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565|回复: 0
收起左侧

蓝长腺珊瑚蛇,它的剧毒将拯救人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9 21:5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泰国和缅甸以及马来半岛周围,生活着一种蓝长腺珊瑚蛇的生物,现在中国人也不管蓝长腺珊瑚蛇有毒没有,就喜欢拿起来玩。真是太可怕了。蓝色在动物界中相对少见,但总有一些动物就是喜欢特立独行,把自己弄得异于其他动物,蓝长腺珊瑚蛇就是其中之一。


  蓝色是一种非常神秘的颜色,并且动物界也比较少见,因为这种颜色并不适合进行隐藏,而自然界的很多动物颜色都是以淡色为主,这样能够很好的隐藏自己,以免被天敌抓到或者捕猎的时候被发现,而蓝长腺珊瑚蛇就是一种非常神奇的蓝色动物,并且现代人们对这种蓝色动物了解的比较少,主要的原因是由于这种蛇生活远离人群,并且行踪非常的隐秘,而除了蓝长腺珊瑚蛇,地球上还有其他一些蓝色的动物,并且往往非常的神奇,下面就为大家介绍一下蓝长腺珊瑚蛇以及地球上的其他一些蓝色动物。


  蓝长腺珊瑚蛇简介


  名称:蓝长腺珊瑚蛇
  又名:蓝马来珊瑚蛇、银环蛇
  分布地带:广泛分布,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和婆罗洲都有它们的身影
  习性:它们一般在夜间活动
  食 性:主要是吃别的蛇类为主食,但是有资料记载还会捕捉青蛙等为辅食
  繁殖方式:卵生, 每年7月可产30-50颗卵,公蛇也可生小蛇,和其他蛇类有明显的差异。

蓝长腺珊瑚蛇,它的剧毒将拯救人类33 / 作者:伤我心太深 / 帖子ID:22656,72740


  蓝长腺珊瑚蛇毒性


  这种蛇的毒腺非常的长,毒腺能够延伸到皮下达到三分之一的长度,并且根据对这种蛇的毒腺内的毒素进行检测表明,蓝长腺珊瑚蛇体内的毒素为神经性毒素,比血液性毒素危害更加的大,这种毒素的毒性非常的巨大,几乎可以瞬间将人杀死,并且这种蛇以其他的蛇作为食物的来源,由于这种蛇的分布比较散,并且在深山老林中,因此人们对这种蛇的了解比较少,这也是这种蛇比较神奇的地方所在。


  蓝长腺珊瑚蛇


  这种蛇主要分布在缅甸、泰国南部、马来半岛西部、苏门答腊、爪哇等地区。它们是东南亚最神秘莫测的毒蛇之一,人类对它们的了解非常有限。
  蓝长腺珊瑚蛇可以长到1.8米,头部和尾部呈艳丽的红色,身躯呈蓝色,非常美丽。
  很多蛇都具有食蛇性,在被其他蛇攻击,或者过于饥饿的时候就会选择吃蛇来过日子。蓝长腺珊瑚蛇就是具有食蛇性的毒蛇,它们不仅仅会吃蛇,还顿顿都吃蛇,只有少量的资料记载它们还会偶尔吃些青蛙,其他的时间都奔跑在消灭同类的大道上。

蓝长腺珊瑚蛇,它的剧毒将拯救人类34 / 作者:伤我心太深 / 帖子ID:22656,72740


  人们之所以对蓝长腺珊瑚蛇不甚了解是因为它们分布较散,而且一条条的都“隐居”在深山老林中,平日里根本看不到它们的踪迹。
  它们喜欢在半夜出来溜达,不过它们有时也会在清晨的森林小径上“伸懒腰”。

蓝长腺珊瑚蛇,它的剧毒将拯救人类34 / 作者:伤我心太深 / 帖子ID:22656,72740


  蓝长腺珊瑚蛇是剧毒蛇种,它们的毒腺远长于其他蛇类,能够延伸到皮下三分之一的长度。而且它们属于神经性毒素,与其他类型的毒液相比其威力更大。一旦有人被咬,被KO掉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都不用费劲去找血清了……

  很多人分辨毒蛇是依靠它们头的形状,如果是椭圆的就是无毒蛇,若是三角的就是毒蛇。但蓝长腺珊瑚蛇就是那种长着一张“我没毒”的天真脸,芯儿里面全是毒液的家伙,所以大家可不要单一以头型来判断蛇是否有毒哦!

蓝长腺珊瑚蛇,它的剧毒将拯救人类70 / 作者:伤我心太深 / 帖子ID:22656,72740


  不过大家不用担心在野外被它们咬到,因为这种蛇不住在中国,就算去往东南亚旅游遇到了它们,其极具体色的外表也会让人一眼认出来,从而躲得远远的。


  蓝长腺珊瑚蛇有哪些利用价值


  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的毒物专家布莱恩•弗莱博士(Bryan Fry)表示,蓝长腺珊瑚蛇的毒性十分强烈,猎物被咬后会立即发生痉挛,死亡率很高。但对那些患有癌症的病人来说,这种毒蛇的毒液却可以有效缓解病人的病痛,还包括骨折病人。

  他同时对这一物种的生存现状表示担忧,目前这种蛇的居住地已经有80%遭到毁坏。
  他说:“我们需要保护好自然环境,这种蛇在亚洲的雨林里很常见,但是现在它们的数量正在急剧下降。”
  尽管研究结果很让人振奋,但要制成药物面世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蛇毒医用价值高 眼镜王蛇毒素效果是吗啡200倍


  它几乎无所不在,看到它总令人感到恐惧,它甚至是致命的:全球每年都有成千上万人因它而死。但是有些时候它又能帮助人类治病。对眼镜王蛇和缅甸蟒的基因序列的解读能够解释蛇和它的毒性演变的关键,这也成为未来制药业发展的基础。

蓝长腺珊瑚蛇,它的剧毒将拯救人类28 / 作者:伤我心太深 / 帖子ID:22656,72740


  西班牙《趣味》月刊刊文称,最勇敢的爬行动物学家在大自然中寻找和捕捉致命的黑曼巴、响尾蛇或亚马逊巨蟒。然后把它们带回到实验室反复研究。时至今日,科学家们已经发现要想了解蛇这种爬行类动物,从最根源处探究它的分子生物结构是最为有效的方法。现在一个研究团队已经首次获得了眼镜王蛇这种剧毒毒蛇的基因序列。另一组科学家则分析了缅甸蟒的基因序列。这两项同时进行的研究成果让比较两种基因序列和了解蛇类毒性来源成为可能。蛇类的毒性是医药应用的关键物质。


  科学家分析的这两种蛇代表了蛇亚目相反的两个极端,这种差异性可以帮助科学界揭开蛇的进化路程。缅甸蟒一年当中只吃3到5顿饭,一次进食就可以为它提供全年1/3的能量。而世界上毒性最强的蛇类,长达4米的眼镜王蛇其毒液的主要成分是肽和蛋白质,可以快速地杀死猎物。被称为“毒蛇医生”的进化生物学家布赖恩·格里戈·弗赖伊指出,遗传因子证明,作为一个整体,蛇类以非常快的速度得到进化,它们在进化中改变现有的一些功能,使其他新的功能得到发展。


  来自荷兰莱顿国立自然史博物馆的弗雷克·冯克负责主持破解眼镜王蛇基因组序列的工作。这个研究团队还包括了来自其他国家的一些专家。研究揭开了眼镜王蛇的与众不同之处,比如毒腺和附属腺体内不同的基因活动方式。附属腺体是一个尚不太了解的组织结构,毒液在从毒蛇牙喷射出去之前就要经过附属腺体。其他物种的附属腺体能够产生一种与致命合成物结合在一起的凝聚素。但眼镜王蛇毒液中的凝聚素却没有毒性,而是发挥着一种仍待破解的神秘作用。


  研究人员“阅读”了眼镜王蛇在毒性物质产生中的基因表达,认为眼镜王蛇的毒素是从具备不同功能的其他系统进化而来,比如代谢或消化系统。在生物进化竞赛中,毒蛇的最大优势在于,毒性功能的基因表达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冯克认为,“这是基因自然选择的最完美例证”。对毒性基因不断突变的分析,以及对眼镜王蛇和缅甸蟒的基因与其他陆地脊椎动物的基因进行比较揭示出,毒蛇的基因序列经历了很多快速的变化,满足了它适应自然的需求。科学家认为,蛇类基因的积极选择是脊椎动物的10倍,这意味着蛇类的基因突变对这一物种而言都是具有优势性的。科学家们刚刚开始整理已经获得的一些数据,希望能为蛇类进行更加详细的基因排序。美国得克萨斯大学阿灵顿校区的生物学家托德·卡斯托还在关注盲蛇和其他更多的蛇类。他认为,“自然史留下了太多的问题,要想回答所有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分子生物学”。


  报道称,随着对蛇类越来越了解,也在它们身上发现了越来越多实用且有益的价值。研究人员希望从蛇体内的毒性物质中找到能用于开发治疗各种疾病的药物的成分。来自于这种爬行动物体内的肽成分和蛋白质与负责调解血压和血液凝结的分子相结合,引发心血管系统的致命关闭。还有一些蛇类能够释放出抑制神经系统的分子。但是,这种杀死人体器官组织的方式或许也是治愈一些疾病的关键。在蛇毒腺产生的混合合成物中隐藏着能够抑制疼痛和降低血压的氨基酸。科学家认为,还有有待发现的肽有助于预防心肌梗塞或治疗癌症。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生物学教授基尼·曼朱纳塔在《科学》杂志上指出,研究人员已经注意到在蛇类的毒腺中存在着很多种独特的蛋白质,“我可以肯定地说,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用蛇毒开发出来的新药问世”。


  事实上,近年来医药专家们结合使用光谱测定法和超深测序法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这是两种能够帮助科学家快速确认蛇毒中未知肽成分的技术。科学家感兴趣的不仅仅是毒蛇,因为据估计世界上存在着大约17万种不同的有毒生物。基尼·曼朱纳塔指出,“按保守估计,如果每一种毒物中平均含有250种肽,那么我们面对的就是一个超过4000万种有待开发的物质的庞大自然图书馆”。


  药物学家对蛇毒的早期研究要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当时正在研究矛头蝮的毒素效应的巴西科学家们发现,这种蛇体内含有的肽能够迅速降低血压。不久后,美国医药化学专家合成出一种被称为“卡托普利”的小分子物质,它是一种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抑制剂(ACEI),可以效仿矛头蝮体内肽的作用。卡托普利是第一种ACEI类药物,由于其新的作用机制和革命性的开发过程,卡托普利被认为是一个药物治疗上的突破。今天它已经被广泛运用于治疗高血压和某些类型的充血性心力衰竭。


  1998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了一种新药—埃替非巴肽。这是一种基于响尾蛇的有毒结构开发出的用于抗血小板治疗的抗凝血剂。一年以后,一种叫“替罗非班”的类似药物问世,这是一种从蝰蛇体内蛋白质开发出来的药物。很多种来源于蛇毒的药物,比如强大的治疗疼痛的镇静剂都是在临床试验阶段被发现的。


  在治疗疼痛方面,蛇和其他生物的毒素有着十分光明的应用前景。电压门控钠离子通道(Nav)1.7这种蛋白质在传导痛觉中起着重要作用。然而,2006年研究人员发现这种蛋白质发生突变的人感觉不到疼痛。但是要想找到足够小的分子,在不影响人体细胞内其他类似通道的情况下来阻断Nav1.7蛋白质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有研究人员建议可以利用动物的毒素来完成阻断的任务,但是这却是一项极为复杂的工作。要想分离构成毒素的肽成本高昂,有时还会导致免疫反应,而且必须使用注射的方法,因为人体的胃可以将其分解。尽管如此,科学家还是找到了可以通过口腔摄入的稳定的肽。它就是眼镜王蛇的毒素,它的作用是吗啡的20倍到200倍,只需将其含在舌下。
  为了生存,蛇这种生物必须为自己进化出一套最佳的自然生存技能。从蛇的这种尖端致命机体中,人们或许可以找到更多对抗人类目前尚不能治愈的疼痛的有效武器。

关注微信公众号 ufojia 回复外星人 三个字,可以看50外星人种图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