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229|回复: 0
收起左侧

真龙现身事件是真的吗?龙对我国文化的影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3 22:4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真龙现身事件曝光!难道世界上真的有龙吗?真龙现身事件,到底是真是假?盘点古今真龙现身事件,在我们中国对于“真龙现身传说”有很多,例如昆仑山现真龙事件,真真假假也分不清,今天小编讲述清朝蒲松龄《聊斋志异》卷二"龙"这一文中描述的“真龙现身事件”,大家觉得可信度会有几分?


  真龙现身事件,首先我们要确定一件事,那就是龙是不是一种生物,就目前考古学来看,还没有发现过龙的骨骼化石,那么龙如果不是一种生物,那就是一种精神物种,就完全就可以解释龙的存在是真的了。



  龙是汉民族最古老的氏族图腾之一。远古时期,人们敬畏自然、崇拜神力,于是就创造了这样一个能呼风唤雨、法力无边的偶像,对其膜拜,祈求平安。数千年来,龙在人们的心目中是神秘而又神圣的,并逐渐成为汉民族共同敬仰的图腾代表。世界上有龙吗?据说在不同的时期都会有关于真龙现身事件出现,甚至是还有龙的尸体被保存了下来,但是奇怪的是依然无法证明中国龙是否真的存在,有些真龙现身事件轰动了全国,引起了大家对龙的极大追求,比如说辽宁营口的坠龙事件,都极大的震撼了世界,下面就带大家来认识一下那些真龙现身事件,带大家来认识一下龙的故事。


  龙对我国的影响


  古人把龙看成神物、灵物,而且变化无常,缩小如蚕蚁,伸展能遮天。有时显露于云端,有时隐形入深渊。关于龙的传说,在中国古代经典著作中几乎每一本书都有,而关于龙的传说和神话亦不胜枚举。经典如《易经》,便将龙作了一完整系统的论述,并赋以哲学的含义。八卦中整体用龙来说明的就是乾卦,也是《易经》的第一卦。除这之外,历朝历代都不断有龙的传说和神话出现,不少以“龙”字命名的地方亦有其龙的传说。上至黄帝的时代,便有黄帝乘龙升天、应龙助黄帝战胜蚩尤的传说;夏禹治水,传说便有神龙以尾巴画地成河道,疏导洪水;汉高祖刘邦,传说便是其母梦见与赤龙交配而怀孕出生。从许多故事和传说中看到人们常把各种美德和优秀的品质都集中到龙的身上。传说中每年二月初二炒玉米的传统,就是纪念义龙为解人间乾旱之苦,甚至不惜冒犯天条。传说玉龙因不忍人民受乾旱之苦,义助人民降雨而被玉帝所囚,并立下规条,只有金豆开花才会予以释放。人民因感激玉龙义举而齐集一起炒玉米,因样子像金豆开花而令看管的太白金星看错,并释放了玉龙。而每年二月初二炒玉米的传统亦保留了下来。


  今天所知道的龙的形象综合了各种生物的特征:鹿角、牛头、驴嘴、虾眼、象耳、鱼鳞、人须、蛇腹、凤足。有研究指,龙的形象是经过不断发展变化的,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经过战争和联合,信奉龙图腾的民族逐渐成为领导,龙的图腾逐渐成为整个中华民族信奉的旗帜。其他民族原来信奉的图腾的形象逐渐被吸收、被充实到龙的形象中去,因此龙的特征愈来愈多,形象日益复杂和威武,龙成为了皇帝的代表。

0e734253-283f-e811-8dac-c81f66ed8109.jpg
  1、营口坠龙事件


  当时,老百姓认为天降巨龙是吉祥之物,人们有的用苇席给怪兽塔凉棚,有的挑水往怪兽身上浇,为的是避免怪物身体发干。据说,人们都非常积极,即便是平日里比较懒惰的人也都纷纷去挑水、浇水。而在寺庙里许多百姓、僧侣每天都要为其作法、超度,此举一直持续到又一次的数日暴雨过后,这只怪物神秘地消失了为止。
  然而,连续二十多天大雨后,这个怪物第二次又奇异地出现了,这次出现是在距辽河入海口10公里处的芦苇丛中,此时它已不是活物,而是一具奇臭难闻的尸骸:


  据杨义顺老人回忆:在发现“龙”骨之前,曾听大人们说芦苇荡里总有噼里啪啦的响声,而且还有“呜……”像牛一样的叫唤声,听起来很沉闷,还能听到挣扎的声响,后来就没有动静了。当时,营口地区已经连续下了40多天的大雨,街路上全都是水,一些房屋因进水太多而倒塌。雨停后,随着北风吹过,空腥臊味很大,看管苇塘的一名卢姓工人顺着怪味寻找,发现大片大片芦苇倒伏,拨开后进去一看,吓了一大跳:里面赫然躺着一个已经死去的庞大动物!该工人吓得转身就跑,回到家里大病了一场。百姓们听说之后,结伴前去观看,并且报告给了当时的政府。当时西海关附近的一家防疫医院人员穿着白大褂,给已经生蛆的动物尸体喷射了消毒水。“龙”骨被抬出来后,有人用4个船锚系上绳子将骸骨围成一圈,供大家参观。


  2、皖南真实遇龙事件


  我的老家在皖南的山区,那里山高林密,道路崎岖,整个风气比较封闭,民风比较淳朴,有许多村子都建在山坳里。
  我们那几乎一座大山被水侵蚀的山坳里面都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山民们在那里安家落户,正是因为那里有方便的生产生活的水源,水质很好。
  再加上又是那种徽派的古民居,座落起伏,加上山间的云雾缭绕就像是仙境一般。


  我们那村,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山村,由于村子的地势北高南低,坐北朝南,所以水源丰富,北面的山上的水就汇聚到小溪流到村子里来,我们那的水虽然说很清澈,但是水量不大,很早的时候村民由于取水很不方便,就依照地势在村子的上头(我们那把地势高的地方叫上头)用青石板围成一个蓄水池。

  这池水主要是给人吃的(我们那都叫吃水不叫喝水),下头在村子中间一点建一个较长的蓄水池,主要是洗衣服和洗漱的,最下面就是一个水坑主要用来洗马桶和拖把的。
  据老一辈的说最上头那井(就是最上头的那个蓄水池)不是普普通通的水井,而是仙人赐予我们村的,有神龙守护的,是我们最神圣的地方。小孩子从小就被大人告诫不要没事不要到最上头水井那里玩耍,千万不能跳进去洗澡的,那可是要触犯神灵的,如发现小孩子不听话跳了进去,那发现回家就是一顿暴打,还要被村民们指责。

  所以我们从小没事一般都不到那里玩的,去的话一般都是夏季和大人们去打水喝,据说到了夏季这里的水超凉爽,喝冰镇的有的一拼。


  而在没自来水之前大人们每天都要去担水回家,我说的事情就是发生在十几年前,那个时候村里人还是在担水喝,就是有那么一天,村里有个中年人那天嗜睡不着还是怎么的,早上五点过就起来了,闲来没事,就想着反正醒来没什么可干,就去水井挑担水回来吧。

  想着他就拿起扁担和水桶就去了水井打水,但是还是初夏时节,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天还是蒙蒙亮,但能看见脚下的路。就在此时,他距离水井还有一段路的时候,就看见水井旁一团刺眼的亮光,他好奇心起,就走到了水井旁,一探究竟,这一探把他吓傻了,这种生物像蛇一样的盘在水井旁,身上的鳞片发出金灿灿的光芒,很刺眼,而且还长了两个鹿角,这一下他懵掉了,不会是龙吧!


  他回过神来跌跌撞撞的回到村里叫村民去看说什么“龙王爷显灵了”,把大家都吵醒后,大家来到水井旁,却没看到那条神龙,各自都悻悻的回到了家中。
  打那以后村民们对那个水井更加的敬畏了。


1f7b00021905e1301f8f.jpg
  3、西安真龙事件


  2010年9月1日晚,不少西安市民目击到夜空中有数个光斑在按某种规律运动,形状像“龙”,这一现象大约持续了一小时。

  当晚9时10分左右,西安西南天空出现8到9个白色光斑,分为三组,每组都做着圆周运动,它们“画”出的圆直径相同,运行方向相反,三组光斑的相对位置又呈“品”字形。晚9时15分左右,光斑分为两股,相向交叉而行,如同字母“X”。约5秒钟后,众多光斑汇集一处,亮度增加约一倍,随后,光斑又散开,再次重复上述运动。灰色的云层间,光斑组成的光线不停穿梭,每个光斑后仿佛还拖曳着什么。“这不就是龙嘛!”围观市民发出阵阵惊呼。原文地址:


  不少市民也看到了这一景象。边东街南口的姜先生说:“有一团东西不停移动,大约有100平方米,,不像是云也不是灯光。”尚先生说:“边家村上空有8个白色球状物体来回移动。”陈女士说:“在南郊师大上空有一片像云的物体,形状像龙,手机拍不清楚。”


  据统计,包括西安市西郊、南郊、淳化县和泾阳县在内,至少有上百人看到了这一幕。


360截图20180413224020316.jpg

  有市民认为,9月1日晚间的现象只是发光风筝,但这一说法遭到反驳。网友“wrt相信自己”说:“他们突然聚集在一起,又迅速散开,风筝做不到这一点的。”
  刘先生是一名夜光风筝玩家,他质疑说:“如果这是风筝,那它要多大、飞多高,才能让全西安城乃至郊县都看到?”
  观看视频后,国内UFO研究专家、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王思潮说,不排除有人使用地面射灯阵,用编好的程序射向云层,不过,“射灯说”也有疑点。
  西安市气象局观测信息表明,9月1日晚8时至10时间,西安上空云层高度约为3000米。据此,王思潮说,如有人能在距西安约70公里的淳化县城看到这一现象,观测者看到这一现象的仰角应该只有3度,很难看到光斑阵的奇异变化。因此,“龙纹”究竟是何物,目前尚难定论。


  4、1944年松花江坠龙事件


  1944年8月(具体哪一天记不清了),我父亲任佰金领着我(任殿元,当时27岁)和渔民丛来顺(43岁)、谢八(38岁)等驾船出江打鱼。我们出江少则三五天,多则十几天,和我们一同出江的还有4只船、10多个人。

  这天早晨,我们的船只行进到了牡丹江(为松花江某段的旧称)南岸(当时这里归肇源县管辖,位于肇源县城偏西北15公里处),突然发现陈家围子村后头围了许多人,估计要比陈家围子全村人还要多4倍。我们将船靠了岸,向岸边的一个人打听,那人小声地告诉我们:“黑龙江里的黑龙落到沙滩上了!”一听这消息,我们既兴奋又紧张,我父亲说:“鱼上不上网也不差这一会儿,走,看看去!”5只船上的10多个人就全上了岸,我们几乎是跑着赶到的。



  一看那场景,把我父亲那样的老“鱼鹰子”都吓呆了。但见一个黑色的巨型动物卧在沙滩上,它太大了!陈家围子的人用柳条子在它身上搭了个棚子,算起来得有20多米长。它有10多米长,头颈比身子细,头像牛犊子脑袋那么大,略呈方形,上宽下窄,头上没有杈角,只是在前额上长了一个扁铲形状的角,像牛角,短且直,根部粗约10厘米。脸形和画上画的龙差不多,长着七八根长须子,又粗又硬,还直抖动,嘴形特像鲇鱼嘴,又扁又宽,嘴有30多厘米长,闭着,看不到它的牙和舌。它闭着双眼,眼角围了一团苍蝇,它的眼皮一动,苍蝇就“嗡”的一声飞开了。它长着4个爪子,但看不准爪子有几个趾,因为爪子深深地插进了沙滩里,小腿比小伙子的胳膊还粗。它的身子前半部分粗,由于是趴在地上,能看出接近大人腰那么高,估计直径得有1米多。后腿以后的部分是尾巴,比前身细,但很长,足有八九米。整个形象就像个巨型4脚蛇(东北土话叫马蛇子,即蜥蜴类动物)。它通身是鳞,脊背上的鳞是铁青色的,足有冰盘那么大,形状和鲤鱼鳞差不多。肚皮和爪子上的鳞是粉白色的,瞅着比脊背上的鳞鲜嫩,并且略小于脊背上的鳞。脊背上的鳞干巴巴的,像晒干的鱼坯子(干鱼)。大群的苍蝇在它身上飞来飞去,它不时地抖动身上的鳞,发出干涩的“咔咔”声,每响一次,苍蝇就“嗡”的一声飞起来;声音一停,苍蝇就又落了下去。它身上的腥味儿极大,相距几百米远就能闻到。它身下卧着的地方已经卧出了一条长沟,身边的嫩杂草都被它踩倒了,可惜的是看不出脚印是什么样子。



  陈家围子只有20多户人家,总共60多口人,而在场却有300多人,原来,附近的任家亮子、瓦房子、尚卧子等好几个村的人全来了。他们有挑桶的,有端盆的,都拿着盛水的工具,统统由陈家围子伪村长陈庆指挥。陈庆不许大家管它叫“龙”,只能称“水虫”。听陈庆讲,昨天下午他还来过这里,什么也没有,今天早晨就有人看到了这个“水虫”,说明它是昨夜卧在这里,今早被人发现的。陈庆组织陈家围子人搭起了棚子,然后让人挑水往“水虫”身上浇,水一浇上去,“水虫”身上的鳞就随之一抖,人们就这样一桶桶地往“水虫”身上浇水。谢八说:“快看,它的脖子多像马脖子!这家伙肥啊,要是宰了吃肉该多好。”


  看了一个多时辰,我父亲说:“走吧,明天再来看。”就这样,我们恋恋不舍地上了船。在船上大家还直议论,丛来顺说:“如果这个‘水虫’没有尾巴的话,那它就是黑龙江里的秃尾巴老李。”谢八说:“这一定是黑龙江里的黑龙,你没看它通身都是黑色的吗?”大家连鱼都没打好。


  当天下午下起了大雨,到夜晚变成了暴雨,整整下了一夜,时缓时急。第二天一早转为牛毛细雨。我们5只船直奔陈家围子村后,赶到那儿一看,心凉了!曾经趴卧“黑龙”的地方现在只剩一条深沟,沙子里还留有浓烈的腥味儿。据当地人讲,“水虫”是半夜走的,怎么走的,到哪儿去了,谁也不知道,因为下暴雨的夜晚不可能有人守候它。但我们清楚地看到,距它趴卧的沙沟东北处还有一条深沟,明显能看出是它站立起来时弄成的,这说明它极可能是朝东北方向走的,怎么走的,却是个谜。会不会是像飞机那样行进一段距离后鳞甲张开、腾空飞起来了呢?这只能是猜测。


  再后来我们打鱼到那里时,听当地人悄悄地讲,日本人封锁这消息,不准人们到处乱讲。以后就很少有人提起了,到如今已经40多年了,那动物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仍然不知道,但40多年前的情景仍历历在目,恍如昨天发生的一样……


  这段往事被刊登在上海人民出版社编辑出版的1989年12月《中外书摘》第3卷第4期的《人间奇事》专栏里,题目为《我所看到的黑龙》,杜尔伯特对山奶牛场退休干部任殿元口述,杜尔伯特博物馆任青春整理。任殿元老人于1994年3月初辞世。《中外书摘》在刊登这篇文稿的同时,还发表了任青春写给编辑部的一封信----编辑同志:


  想写这篇文章是我10年前的想法,因为我父亲亲眼看到了“龙”这件事对我震动极大,我总觉得应该把它记录和整理出来,这将是一份极珍贵的资料。事情已经过去40多年了,许多当年的目击者都去世了,如拙稿中的丛来顺、谢八等都早已去世,就是我父亲也已经73岁了。但他精神好,一点也不糊涂,讲起这件事情就如同昨天发生过的一样。


  我不知道肇源县志是否记载此事,但我相信陈家围子附近还有与我父亲一样的目击者存在。我这是第一次向报刊披露这件事,尽管我很早就听我父亲讲这件事,但当时我也怀疑此事的真实性。1986年,我去肇源县出差,住在县委招待所对面的一家个体旅社内,夜晚同屋的一位老头和我闲聊时讲起了此事,其经过和我父亲讲的完全一样。我问他是哪里人,他答是陈家围子的,当年77岁(可惜的是我忘问他叫什么名字了),他也是目击者之一,还亲自挑水往黑龙身上浇过水。通过这件事我相信,我父亲讲的是事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