝克大吃一惊,艾米是她丈夫的名字。不仅如此,鹦鹉还能准确说出她跟丈夫的结婚纪念日。

  史贝克觉得不可思议,就将这件事告诉了同事。同事们一致认为是史贝克太思念去世的丈夫,以至于要用这种方式来怀念丈夫。史贝克知道不管自己怎么说,他们都不会相信。于是有一天,她带着同事回到家,让同事亲耳听到了鹦鹉的自我介绍。同事们起初认为这些都是史贝克教的,可他们发现,这只鹦鹉时不时就会冒出一些奇怪的话,表现得就像一个人类。

  史贝克说,鹦鹉那些突然冒出的单词,她根本没教过,而且久而久之,鹦鹉的表现越来越像她的丈夫。当它掌握了足够多的单词后,甚至能断断续续说一些她跟丈夫的往事。

  这简直是个奇迹,就连史贝克自己也不敢相信。她只能这样说:“或许是上帝可怜我,特地派这只鹦鹉来抚慰我的伤心,让我未来活得不那么痛苦。无论如何,感谢上帝。”伊凡丝复杂的前世英国有个普通的家庭主妇名叫伊凡丝,她是著名的催眠师布罗克罕的病人。根据布罗克罕的介绍,能够回忆起前世的人并不在少数,但大多回忆都是模糊、断断续续、平凡、单调的。
  伊凡丝绝对是个例外,她能回忆起多个前世发生的事情,而且清晰准确,就连拥有40多年研究经验的布罗克罕都觉得不可思议。

  伊凡丝回忆起来的第一世是罗马时代在不列颠的家庭主妇;第二世是12世纪英国的一名犹太人;第三世是在法国的一名妓女;第四世是法国查理七世时代一个富商的女仆;

  第五世是安妮女王时代的一个缝纫女工;第六世是在美国爱荷华的修女……在诸多前世回忆里,伊凡丝记得最清楚的一世是犹太人那一世。她说大概在1189年,她生活在英国约克,自己叫瑞贝卡,丈夫叫约瑟夫,是个犹太商人。当时约克爆发了反犹太人运动,瑞贝卡和约瑟夫成了攻击对象。为了保住性命,他们一家连夜逃跑。最后他们躲进了一间教堂,绑了神父,藏在地窖里。就在丈夫带着儿子出去找食物的时候,暴徒闯进了教堂,救了神父。神父带着他们找到了地窖。瑞贝卡亲眼看着女儿被他们带走,然后记忆的画面变成了一片黑暗。

  伊凡丝在回忆这段往事的时候,几度哽咽,好像这件事是刚刚经历过一样。她清醒过来后,浑身难受,心情也变得沉重。刚走出布罗克罕的办公室,她便沉沉地倒在了地上,随后病了一场,几天不能下床。伊凡丝的事情惊动了整个英国,英国BBC电视台的热门制作人伊佛森专门为此开设了一期节目。

  在节目里,他将伊凡丝的回忆让一位著名的英国史及罗马史专家进行研究,专家给出的结果是,这位女士有着不错的历史涵养。然而伊凡丝却告诉大家,她的历史知识十分匮乏,连小学生都比不上。

  特别是犹太人那一世,伊佛森特地去请教了约克大学的历史教授杜布森。杜布森告诉他,伊凡丝所说的回忆跟当时的历史真相几乎一模一样,如果她不是拥有丰富的历史知识,那么就只能说她的确经历过。伊凡丝所说的反犹太人运动,其实就是当年欧洲第三次十字军东征的前奏。

  当时犹太人是异教徒,被视为不祥和邪恶的门徒。1190年,伦敦爆发了大规模残杀犹太人的运动,那时约克有150名犹太人遇害。杜布森查阅了当时的资料,推断出瑞贝卡一家躲避的教堂应该是约克大教堂。然而伊凡丝却否认了他的推断,她说自己清楚记得瑞贝卡一家是躲在了圣玛丽教堂里。

  但是经过核实,圣玛丽教堂并没有地窖,一直以来都没有。整个约克只有一间教堂有地窖,那就是约克大教堂。伊凡丝和杜布森各执一词,让这件事看起来有了疑点,难道伊凡丝所谓的前世记忆,是场骗局或是作秀?就在人们快要淡忘这件事的时候,一则新闻又重新把伊凡丝拉回了人们的视野。
  1975年,当地政府要把圣玛丽教堂建成一座博物馆。就在修建过程里,工人们发现圣坛的地下竟然有个隐秘的房间,就像一个地窖。人们纷纷猜测,这就是伊凡丝所说的地窖。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地球不简单,也许是不合格灵魂的监狱。
来自UFO中文网客户端来自UFO中文网客户端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所有的猜测都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
来自UFO中文网客户端来自UFO中文网客户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