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网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3988|回复: 0
收起左侧

玛雅神灵:羽蛇神—库库尔坎(kukulcan)

[复制链接]
online_member 发表于 2012-7-17 20:2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羽蛇神的名字叫库库尔坎(kukulcan),是玛雅人心目中带来雨季,与播种、收获、五谷丰登有关的神祇。事实上,它是一个舶来品,是在托尔特克(Toltec)人统治玛雅城时带来的北方神祇。中美洲各民族普遍信奉这种羽蛇神。
神灵
羽蛇神(纳瓦特尔语∶Ketsalkoatl,西班牙语∶-Quetzalcóatl-,英语∶-Quetzalcoatl,feathered snake,plumed serpent-) 羽蛇神(Feathered snake或Plumed serpent)是一个在中部美洲文明中普遍信奉的神祇,一般被描绘为一条长满羽毛的蛇形象。最早见于奥尔梅克文明,后来被阿兹特克人称为奎策尔夸托,玛雅人称作库库尔坎(Kukulcan)。
按照传说,羽蛇神主宰着晨星、发明了书籍、立法,而且给人类带来了玉米。羽蛇神还代表着死亡和重生,是祭司们的保护神。
羽蛇神在玛雅文化中的地位可以从许多方面观察到。古典时期,玛雅“真人”所持的权杖,一端为精致小形、中间为小人的一条腿化作蛇身、另一端为一蛇头。到了后古典时期,出现了多种变形,但基本形态完全变了,成为上部羽扇形、中间蛇身下部蛇头的羽蛇神形象。
羽蛇神与雨季同来。而雨季又与玛雅人种玉米的时间相重合。因而羽蛇神又成为玛雅农人最为崇敬的神祇,在现今留存的最大的玛雅古城,奇岑-伊扎中。有一座以羽蛇神库库尔坎命名的金字塔。在金字塔的北面两底角雕有两个蛇头。每年春分、秋分两天,太阳落山时,可以看到蛇头投射在地上的影子与许多个三角形连套在一起,成为一条动感很强的飞蛇。象征着在这两天羽蛇神降临和飞升,据说,只有这两天里才能看到这一奇景。所以,现在它已经成为墨西哥的一个著名旅游景点。而在当年,玛雅人可以借助这种将天文学与建筑工艺精湛地融合在一起的直观景致,准确把握农时。与此同时,也准确把握崇拜羽蛇神的时机。
羽蛇神与中国龙
羽蛇神的形象还可以在玛雅遗址中著名的博南帕克画厅等处看到。要说它的形象,与中国人发明的牛头鹿角、蛇身鱼鳞、虎爪长须,能腾云驾雾的龙,还着实有几分相像。起码在蛇身主体加腾飞之势(羽蛇的羽毛)的基本组合上,是一致的。此外,如画厅一室屋顶上画的羽蛇头、玛雅祭司所持双头棍上的蛇头雕刻,与龙头也有较大的类以。而且,羽蛇神和中国龙崇拜都与祈雨有关。
有人说玛雅人的羽蛇神是殷商时期的中国人带过去的中国龙。如果这种说法成立,那么其中所说的玛雅人,首先应该改成中美洲人。因为,中美洲的许多民族都有对羽蛇神的崇拜。而且,与中国龙有关的雨水纹图案也可以在中美洲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古迹中发现。
羽蛇神的故乡
奇琴伊察古城遗址,位于墨西哥东南部的尤卡坦州,离尤卡坦首府梅里达100多公里。它被认为是玛雅-托尔特克时代最重要的城市,现存数百座古代建筑物,是尤卡坦半岛上最大的玛雅文化遗址,有“羽蛇神的故乡”之称。198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作为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奇琴伊察”在玛雅语里是“伊察人的井口”的意思。这是因为在距离奇琴伊察城不远的地方,有两个天然泉瀑布,早在五六世纪时,伊察人就在靠近两口泉水的地方定居,从此这里就叫奇琴伊察。羽蛇,一种会飞的蛇的形象,或说是图腾。羽蛇神是墨西哥古代印第安人崇拜的神,掌管雨水和丰收,同时也包括毁灭。羽蛇神头部的造型和我们的龙非常相象,而且,羽蛇神和中国龙崇拜都与祈雨有关。因此,包括墨西哥和我们中国的一些学者在内,世界上许多研究者都认为,墨西哥印第安人的祖先可能来自中国,中墨两国古代文明可能有某种联系。
羽蛇神的名字叫库库尔坎,是玛雅人心目中带来雨季,与播种、收获、五谷丰登有关的神只。事实上,它是一个舶来品,是在托尔特克人统治玛雅城时带来的北方神只。中美洲各民族普遍信奉这种羽蛇神。
羽蛇神在玛雅文化中的地位可以从许多方面观察到。古典时期,玛雅“真人”所持的权杖,一端为精致小形、中间为小人的一条腿化作蛇身、另一端为一蛇头。到了后古典时期,出现了多种变形,但基本形态完全变了,成为上部羽扇形、中间蛇身下部蛇头的羽蛇神形象。
有人说玛雅人的羽蛇神是殷商时期的中国人带过去的中国龙。如果这种说法成立,那么其中所说的玛雅人,首先应该改成中美洲人。因为,中美洲的许多民族都有对羽蛇神的崇拜。



与羽蛇神有关的建筑
库库尔坎金字塔
羽蛇神与雨季同来,而雨季又与玛雅人种玉米的时间相重合。因而羽蛇神又成为玛雅农人最为崇敬的神只,在现今留存的最大的玛雅古城,奇岑-伊扎中。有一座以羽蛇神库库尔坎命名的金字塔。库库尔坎金字塔是为了祭祀奇琴伊察主神而得名。在玛雅人的传说中,库库尔坎神被认为是他们远古时代的教诲者,传说他教给人们天文、数学和工艺,并制定和颁布了法律。当玛雅人获得了知识并建立起国家之后,库库尔坎神登上蛇变成的飞船,回到了天外的故乡。
库库尔坎金字塔是奇琴伊查古城中最高大的建筑、占地约3000平方米。其由塔身和神庙两部分组成,高约30 米,塔底面为正方形,四方对称,底大上小,四边棱角分明。台基每边长55.5米,共9层,向上逐渐缩小至梯形平台,上有高6米的方形神庙。塔的四面各有91级台阶,四面共有364级,加上最上层的平台,正好是一年的天数。塔的每个侧面都整齐排列着52块雕刻的石板,52这个数字也正对应着玛雅人的一个历法周期。这座古老的建筑,在建造之前,经过了精心的几何设计,它所表达出的精确度和玄妙而充满戏剧性的效果,令后人叹为观止:每年春分和秋分两天的日落时分,北面一组台阶的边墙会在阳光照射下形成弯弯曲曲的七段等腰三角形,连同底部雕刻的蛇头,宛若一条巨蛇从塔顶向大地游动,象征着羽蛇神在春分时苏醒,爬出庙宇。每一次,这个幻像持续整整3 小时22 分,分秒不差。这个神秘景观被称为“光影蛇形”。库库尔坎金字塔,是玛雅人对其掌握的建筑几何知识的绝妙展示,而金字塔旁边的天文台,更是把这种高超的几何和天文知识表现得淋漓尽致。
奇琴伊察的武士庙
在库库尔坎金字塔的东面一座宏伟的四层金字塔被称为勇士庙,庙的前面和南面是一大片方形或圆形的石柱,名为“千柱群”,这些石柱过去曾支撑着巨大的宫殿。武士庙的入口处是一个用巨大石头雕成的仰卧人形像,古玛雅人称它“恰克莫尔”神像,它的后面是两个张着大嘴的羽蛇神。环绕着这片中心区方圆几公里内还有很多奇琴伊察旧城的石砌建筑,均为同一时代的遗址。
比起玛雅人早先建造的那些古城,奇琴伊察的建筑虽然稍晚,但别具特色,也可以说,这座举世闻名的武士庙是当时世界上最为超前的杰作。该庙建于公元11世纪,以内部占地广阔著称。穹窿形的石房顶用木楣支持,木楣则置放在石柱之上。现在,房顶和木楣都已不见,只有石柱石墙仍然留存。武士庙刻有极其丰富的浮雕装饰。大门上有两根纤细的蛇形柱,蛇头雕刻精美,两边墙面雕有龙头蛇身图案浮雕,梯道两边的顶端立有武士小雕像,在武士庙中通到圣殿的阶梯顶上,有座称为“查克穆尔”的人像。考古发现,托尔特克人在尤卡坦半岛,留下许多这种石刻人像。而当时奇琴伊察的祭师,可能把活人祭品的心脏摆在这个斜倚的人像上。
圣井
玛雅人对雨神极为崇拜,每到春季都要举行盛大的祭献仪式。每当祭献的日子,国王都要将挑选出来的一名14岁的美丽少女投入这口通往“雨神宫殿”的圣井,让她去做雨神的新娘子,向雨神乞求风调雨顺。在献美女的同时,祭司和贵族们也把各种黄金珠宝投入圣井,以示诚意。
在玛雅人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之后,传说中的这口聚集着巨大宝藏的圣井也渐渐被荒野丛林所湮没。
19世纪,有个名叫汤普逊的美国人试图寻找这口“圣井”,他在这座羽蛇之城发现了一处神秘的人造洞穴。据说,有次汤普逊在圣井旁的神庙中转悠时,无意中发现神庙地板中间的一块大石板敲打时有空洞声。他将石板撬开,发现下面是一个宽敞的地下室,室中有一个大石墩。他使劲将石墩挪开,下面露出一个巨大的洞口,洞里有条4米长的巨蛇盘绕在一个正方形的石室中间。汤普逊打死了巨蛇,然后跳进洞里。他发现,洞里的地板上还有两具被大蛇拦腰咬断的人的骨骸。死人的骨骸下面还铺着一块大石板。他把石板撬开,下面又是一个竖洞。就这样汤普逊一连撬开了五块石板。当他撬开第五块石板时,下面露出一条凿在岩石上的阶梯。从阶梯一直走下去,就通向一间人工凿出来的石头房子,阶梯和房子里到处都是木炭,汤普逊把这些东西清理干净后,发现在地板上盖着一块非常大的石板,他凭借着全身的力气把石板挪开,结果下面又露出一个大约15米深的竖洞,竖洞的地板上有无数用玉石和宝石雕刻的花瓶,用珍珠制成的项链和腕链。
1903年,汤普逊把神庙中发现的宝藏公之于世,他虽然找到了离圣井不远处的这个人造洞穴,也发现了一些洞中隐藏的珍宝,却并未找到真正的玛雅人的圣井。
奇琴伊察的天文观象台
奇琴伊察的天文观象台是玛雅建筑中极为重要的一座建筑物。这座圆塔过去是玛雅人的天文台,塔高12.5米,天文台建在两层高台之上,和库库尔坎金字塔一样,高台上面的台阶的位置,是经过精心计算后才决定的,与重要的天象相配合。台阶和阶梯平台的数目分别代表了一年的天数和月数。52块雕刻图案的石板象征着玛雅历法中52年为一轮回。这座建筑物的方向定位也显然经过精心考虑,其阶梯朝着正北、正南、正东和正西。塔内有一道螺旋形楼梯直接通到位于塔庙的观测室,室中有一些位置准确的观察孔,供天文学家向外观测,可以十分准确地算出星辰的角度。
虽然我们今天看到的只是玛雅人的天文台残迹,但近代考古学家仍然可以核对玛雅人的计算结果。玛雅人测量的偏差角度,最多只有2度,而事实上发生的偏差通常不超过0.005度。如此准确的成就,并不靠经纬仪等类的观测仪器,对于古代人来说,这怎么可能呢?
随着对这座天文台和库库尔坎金字塔的深入研究,人们对玛雅人的历法和天文知识也越来越感到迷惑不解。人们发现,自古埃及以后,世界上没有一个民族比玛雅人更为时间一去不返这个问题所困扰了。
那么玛雅人的历法又是怎样的呢?有兴趣的同学,不妨和我们一起来看看。就现在来看,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玛雅人的历法是古代各民族中最精确的。玛雅人的历法究竟精确到什么程度呢?他们把一年分为18个月,每个月20天,年终加上5天禁忌日,共365天。他们测算的地球年为365.2420天,而现代人的准确计算为365.2422天,误差为0.0002天(即24.48秒),也就是说5000年的误差才仅仅一天。
玛雅人用一套非常复杂的方法来记录重要事件的日期。这套方法以三种不同的计时法为基础:除了使用阳历之外,他们还有金星历和佐尔金历。他们计算出金星历年为584天,而现代人测算的金星历年为583.92天,两者差别每天只有12秒。至于佐尔金历更是一种特殊的宗教历法,这种历法一年分为13个月,每月20天,每年共260天。这种历法从何而来,实在令人不解。因为这种纪年法不是以地球上所能观察到的任何一种天体运行为依据的。前苏联学者卡扎切夫等人认为,佐尔金年历法是玛雅人的祖先依据另一个至今我们尚不知道的星球运行规律制定的。
有位研究玛雅文明的专家写道:玛雅人的思维一步一步迈向地老天荒,时间进行的路线一直延伸到远古的时代,融入千年期,千年期融入万年世,最后远古到人类的心灵无法想像和理解的永恒深处。在玛雅人的一块石碑上,他们计算出9000多万年前的一个日期。而这些都是实际的演算,精确地标明日月的位置。面对着玛雅人的天文数字,现代人无法不感到茫然。
羽蛇神的后代
今天,1/10的金字塔建造者的后裔还在其古老帝国的地域里生活,一并经历了长期的征服后顽强地存活下来了的,还有他们自己独特的语言。“印第安人”——这个词包含了太多的难以置信的解释和景象。
佐齐尔人
为了到达拉斯卡萨斯的圣克里斯托瓦尔,要穿越松树林中的曲折蜿蜒的道路,要翻过恰帕斯的马德雷山脉。恰帕斯是墨西哥人数最多的土著人——佐齐尔人的领地,他们是经历了人口膨胀之后的少数种族之一。而圣克里斯托瓦尔是一个殖民地城市,用玫瑰红色的瓦片作装饰,建筑外观是巴罗克风格,贵族气派的住宅被雕刻得像糖果盒一样。它是印第安查姆拉地区和佐齐尔人的首都。在市场上,和数个世纪前一样,人们对铜色皮肤的人毕恭毕敬。他们的传统服装是黑羊毛罩衫,飘逸的裤子用多彩的带毛边的腰带束住。
在几个村庄之中,圣胡安查姆拉村是佐齐尔人最大的聚居地。
纳瓦人
海拔2162米的普埃布拉在墨西哥的东南部,是与其同名的普埃布拉州的首府。这是一个建于1531年的城市,最初的城市名是天使之城。它是100万居民的荣耀。众多的钟楼,小教堂,教堂的球形屋顶,大教堂以及西班牙贵族的住宅的外墙都因镶嵌了阿兹雷荷磁砖而熠熠闪光,真正是一个五彩斑斓、色泽艳丽的地方。
纳瓦地区延伸在普埃布拉山脉之中,在多山的平原上,在高海拔的山坡的蜿蜒处。冬天,山顶被雪覆盖,此地区整年都在下大雨、发洪水。在火山的山坡上越往高处,可耕种的土地就越少,山谷底覆盖着残存的森林。从17世纪起,西班牙殖民者在这个地区破坏了森林,他们把树木制成木炭,烧制普埃布拉的陶瓷器和各种各样青铜和铁的工艺品。35万纳瓦人生活在这个区域,他们讲尤脱特卡语系的两种方言。纳瓦人在墨西哥人反抗支持墨西哥皇帝马克西米连的法国军队的战争中,立下了卓越的功勋。如今,在极小的村庄也经常会遇见一些跳舞者,他们穿着被击败的法国朱阿夫团士兵的红裤子。给人的感觉是他们首先是印第安人,其次才是墨西哥人。
塔哈斯克人
这些居住在巴兹瓜罗湖岸上的游牧人信奉火神和太阳神,他们曾以饰有太阳符号的囚犯向众神献祭。这些村庄的居民大部分生活来源是捕鱼,用竹渔叉捕猎野鸭。在一根树干制成的平底大船上,可以看见佳尼酋岛的渔民们在用纤细优美的蝶形渔网捕鱼。
在塔哈斯克人的想象中,宇宙分为3个世界:天的世界、地的世界和亡灵的世界。塔哈斯克人最重要的宗教仪式于每年的1月5和6日在圣德罗尼莫举行,这是圣梦日,人们在这几天跳一种特别的舞蹈。跳舞者带着鬼脸、面具,只穿着裤子,模仿驼背的老人,装出老成的样子模仿他们过去的成就,突然又以机灵鬼轻率的姿态跳起来,然后,岁月的重量突然压在了每个人的身上,使得他们又重新变为老人那老态龙钟的模样了。扮老人的硕大的面具由一种植物的浆汁制成——在西班牙人之前就拥有的一种非常精细的技术。面具的框架先用一些细细的麦秸杆捆绑在一起,上面再涂上一种树胶的浆。制造此种树胶,首先要将一种兰科植物的黏液脱干,然后将其从带石灰的石头中筛出来,最后,要特别小心地把它浸湿,以便产生薄薄的浆。这种浆干了以后会有很好的硬度,能遮风挡雨以及应付其他恶劣的天气。
古代玛雅人居住在今天的墨西哥南部、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地区。在漫长的远古年代里,玛雅人以他们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血汗,创造了辉煌灿烂的玛雅文化。库库尔坎金字塔、武士庙、圣井等等,这些奇妙的建筑更是这一宝库中的瑰宝。



羽蛇神和黑暗之神
在羽蛇神奎兹尔科亚特尔统治世俗万神时期,人们生活所需要的各种物产都很丰富。玉米神、花神、雨神、水神等助民农耕以及丰饶,玉米丰收,葫芦像人的手臂一样粗,各种色彩的棉花自己生长,不需要人去染色。各色各样的羽毛丰满的鸟儿在天空中翱翔歌唱。黄金、白银和宝石都很丰富。奎兹尔科亚特尔使天下太平,生活富裕平和。
但是这个幸福的时期并不长久。三个好战嗜血的神非常妒忌奎兹尔科亚特尔和他的臣民们和平安宁的生活,觉得自己被人们所忽视,所以密谋颠覆他们。这三位神,就是战神惠齐洛波契特利,黑暗之神狄斯克特里波卡和妖神特拉克胡潘。
他们在狄斯克特里波卡的牵头主使下对国都图兰城施加妖术。黑暗之神扮成一个白头老翁,来到奎兹尔科亚特尔的王宫前,对侍从们说:
“请带我去见羽蛇神,我要和他说几句话。”
侍卫们劝他退下,因为奎兹尔科亚特尔身体不适,无法会客。
但黑暗之神竭力请求他们转告天神说,他之所以来就是为医治天神而来,侍卫们便进去代为禀告,羽蛇神准允会见他。
走进羽蛇神的寝宫之后,狡猾的黑暗之神装出对这位生病的天神十分关切的样子:“你的病体如何?”他问道,“我特地给你带来一种灵药,您喝了它,病一定会好的!”
“你来得正是时候,”羽蛇神答道:“许多天以来,我一直在想着您的到来。我的病已经相当沉重,整个身体都受到影响,手脚都无法活动了。”
黑暗之神对羽蛇神说,他的药对羽蛇神的健康大有好处。羽蛇神把那药喝了一些,觉得精神果然立刻有了好转,奸诈的黑暗之一就劝羽蛇神喝了一杯又一杯。其实那种药是酒神最新酿造的烈酒,不久,羽蛇神就被灌得神志不清,任由他暗中的敌人摆布了。
狄斯克特里波卡用龙舌兰酒迷倒羽蛇神之后,又决定去勾引威马克王的女儿,威马克是奉羽蛇神的旨意治理图兰国世间俗务的国王。黑暗之神想依此来推毁羽蛇神的基业和他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
黑暗之神扮作一位英俊庸洒的印第安人,化名图威育来到威马克的宫殿。
威马克的女儿非常漂亮,国王把她视为掌上明珠,尽管有许多门当户对的王公贵族前往求婚,却都因为没有被眼高于顶的公主看中而被拒绝。这位公主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了这位乔装的图威育,不由得被他雄健野性的赤裸的肌体所吸引,勾起被压抑太久的男欢女爱的欲望。而且这火愈燃愈旺,以致于神魂颠倒,寝食俱废而身染沉疴。威马克王在探知女儿病因之后,出于对女儿的爱,便决定召见那奇特的图威育。
图威育被带到国王面前,故作惊恐地伏在地上说:
“小人罪该万死,竟以卑污之躯致使公主殿下身染重病,理当千刀万剐。”
威马克不胜烦恼地想,若是杀了这位陌生人的话,自己的女儿肯定难逃一死,迫不得已只好退一步说:
“既然如此,那你有何良策可以让我女儿重新恢复健康?”
“小人既非巫师也非良医,只有这赤条条的身子可供公主驱使。”狡诈的黑暗之神心怀叵测地说。
威马克心想也只好如此了,使命图威育到公主宫中去侍候。不久,公主病体康复,而且面色愈发红润娇美,整日与图威育在宫中缠绵的事传遍了王宫内外。威马克王无奈只好让他们成婚。
图威育与公主的这段奇情,使得所有臣民非常不满。他们时常议论纷纷:“那么可爱的公主怎么嫁了个伤风败俗的大淫公?这位驸马肯定是个妖魔,专门来勾引公主的。”
威马克风闻臣民的抱怨,也深感脸上无光,为了分散臣民的注意力,便在黑暗之神的唆使之下,决定向邻国科特庞克开战。
托尔特克人被征召入伍,全付武装,积极准备发动战争。当他们来到科特庞克这个同样信奉羽蛇神的邻国时,便有意让图威育带领他的侍从打头阵,希望借敌人的手把他杀掉。但黑暗之神和他的手下大发雄威,一路上攻城略地,杀人如麻,很快就征服了邻国的大片土地。威马克为图威育的胜利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图威育的头上被插上印第安武士的羽毛,他的身体被涂上黄色和红色相间的古怪图案,以表彰他的赫赫战功。
被人们刮目相看的黑暗之神于是开始实施他的第二步计划。
他借着图兰城国王威马克的名义,在城中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宴会,召集邻近国家的青年男女来参加聚会,在那里和着鼓声跳舞唱歌,疯狂作乐。狄斯克特里波卡唱着奇妙动听的曲子,要求集会的人合着他的歌声节拍起舞,于是人们的舞是越跳越快,到最后他的步子快得使他们都发疯了,他们身不由主地跟着黑暗之神死亡之歌的节拍,一股脑儿地滚进一个很深的山谷中,变成了凌乱不堪的石头。
后来,黑暗之神又假借一位名叫得基瓦的勇士的名义,邀请图兰城居民和近郊的居民到一个名叫“霍奇特拉”的花园里去游玩。当人们集聚一堂的时候,他用魔力催动一把遮天蔽日的大锄头肆无忌惮地攻击他们,屠杀了许多在场的人,其余惊惶逃窜的人相互践踏,死伤殆尽。
然后,狄斯克特里波卡和他的同伙特拉克胡潘一同来到图兰城最大的集市。在那里,狄斯克特里波卡的手掌上放着一个很小的婴儿,他让他在乎掌上跳舞,玩魔术。这个婴儿就是战神惠齐洛波契特利。托尔特克人看到这种奇异的把戏,都争相涌上前来想看个明白,结果许多人被踩死了。这使得托尔特克人(阿兹特克人的一支)大为愤怒。他们照着特拉克胡潘的诡计,把黑暗之神和战神都杀死了。
谁知,这两个神死后,尸体发出有毒的恶臭,使得成千上万的托尔特克人得病而死。于是妖神特拉克胡潘又唆使人们把尸体扔掉。但是当人们准备把尸体搬走的时候,他们发现尸体非常沉重,根本搬不动。他们集合几百名勇士把尸体用绳子捆住,但是他们一拉绳子就断了。所有拉绳子的人都倒地而亡。
特拉克胡潘的妖法使得图兰城里的托尔特克人非常苦恼。他们很明显地看出,他们的国家在混乱中日渐衰败,仿佛末日就快来临了。
羽蛇神看到他的臣民在妖神的驱使下把国家搞到这种程度,非常失望和气愤,他决定离开图兰,回到故土特拉巴兰国去。他把他所造的宫殿全都放火焚毁了,将自己的所有财宝都埋藏起来。他使田野荒芜,使树木枯萎,兽类迁往南方的高原;他使太阳黯淡无光,他又命令所有羽翼丰满的鸟儿都离开安娜胡阿克山谷,跟随他到遥远的故国去。
他神黯心伤地一路来到一个名叫瓜奥蒂特兰的地方。他在那里的一棵大树下休息了一会儿,他叫侍从拿一面镜子给他。
他在镜子中照着自己的脸,喊道:“我老了!”然后,又再向前走去,由吹笛的乐师陪伴着他。走倦了,就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他在那石头上留了一个手印,后来人们就叫那里为“手印”。
他在柯阿潘的地方,遇到了那些跟他作对的众神。
“你到哪里去?”他们不怀好意地问他,“为什么离开你的都城?”
“我回特拉巴兰去,”羽蛇神说,“我就是从那儿来的。”
“为什么又要回去呢?”那些妖神追问道。
“我必须回到我们的父亲那里,“羽蛇神答道,“总有一天,你们也必须回到那里。那时,我还会回到这里来!”
“那么,你就高高兴兴地走吧,”他们说,“但请你把你所知道的技术都教给我们吧!”
“你们用不着这些,你们只会破坏,嗜血和战争。除非有一天,我再从海上来时,人们才会需要它们。”羽蛇神昂然地说。
然后,他来到海边,踏上一条由蛇编成的筏子,漂流到特拉巴兰去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qq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ad_clos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