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网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131|回复: 1
收起左侧

如何评价超人类主义?

[复制链接]
online_member 发表于 2019-6-11 21:3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未来发展必然会有作者描写的愿景,但说到底也是以人类自身现在的发展科技为基础,并没有在思想上有什么新的发展。有正统科幻小说的即视感。

如何评价超人类主义?-1.jpg
online_member 发表于 2019-6-11 21:3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比较一下现代人类的基因和生活在冰河世纪和猛犸、雕齿兽、大地懒一起生活的原始人类基因,你会发现这两个时期的人类的基因几乎是没有差别的,人类仅仅只是进入了信息社会不过十几年,进入城市生活不过几千年,进入农业社会不过几万年,我们今天所生存的社会和祖先们所生存的自然环境的差别岂止云泥之别,但是我们却和我们几百代之前的祖先拥有着差不多的基因,几十年、几千年的自然选择对人类这么复杂的哺乳动物实在是太小了。在生物的演化历史上来看,人类几乎是前一秒还在非洲玩泥巴,下一秒就已经上天了。深植在人类本性中的贪婪和对短期利益的过度注重造成了现代人类社会中的绝大多数痛苦和问题,肥胖、拖延症、贫穷、垄断、独裁、战争、全球气候变暖、物种全球的大灭绝,种种问题一直存在于现代人类社会,而且不以政体、法律体系、道德伦理体系、地理分布为转移,这些是人类普遍存在的问题。其实今天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认识到人类的天性极度的不适应现代文明社会,荀子的性恶论、基督教的原罪论等等都指出了这些问题,他们因此曾经创造出道德、法律、伦理等来试图约束人类的这些天性,但他们最终都失败了,再好的体系、再好的理论,如果人类不去遵守又有何用呢?人类最终什么都不会听,他们只会听从自己的内心、自己的快感、自己脑中的多巴胺。马尔萨斯在一百多年前曾经说过:“由于人的缺点是天生而不可改变的,导致人类社会的自然状态是苦难和罪恶,是疾病、战争、变态和乱交,因此对人类社会乌托邦的梦想绝对不可能实现。”人类社会中所有痛苦和问题的解决方式从来的不会是“Revolution”,而是“Evolution”!但是在过去的一百年,人类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对乌托邦的追求,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对战胜人类自己的先天缺陷的追求。共产主义者谈论过建造“新苏维埃人”,那是一个“无私、有学识、健康、乐观”的人种,那会有助于建立马克思所说的那种乌托邦。法西斯主义则说过“要有一种新的人类,是行动力、暴力和阳刚之气的楷模”,从而免于个人主义的玷污。由于科学技术的限制和人类盲目的自大,他们都失败了。自从上世纪50年代DNA双螺旋结构的发现,人类终于能认识到真正决定了我们是我们的不是民族,不是伦理道德体系,不是国家历史传统,不是阶级和财富,而是我们的基因。生物科技的进步让我们从过去需要全球几十个国家几十年的合作才能完成的人类基因组测序,现在只需要一点唾液不到一千美元一个礼拜就能完成。现在的基因治疗手段,不仅仅能修复你损坏或是缺失的基因,还可以给你添加新的,更强的基因。过去需要寒窗苦读几十年的分子生物学,才能掌握的最基本,最简陋的基因编译技术,托近几年新发现的CRISPR分子工具的福,现在一个普通人只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简单实验操作训练,就可以以前人想象不到的精度和廉价来编辑生物的基因。通过现在的基因技术,人类已经可以在实验室中培育出更聪明,更强壮,更长寿的动物,不仅仅可以从胚胎的尺度改进动物的基因,而且还可以改进成熟体动物的基因,将在不远的未来将这些成果应用在人类本身和人类的后代身上。合成生物学的发展也许会使人类在将来的某一天不用依赖任何设备也能在宇宙的环境中漫游。人类如今才真正得到了过去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自由,终极的自由,决定自己是自己的自由。尼采曾告诉我们人类仅仅只是一根系在动物与超人之间的绳索,一根悬在深渊之上的绳索。一种危险的穿越,一种危险的路途,一种危险的回顾,一种危险的战栗和停留。旧人类社会的既得利益者们,为保障他们的利益,为了使人类社会始终以对他们最有利益的形式存在,为了能继续的奴役和压榨底层群众,在人类贪婪的本性的趋使下他们一面用创造和用媒体来宣扬对他们有利的伦理和道德还有法律来从心灵和肉体的层面来约束大众,一面提供种种廉价而肤浅的娱乐来从身体和心灵方面留住大众。通过运用这两种手段,来维护其利益的长治久安,像驯化绵羊一般驯化民众,始终将人类社会保持在其掌控之中。为了超脱过去的苦难,为了远离被人类社会中记得利益者的压迫,为了人类的未来,伟大的超人类主义导师尼采曾经教导我们,重估一切价值,建立和书写的新的价值。这些不仅仅只是为了人类的生存,为了使人类的本能更适宜我们高科技的社会形态,不仅仅为了人类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还为了我们与生俱来的权利的意志,为了我们想更健康,更长寿,更高的智商而奋斗。超人类主义者,不仅仅只是同束缚人类的基因做斗争,还要同束缚着人类的旧伦理道德(迷因)做斗争!我们所代表的不仅仅是今天正在活着的人类,也代表着那些在人类文明进程中曾经活过的人类(秦始皇、吉尔伽米什),还代表着未来将要活者的“人类”。超人类主义者在斗争中失去的仅仅是枷锁,而得到的将不仅仅只是一个世界。最后,我想用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前言的一句话作为结尾:“然则那用舌头舔你们的闪电何在呢?那必将注射到你们身上的疯狂又何在呢?看吧!我来把超人交给你们:他就是那道闪电,他就是那种疯狂!”

ad_clos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