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网

首页 ›› 未解之谜
搜索

高登民高延津找到了吗?中国飞人事件是真是假

2017-5-15 19:52| 发布者: 伤我心太深| 查看: 122938| 评论: 1

  高登民高延津找到了吗?中国飞人事件是真是假【转载】

  高登民高延津两位先生是如此神奇,他们能背着别人在空中飞行,他们能如入无人之境的穿过岗哨进入军营,他们能不用任何飞行器械以类似于现代民航客机般的飞行速度飞行上千公里,他们能知道黄延秋心里的一个闪念在想什么,他们能在思维中远距离与黄延秋对话,他们对黄延秋、冀建民2002年12月份的北京之行能如此地清楚 他们究竟是怎样的神奇人物???他们的身份和能力,确如冀建民先生在调查报告中所言 问号满天 !


  我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看了冀建民的调查报告开始研究此事,十余年来,我的结论是:他们确如在兰州对黄延秋所言,是山东人,是地球人中中国人中的山东人,他们的名字极可能真是高登民、高延津,或者他们至少姓高,他们自称的名字中可能有他们所在地山东地名中的字根;两位飞人先生的年龄应该在五十岁上下或不到五十岁,但绝对超过了45岁;高登民先生可能为兄,高延津为弟,他们若非亲兄弟也是表兄弟或堂兄弟,是直系血亲。


  黄延秋在催眠中对他俩的形象特征描述为:身高约1.75-1.80米(黄对冀说)、长脸、脸较白、黑发,留的好象是背头,面部最重要的特征是眼睛比一般人大一些。从他俩脸上较白、好象留背头,在77年时能抽出多天时间在外自由行动来看,这两个飞人似乎不是农民,可能是县城或城市居民,如果山东省的人口资料都登陆上户籍网,他俩人的名字确实是高登民、高延津的话,我们可能能从户籍网资料里用排除法找出他们来!



  我们能找寻到高登民、高延津两位神奇飞人吗?从高登民先生和黄延秋的思维对话中我们知道,他们支持我们研究此事,为飞人事件寻找证据。


  人真的能飞行吗?人真的能不借助任何飞行器械在天空中以每小时上千公里的速度飞行吗?人没有翅膀,真能不借助任何飞行器械以高于鸟类十倍百倍的速度凌空飞行吗?人类怎样才能有如同高登民、高延津两位先生的飞行能力呢?他们的飞行机理又是怎样的呢?他们飞行中是怎样抵抗重力的?他们是靠怎样的力、怎样的能量不借着类似鸟类翅膀扇动所产生的升力、推力飞行的呢?难道真如达·芬奇所言:人类没有翅膀,但注定将象天神一样在天空中飞翔!?


  从一些资料记载所知,在当今中国的云南、河南、甘肃三省也有能凌空飞行之人。古有列子习术九年可御风而行,人的能力究竟作如何限量?如果我们发现并确证有人能凌空飞行,这对人类认识自身的能力会有重大的意义!


  昔日春秋之时,列子习得御风飞行之术居郑圃四十年而不闻于世。在当今世风浮燥之时,高登民、高延津两位先生亦有此履虚乘风之术,从1977年至今,二十六年不为大众所知,亦有昔日列子之风!中国有此等道高术高之士,也是中华民族之幸事!【转载】



  【揭秘】《飞人传说》揭秘山东飞人高登民高延津事迹!1977年,在中国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县发生了一件震惊世界的神秘事件:该县北高乡北高村21岁的青年村民黄延秋,先后三次在夜晚熟睡之时离奇失踪。




  第一次是在1977年7月27日(农历6月12日)晚上8、9点钟,黄延秋正在家中睡觉,午夜一点钟左右,不知道什么原因,却出现在了约一千公里外的南京的一个大商店的门前,然后又被两个交通警察样子的神秘人物买票送上开往上海的火车,后来通过救助站与家乡取得了联系,被亲人接了回去……


  两个月之后,9月8日(农历七月二十五日),也是在晚上9点钟左右,三伏天很热,黄延秋本来睡在院子里一张小床上,半夜一觉醒来,却出现在约一千二百公里外的上海火车站广场,然后出现两个穿着军装的神秘人物先后指点他乘船、乘车,最后送他进入一个有他邻村亲戚在里面作军官的军营之中……



  第三次则最神奇,距离第二次失踪没几天,在9月20日(农历八月初八)夜晚十点钟左右,黄延秋刚从生产队长家的门口出来没走多远,就眩晕倒地,失去知觉。午夜醒来时,却出现在兰州一家旅馆当中,两位自称是山东高登民、高延津的二十几岁的青年人,自称是黄延秋三次神秘失踪事件的安排者。在这一次,高登民、高延津用了九天的时间,不借助任何飞行器械,先后背负黄延秋从兰州飞往北京,从北京飞往天津,天津飞往哈尔滨,哈尔滨飞往长春,长春飞往沈阳,沈阳飞往福州,从福州又飞往南京,南京飞往西安,又从西安飞回首站兰州。他们总是在白天休息,夜晚夜深人静之时才开始飞行。


  最后在终点站兰州,他们又将黄延秋以未知的方式送回了河北肥乡县北高村的家里。


  黄延秋的三次神秘失踪以及他说的被两个神秘人物,背着他以高于当时列车20-40倍速度飞往9个城市的事件,轰动全中国。这被认为是中国UFO三大悬案之首的神秘事件,北京UFO研究会有文字备案。




  河北黄延秋飞人悬案最新进展


  央 视科学频道《走近科学》栏目近日连续追踪报道、分析了28年前即1977年发生在河北肥乡的黄延秋背负飞行事件,这一被称为中国UFO三大悬案之一的神秘事件,其具体资料如下:1977年7月—9月,河北省肥乡县北高村21岁的村民黄延秋,先后三次在夜晚神秘失踪,遭遇了三次被人背着飞行的离奇经历,不借助任何交通工具,累计飞行大约1万多公里。第 一次失踪是一天夜晚上床睡觉后突然出走,一夜之后发现已到了千里之外的南京,中间仅仅只隔9个小时,20世纪70年代坐火车也不可能以那么快的速度到达,坐飞机在当时又不可能;半个月后黄延秋再次失踪,晚上9时余,本来睡在院子里床上的黄延秋,半夜一觉醒来, 却出现在约一千二百公里外的上海火车站广场。前两次失踪都出现了两个穿军装的神秘人物,先后指点他乘船、乘车,最后送他进入一个有他邻村乡亲亲戚在其中作军官的军营中。第三次仍是在夜晚,黄延秋刚出生产队长家门,就眩晕倒地,失去知觉。午夜醒来时,出现在兰州一旅馆中,两位自称是山东高登民、高延津的看似二十几岁的青年人,自称是黄延秋三次失踪事件的安排者,此次失踪在9天之内两人背着处于清醒意识状态下的黄延秋飞跃了19个省市,抵达了兰州、北京、天津、哈尔滨、长春、沈阳、福州、西安八个城市,累计飞行一万多公里,每到一个城市几乎都只花一两个小时。按从沈阳到福州的距离计算,实际交通路程最少在两千公里以上,仍是两个小时即到,平均每分钟至少飞行20公里,差不多每秒300 米左右,这是接近音速的飞行速度,在这种音速飞行下黄延秋游历了大半个中国。



  在三次失踪中,前两次都能找到人证物证,证明黄延秋确实以现代常识与科学所不能理解的方式和速度在所述时间出现在所述地点,黄延秋本人坚称他是被两个人背着飞行。第三次失踪所到地方及时间黄延秋举不出有力证据,他记忆中的在北京长安大剧院看了一出戏又被记者调查所否证。按上述事实资料,如果真正是抱持科学求真的态度,应该肯定前两次事实的存在,对第三次存疑,将重点放在探询黄延秋为什么能够以超出现代常识及科学理解的速度从家乡位移到千里外的南京、上海。但是,以《走近科学》自我标榜的央视节目却不循真正的科学探索道路而行。它仅仅依据“长安大剧院看戏”属虚这一事实,就断定黄延秋第三次失踪经历为虚构,断言黄延秋将梦幻当成了现实;对于人证物证俱全、无可否认的前两次失踪,央视节目在承认事实存在后将原因归结为梦游,回避了对“当事人何以能以超乎现代常识及科学理解的速度从家乡位移到千里外的南京、上海”这一问题关键的解释。


  央视节目上述结论的导出,完全是立足于“黄延秋的三次失踪经历不合常理、现代科学不能解释,而凡是不合常理、现代科学不能解释的,就是虚假的、不存在的”这样一种思维定式。这种思维定式的特点是:将现有科学结论置于科学的研究对象即客观事实之上,不是以事实来检验科学结论的正误,而是凭现有科学结论来断定事实之真伪有无。科学精神的实质是尊重事实、勇于探索未知,以央视这种思维定式来弘扬科学,其结果只会使人们离真正的科学越来越远,距将科学视同于宗教的伪科学越来越近。当现有结论成为不可逾越的禁忌时,科学就被阉割,丧失了探索未知的动力与能力。


  正是因为事先已认定黄延秋的三次失踪经历“不可能”,央视节目才轻率地将其归结为梦游与梦臆,不管这种解释是如何的漏洞百出;对于坚信自己经历的黄延秋,央视节目只愿意从颠痫与精神偏执这两种角度来解释,由于医院检查排除了颠痫的可能,于是断言他精神偏执--这倒是抹杀一切不利于现有科学结论的事实的万能武器;仅仅调查了十几天,由于没找到黄延秋口中的飞行奇人高登民、高延津,就断言这两个人子虚乌有。按照央视的这套逻辑与实证程序,任何现代科学所不能解释的事实都可以被轻易证伪,这意味着现代科学的结论已永远无须再作任何修正,科学只需要在已有结论的方向上继续前行就可以了。


  事实当然并非如此,科学史上几乎每一次重大进步都意味着对原有结论的部分否定或修正,而不仅仅只是丰富、补充。黄延秋背负飞行事件至少其前两次是无法否认的,由于前两次就具有现代科学所不能理解的特性,其背后必然隐藏着现代人类现有知识所不足以涵盖的原因。科学的使命正是要探寻这一原因,从而获得使科学前行的动力与突破口,怎么还反过来禁锢这种探寻、仅凭现有科学结论就对事实进行削足适履的处理?


  作为承载着“喉舌”功能的央视节目,作出上述解释并不出人意料,因为他们自己也未必相信自己所说的解释。可笑的是象方舟子这样的受访嘉宾,他竟然搜肠刮肚找出一个 “电磁刺激会使人产生飞翔感”的滑稽解释,难道他真的相信他这一解释可以运用于黄延秋背负飞行事件?


  关于科学,马克思有段话说得好:如果凡是我们理解的、能够纳入规律的东西,就是重要的、值得认真研究的;凡是我们不理解的、不能纳入规律的东西,就是无足轻重的、可以不加理睬的,那么真正的科学就完结了,因为科学的使命正是要研究、面对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自称为马克思信徒的国度,却将马克思的教诲抛在一边,反其道而行,这并不奇怪。

  当官方意识形态已经普遍失灵后,科学作为具有普遍公信力的知识体系,就具有了类似意识形态的整合功能。将科学作为宗教、当作意识形态使用,这凸显出官方意识形态的困境以及整合性思想文化资源的匮乏。当科学必须承载意识形态功能时,它本身必然被扭曲、被要求按照世俗政治的需要重新打扮。这种扭曲与禁锢对科学进步的伤害,将长期体现在科学工作者被窒息创新活力、全社会缺少创新动力之中。


  对自己不懂的领域胡乱下结论,好象才象精神病,不知者不怪,因为人有个逐渐的认识过程,社会发展的新发现从来都是遭到大众质疑和嘲笑的,但没有这样也就没有了突破、发展。一切新发明、新发现都是前人尚未认识到的。但那些不知还充知、自以为自己了解到的那点儿知识就足以涵盖、解释宇宙万物万事的,才是精神出了问题。他可怜的标准就是,一切超出他认识、想象到的范围的、科学还解释不了、认识不到的,都不存在、不可信,甚至事实摆在他面前都会死硬嘴,这种无药可救的颠狂者才是科学的绊脚石。


  这种不负责任不想深究的人,好象在坚持科学,其实不过是坚持他自己知道的那可怜的一点有限的知识而已,这种可怜虫实质是在僵化科学,因为科学应该是一直在突破在发展的,从来不会停滞,也不会因某人的认识不到而固步自封、停滞不前,是永远不断完善不断发展的。

  如果看到一件自己认识不到的就赶紧否认打压,科学还发展个啥!

  用现有科学知识解释不了一个客观事实的时候,就恼羞成怒地反口否认客观事实大存在,并且编造一系列否认客观事实的理由,这就是当今世界最大的伪科学。 因为这种人仅仅是对科学一知半解的学生,不是象艾萨克.牛顿、尼古拉.特斯拉、埃尔伯特.爱因斯坦那样的科学大师级的先生,这些对科学一知半解的学生,甚至可能是曾经留洋的博士(博士的定义就是曾经在象牙塔里钻过2~3年牛角尖的学生),这正如同圣经《路加福音》第六章第四十节所阐述的名言:“学生高不过先生,凡学成了的,也不过跟先生(的观点)一样。”我们的世界渴望出现大师级的先生!而不是特别需要死扳大师教条的博士生。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滚动资讯
本站原创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伤我心太深 2017-6-11 23:09
超人啊

查看全部评论(1)

热门专题
社区活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