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login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264|回复: 20
收起左侧

《走近科学》的《谁在背我飞行》中发生的事,是一件真实的事情还是一种心理障碍的表现?怎样用科学解释?

[复制链接]
online_member 发表于 2020-5-18 21: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一点资讯
大概内容是:说30年前一农民前一天晚上10点还在河北交通闭塞的农村,第二天一早5、6点醒来发现自己在南京了,自己不知怎么回事,同样的情况又发生了第二次,只不过到一醒发现自己到上海了。家里还被那两人留了名“山东高登民、高延津”。第三次被两人背着飞行了好几个城市。
作者:一点资讯 ,无意在网上看到这篇文章,深有同感。所以分享。
online_member 发表于 2020-5-18 21: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发:

作者:愚木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8769977/answer/355895363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走近科学》曾经用连续三期的篇幅讲过一个故事——《谁在背我飞行》,故事的主人公黄延秋,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河北肥乡县农民,却在1977年前后三次神秘失踪,而据他自己所说,他之所失踪,是因为有两个神秘人物在他熟睡之际背他飞行。三次失踪,前两次都是到了上海,确凿无疑地到了上海,因为最后他是村子里的人从上海接回去的,第三次据他自述:
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家宾馆里有两个年轻人在身边,还是那两个“交通警”。他们告诉他,此地是兰州。……之后瞬间来到北京、天津、沈阳等地,最后熟睡中回到了家里。
真假很难断定。《走近科学》栏目组最后也只是用了十分模糊的“梦游”说解释了黄延秋的这三次失踪。
而当我们翻开古籍就会发现,像《谁在背我飞行》这种某人突然被几个不明来历的人带走,四处远游的事件并不是孤例,古人就已经记录下了类似的事情。
比如清代纪晓岚所著《阅微草堂笔记》中提到一事云:
掖县林知州禹门,其受业师也。自言其祖年八十馀,已昏耄不识人,亦不能步履,然犹善饭。惟枯坐一室,苦郁郁不适。子孙恒以椅舁至门外延眺,以为消遣。一日,命侍者入取物,独坐以俟。侍者出,则并椅失之矣。合家悲泣惶骇,莫知所为;裹粮四出求之,亦无踪迹。会有友人自劳山来,途遇禹门,遥呼曰:“若非觅若祖乎?今在山中某寺,无恙也。”忽驰访之,果然。其地距掖数百里,僧不知其何以至。其祖但觉有二人舁之飞行,亦不知其为谁也。此事极怪而非怪,殆山魈狐魅播弄老人以为游戏耳。
【简明翻译:掖县(今山东莱州)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一天坐在院子里解闷,陪着他的人回屋拿了件东西,回来老头就连人带椅子都消失了。最后找了好多天,才在几百里之外崂山的一座寺里找到了老人,而据他自己说,他是被两个人凌空抬着椅子飞到这里来的,自己也不认识他们。】
这和黄延秋前两次的经历非常相似。
而时间再往前推,金末元初时人元好问所著《续夷坚志》中,则讲到这样一个故事:
鸡泽农民五人,同采樵出门。望西风势甚恶,迟回不欲往,又为一叟所难。四人者还家,一人往采樵次。大风从西北来,震荡天日。此人走避不及,伏于沟中。为一人捽起同行。行时,此人踏风而行,见同行皆神鬼。迤逦过一城,神人曰:“此朝城也。”又东行。路旁一长髯人拜、劝酒;神人共入庙中,留此人庙门下。少之,呼入行酒。见神人各长丈余,有鬼形者、人形者,衣皆锦绣,香气袭人。此人从中坐劝酒,中坐者不语,以右手拇指指令从次坐者劝。劝毕,复出庙门下。须臾饮散,神人出,大风随起。置此人不复问。此人伺风定,出问人,知此地为东平界,庙即岳祠也。行丐数日,乃至家,犹恍惚如心恙云。智仲可说
【简明翻译:鸡泽县有五个村民,一同外出打柴,但其中四人望见西边似乎刮起了大风,而且还遇上了一个奇怪的老头子阻挠,所以就都回去了,只剩下了一人还往前走。不久西北方果然吹来一阵大风,飞沙走石,村民只好躲进了路旁的沟里,但刚躲进去,就被一个人猛地拽起来,之后村民感觉自己像是在御风而行一样,身边同行之人则全如神鬼一般。最后那个人带着他来到了一座庙里,和一大帮人喝酒,喝完以后,那个人走出了庙外,旋即又是一阵大风。等到风停后,村民走到庙外面,问当地人以后得知自己原来已身在东平县中,之后一路乞讨,经过数日才返回了家中。】
此事与《谁在背我飞行》事件同样十分相似,而且更重要的,鸡泽县和黄延秋所在的肥乡县同属邯郸市,两地相距非常近一个地方,相隔数百年,发生了两起情节极其相似,都是普通村民无故失踪,最后发现他们都到了几百里甚至上千里之外,而据当事人自言他们都被人挟持着飞到目的地的事件,唯一不同的只是鸡泽县的那个村民因为身处在几百年前,所以认为自己遭遇的都是鬼神,而黄延秋作为现代人,没有经受过古代浓烈的鬼神思想的浸染,所以他自己也不能确定自己遇到了究竟是什么人而已。
online_member 发表于 2020-5-18 21: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他的确去了上海,关键是花了多少时间,唯一能证明他在九个小时内到了上海的证据是一封电报。但是我还有一个疑问就是,就算他真的梦游去的,按照村民的说法,当时的车票要几十元。(后来村里凑两百多让三个人去上海接他也能判断出车票价格)排除第三次说法,他最少去了两次上海,花费最少在一百元以上。在七十年代他是否能付得起这个费用。就算负担得起,家里少了一百块,其他家庭成员也会察觉吧。但是并没有这方面的调查。还有就是关于高登民和高延津。除了黄延秋,唯一目击过的证人是上海那个吕姓亲戚,但是还有个人是肯定看到这俩人的,那就是门岗,但各种版本都没有对门岗的采访。关于黄延秋进入部队,有两种说法,一种是黄和二高是接近一种隐形状态直接穿过门岗找到吕姓亲戚。第二种是电视上的,吕说,他记得接过门岗的电话,他还没出去,这三个人就到家门口了。这个也很不可思议,按规定必须是有人接才能进去的。不管怎样,都没有对门岗的调查访问。这也是很怪异的一点。关于黄延秋没有通过测谎,这并不能说明黄延秋就是在撒谎。其实我觉得这件事还有很多事可以调查。比如花费问题和门岗。
online_member 发表于 2020-5-18 21: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论事情是真是假,走近科学都没有找出真正的答案
online_member 发表于 2020-5-18 21: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事儿我以前不记得在哪里看过比较客观的分析,主要是提到不能忽略事件主人公潜藏的个人意志。说这个农民虽然看来老实巴交,但本性有点好逸恶劳,并不一定如表面所展现的那么懵懂和淳朴。
据同村的邻里回忆,他年轻时向往大城市,所以很可能一再地自行坐火车去到大城市,有人可能要说在那个经济上和制度上严格限制人口流动的年代,他怎么有钱买到火车票的,其实那个年代要想坐火车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可以托熟人或者偷偷挤上车的。也许第一次到了南京没有落脚点,结果想起有同村吕秀香的兄弟在上海某部队,于是又辗转去了上海,结果被上海的工作人员带到了位于蒙自区430号的遣送站,在工作人员盘问他的来历时,他为了不让自己这一趟出门白费,只好装傻,实在装不下去了,就说自己来自隔壁的辛寨村(如果确实诚实又淳朴,为什么不如是说出自己是来自北高村?),让那边查无此人,而最终让自己能够在上海落脚,可惜最终还是被村里人带回,于是只好编出来这么个故事自我解释。
连续两次到了南京和上海都是在火车站?为什么带他飞的人始终绕不开火车站?
第一次去南京是说的一觉醒来发现到了火车站,第二次去上海就一口咬定是有两个人带他飞到了上海,从这一差别中也多少可以揣测出这两个说法前后的变化原因,或许第一次编出的说法让遣送站的人觉得他就是脑子有问题,而第二次他说有人带他飞,是否来源于别人有意无意的提示?或许带他飞到上海这一说法会给他带来更多的关注与重视,从而让他获得更大的希望留在大城市?
另外,因为当时通讯等方面都不够发达,很多人也不可能非常准确地留下关键证据,大部分情节都来自于主人公黄延秋的口述,时间上的疑点主要在电报,7月26日晚上还在河北北高村,7月28日上海蒙自区430号遣送站电报发到了河北辛寨村,但那时发电报时弄错日期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另外,那时农村时间观念不强,黄延秋所说7月26日在村里上完工,晚上10点多回家倒头就睡下了,黄延秋26日晚10点确实是在河北省北高村吗?也无人能给出可信的证据。所以黄延秋只要在某些细节上稍作完善,就完全可以编出一个无懈可击的谎言。
这一事件之所以被广泛传播,也得益于冀建民这个重要的推手,他在报纸上发表的数篇报道直接导致了这一来自普通农村的奇谈怪论上升到需要进行科学研究的层面。从对他的采访中,你看不出他对黄延秋事件的任何怀疑与论证,而作为一个UFO协会会长,应该是具有一定的科学知识和逻辑推理能力的。这其中又有多少涉嫌故意炒作出名的成分,就看读者自行辨别了。
在节目采访中,我们看到、听到了很多村民和涉事人等的口述证据,但是实际上当地也有很多人对黄延秋事件以及黄延秋本人的说法都是表示怀疑的,而这些客观意见并没有显示在节目中,反而被节目制作者有意或者无意的隐藏了。
最后,事情的疑点还在于,这只是一个孤立事件,况且连续发生在同一人身上,目的地也同在上海,这实在令人难以揣测高登民、高延津二位高人的目的,难道只是为了带着这个农民飞着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qq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ad_clos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